当前位置: 首页 > 作文 > 新概念作文 > 新概念作文精选 美文标题

新概念作文精选

时间:2016-12-07 13:32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1900 阅读: 发表评论

  【新概念作文】

  2007年的最后一抹霓虹渐渐凋尽在黑雾弥漫的夜色里,远方斑斓的烟火划破了年关寂寥的天空。我站在年华与年华的黏合处,抬头仰视城市里迷醉的红色夜空,守望着一片片斑驳。

  又是年末,不喜欢用"一转眼......"这样的句式,用这种态度面对时间的凋逝太过轻佻。我所钟情的是"蹙眉",一蹙眉,骊歌唱罢,天下就不再是曾经的天下了。

  2007年,我又向自己的十八岁义无反顾地靠近了一步,就像一场身负万千道义的死亡,像一场神圣庄严的血祭,不容任何推脱,逃也逃不掉。十七岁的生日过得很单调,跟父母在一起吃了一顿简单的晚餐,灯光柔和,话语亲切。父母的每一句叮咛都带着最殷切的盼望,像一块历经千万载的蓝冰,化也化不开。感谢他们,给了我这个世界上最深情的牵挂。

  生日之前的那一段时间,身边的朋友一个接一个地离开,相识,分别,像一场预设的宿命,又像是一张无法撕裂无法逃出的网。曾经的种种不断在心头回放,像开在头顶的巨大烟花,绚烂凋尽,却令我经久不忘。法国梧桐下的相识,山顶石灰岩上的嬉闹,吊脚路灯畔的别离,这些逐渐淡成了灰白的场景像烙在心头的久远图腾,在悠长的岁月里经历了千难万劫,成为了一道道经不起触碰的伤口。

  十七岁,一簇簇年华的灰烬飘散在黑色的夜风里,仿佛时间这株樱花的碎片。繁华演尽,我所有的朋友,感谢上苍,让我们相聚在这即将沦陷的青春末世,感谢上苍,赐予我们这场逃不掉的宿命。十七岁,苍老的痕迹开始在我的面颊上暗暗滋长,年华之轮惨白的转动中,变迁无止境地袭来,成长像一场长久不退的高烧,灼蚀的温度令我恐惧,颤抖中,忘却了所有的方向。我举目四望,迷失的感觉却愈发强烈。

  2007年,孤独开始在我的身上留下愈发浓重的阴影。曾经的一大群朋友像推倒的积木塔般哗啦啦散开了,时间设定了一个谜局,最伟大的占星师也参不透。我们是否还能再聚到一起,我共同经历了成长风霜的朋友们。忘不掉从前的那些日子,那些温情如水的旧时光,那些我们一起嬉戏,一起在街角山顶游荡的日日夜夜,这一切都幻化成了一张永不褪色的油画,钉在了我心底深处的围墙上。

  鹏楠终究还是离开了这座与自己共生了十七年的小城,冬天还没有来的时候,他便去了中国的南端。鹏楠从海南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凌晨一点刚过,我已经睡下,电话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黑暗中让人有些轻轻的恐惧。我握紧电话,听鹏楠千里之外潮湿沙哑的声音。我回不去了,鹏楠就这样一直说一直说,说了好多遍,直到我所有的睡意全部消失,轻轻地把背靠在冰凉的墙壁上,对他说,我知道了。我就这样靠在墙上听鹏楠讲,听他一遍遍地嘱咐我留心功课留心功课,听他说等他回来,直到我不小心按动了某个键,通话"咚"的一声断掉,整个人沉浸到寂静的大海中,耳畔的话语全部消失不见。我套上短短的白衬衫走到大街上,这座城市的夜特别静,很久才会有一辆车闪着迷离的灯光从远方开过来。天空中璀璨的星光像极了我和鹏楠初识的那个夏夜,银河的尽头,是无尽的黑暗。鹏楠,最有默契的朋友,谢谢你一直陪我到现在,我很幸运,现在还可以与你仰望同一片夜空。

  突然想起,曾经有那么一首歌,叫做《我会永远记得你》。

  森北被捕的时候天甚至还没有热,一个朋友跑来告诉我这个消息,汗水不断从他的脖子里渗出来,浸湿了他的衣领。我呆立在那里看他的脖子,良久说了一句,谢谢你。其实我想自己不应该这样麻木的,至少应该抹掉眼泪痛苦地喊两声,像电影中的那些角色一样。可是我没有,我只是说了一句,谢谢你。给过我最多帮助的朋友竟然成了囚犯,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对这样的事实做出怎样的反应。森北是我的朋友,我不能像其他人一样咬牙切齿地说一句"罪有应得"表明立场然后转过脸去,却同样不能为他犯下的重罪寻找开脱的借口,我只能等待,看着他接受应得的惩罚。有朋友这样问我,认识这种人你不觉得是耻辱吗?我只能摇摇头不说话,因为她们眼中罪不可赦的罪犯曾经对我那样的好,作为朋友,我只能为他祝福。无论发生了什么,要我抛弃一个朋友,我都做不到。

  【新概念作文】

  曾梦想天荒地老,

  所以拥抱过绝不会后悔。

  当爱情最后变成了煎熬。

  呢喃伤神。

  分手只不过是旅途中遗留下一刻伤感,

  却明媚的毒药。

  深秋一片萧条。

  穿越过落满寂寞的桐花路。

  桐花路是墨城最为着名的一条路,驻扎了许多许多情人约会的场所。敲盘会馆即在路的尽头。或许许久之后我回过头来,会发觉这么一个小文案工作室,却始终沉积了无尽悲哀。据说那是一种宿命,也是一种格局。"你是刚新来的么?"接完电话的女子转过身,用手径直触摸我的脸庞。"好漂亮的女孩子。"天生拥有极敏感防备意识的我禁不住后退了一步,满脸火烫。女子莞尔一笑,牵着我的手去主管室。

  墨城开始流行一种发型,凌乱的大波浪微卷,配上大圈闪亮的耳环。如果玉面乖巧绯红,一会吸引很多男子的目光。而我,恰是如此。米依当时应该就是被我这种不设防线的可怜之美所欺骗。

  米依是一个极端主义者,个性的碎发,破旧复古的衣着,火暴的脾气。我很喜欢这种人,打心底说。于是我们开始熟络起来,后来住到一起。

  米依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就习惯性地坐在地板上,靠着冰冷讲起她那些精彩纷呈的故事。其实,她的骨子里,就该是一个不甘寂寞的女子。

  世间的许多烟花,总会被人陈列在布满灰迹的角落里。等待着,在光彩喧天的时刻闪过每一个人的瞳孔。

  米依说:"小乔,为什么不选择恋爱呢?难道还对前男友念念不忘么?"我摇摇头不语。米依把香烟拧灭,长长地吐出一条烟线,在灯关后的房间扩散,轻柔诡异。

  后来,米依陆续地给我介绍了好几个男朋友,都被我婉言拒绝了。我想,在尚未逢到如三月扬花般美丽的爱情时,我会一直心静如水。

  敲盘会馆的主事开始追求米依。他叫做互。一个浑身散发着野性的男人,骄傲而俊朗。情人节的时候,会馆聚餐,在桐花路一个名叫"叉点"的KTV,互深情地演唱了一首王力宏的《唯一》,歌声曲折跌宕,互满面虔诚,霎时竟像一个圣教徒,获得了米依的垂青。米依说:"这是一个有趣的男人。"而我觉得这情这景,完全是被浪漫所包围着的童话故事,只是其中的人甘愿沉溺至死。

  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墨城的卧龙屡见不鲜,在各个酒吧和KTV都能见到能歌善舞的红男绿女们。其中又以桐花路最为扎堆者们所爱。转眼酷夏已至,米依和互已经交往了半年左右。

  叉点新来了一个情歌王子。米依兴冲冲地带我去欣赏。相似KTV这种地方驻唱大厅,穿着确实超出我的想象:暗色花纹衬衣,纯棉质料;普通牛仔裤;平底鞋。看上去干净而纯良。我突然笑了。这就是臆想中的理想人选吗?对于他的突现,我的惊喜不加掩饰,笑意扩散到格外明媚。

  米依走过去带来了他。

  他笑一笑:"你好,我叫萧扬。米依的大学同学。"我忽然觉得原来这是一场陷阱。米依狡黠地吐吐舌头,摊开双手。我伸出手:"你好,我叫小乔。"

  萧扬握住我的手说:"真是好名字。"他的笑适时挂在嘴角,然后大家一起坐下。

  晚上的燥热越来越折磨人,脸被萧扬有意无意的注视催得火燎一般,喝酒也变得心不在焉。我借口上厕所,决定补一个妆。

  出来的时候看见萧扬和米依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我看见萧扬一直挂着笑容,但俊朗的轮廓却总似带着几分忧郁。不觉间,我已经在一场身不由己的坠入中踏步,前进不止。那一天我穿着浅色的上衣和裙子,镂空的刺绣图案,我知道我的样子无比可爱。

  回家后,心里总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心里揪着一般不舒服。和米依一起洗澡,双手滑过她身上早已被我触碰了千百遍的蝴蝶,那枚文身刻在米依胸前,在她的生命里扮演着伤心的媒介。

  【新概念作文】

  我养了一只叫做阿卡的狗,花色的皮肤和玻璃球一样的琥珀色的眼睛。他喜欢亲昵地伏在我的脚背,用鲜红的小舌头舔我的指尖,我觉得他真是个精灵,会在我微笑的时候舞蹈,在我难过的时候陪我一起沉默。他是我小小的宝贝啊,我们要在一起直到天荒地老。

  我在屋子后面的空地上种了葵花,尽管这个干枯的北方城市没有甘甜的雨和柔和的风,只剩下漫天飞舞的尘埃。可是我依然无比深情地相信着,我的葵花会好好地生长着,她终会开出一片丰盛的花朵,在太阳下笑盈盈地站着,如同一只昂着头的高贵的天鹅。

  我每天都带着阿卡去看我的葵花。我们在阳光下久久地站立着,轻声哼歌。我想那枚沉默的种子会听到的,她会把这些歌都化作沉甸甸的爱吸收进体内。而此时我的狗,正绕着那个埋藏着葵花籽的小坑缓缓地走着,微微地昂着头,宛若一个骄傲的骑士。他的身后,那些松软的泥土上已经留下了一排深深浅浅的痕迹。

  午后我坐在宽敞的房间里看影碟,而阿卡一如既往地陪着我。我看一些很清澈的文艺片,里面的男女纠缠地相爱着,最后别离。通常这个时候我的脸会格外的潮湿,如同江南雾气迷漫的梅雨季节。那些离别时的画面和恰到好处的煽情的台词总是一遍遍地纠痛我的心。

  那个时候我正爱着一个高高大大的叫做海海的男孩子。即使现在,我也总是在脑子里想象第一次遇见他时的样子。他的碎发在头上如一根根针刺般高傲地挺立着,他穿着映有骷髅头的松松垮垮的T-shirt。在这个寂寞横生的年代里,他奇异的发型和服饰都如同冬天掉光了枝叶的树上突兀开出的花一样新鲜和奇特,让我产生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莫名其妙的兴奋感。

  我记得是在一个湖边,是的,湖边,已经微微结了冰。他对我说,我们相爱吧。我不知道该怎样描述我那时的心情。我没有说话,只是以一种惊讶的眼神看着他。太阳似乎是在不经意间悄悄到来了,它拨开厚重的雾气,撒下几点稀疏的光泽,却是那样的温暖。

  哦,我的海海,长得像王子一般好看的男孩子。他对我说,我们相爱吧。一句戏谑和玩味的话却在猝然间击到了我。我甚至愿用整个生命去相信他的真心,相信这个看似美好的谎言。我把少女时代对爱情所有幻想和激情都交到了他的手心。我固执地认为我们会好好地爱着。是的,爱着,还有什么能比在年少轻狂的岁月里义无反顾地爱一场更为珍贵的呢。

  电影已经近乎到了尾声,开始播放一首悲伤的情歌。我发现我的脸更加潮湿了。

  我的爱人没能一直陪我走下去。他在离别的那天俯下身亲吻我的眉尖。他对我说,小朵,我会回来,如果你愿意等我。在那一瞬间我是惊恐的,我想起网络版的《海的女儿》中,小人鱼对王子说,等待,是人间最奢侈的名词。等到我白发苍苍,等到我韶华不在,我知道我依然爱你,但是你已经忘记前盟。

  可是我没有在那一刻把我的恐惧,我的痛苦都告诉他。我只是微笑地对他说,好,我愿意等你。因为他是海海,我最爱的海海,所以我只能对他笑,只能对他说,好的,我愿意等你。

  然后,海海的身影消失在了火车轰响的启动声中,我的眼泪终于在那一刻彻底地崩溃。

  直到现在我总是在想,如果当时我在他面前哭泣,如果当时我拉着他的衣服对他说,爱我,就请为我留下来。那么这场没有结局的爱恋会不会变得美好一点呢?至少不会是用沉默来结束所有的爱和温暖吧!

  可是我知道我不会那么做,因为海海说过他最大的梦想是去一个遥远的海滨城市,在那里办一场只属于他的画展。所以他选择离开了我,并且在分别的一刻对我说,小朵,我会回来,如果你愿意等我。

  我总是给海海写信,我选择那种粉红色的信纸,在上面写下这个夏天我所有的想念,然后走很长的路去邮局把信寄掉。我每天都那么做,并且乐此不疲,好像这是我生命中一项庄严而神圣的使命。

  【新概念作文】

  我对她说,自己去广场散步,双手插在口袋中,看一个个经过的人。然后在出口处买两根烧烤肠,在铁板上烤熟,抹上油以及调料,最后裹上厚实的辣椒粉。满足而爱恋地吃完。

  我说,我一直都那样地喜爱麻辣、香、咸,一切有浓香味道的食物,丰盛而热情,填补自己对于食物的欲望,同时获得精神上的丰硕感。

  她微笑,将餐桌前的麻辣串用烙饼仔细卷好,送入口中。

  吃东西时,她将人性的贪恋暴露无遗。于谁,可能都会如此。并没有值得羞耻之处。

  曾有一次,朋友生日,邀请了一群好友在一起吃饭,在一家四川火锅城。

  大家点了各自喜爱的食物,之后上菜,数十个盘子,看着叫人欢喜。似乎用的是麻辣锅,因为没有人不喜爱吃辣。涮熟,蘸料(也是辣的),送入口中,诸如这样往复。

  亦谈笑说话,都是直率并且亲密的朋友。放松而亲切,加之吃火锅时候的温度,一直非常热闹。

  窗外是冬天的小城,零下几度的气温,有灯光和各种建筑与行人。

  隔着窗帘,猜想外面的寒冷。

  现在想起来,那真是一种享受。是坐在拥挤的汽车之中,夜晚穿越荒无人烟的郊外时的向外张望,而后回头。

  在北京的时候,吃了几种韩国料理。

  透过窗子同样能够看见北京的夜色。

  韩国料理的滋味相比之下要淡得太多,似乎吃的时候需要小心安抚自己一般。娴熟的服务员过来帮忙切分大块的牛排,继续在滚烫的铁架上炙烤。

  趁机向外看一眼,尽是沉默的五光十色。之后回过头来,翻动半熟的牛排。知道它仍然会没有浓郁的香味,它所散发的味道并不是我喜欢的。

  后来,生日聚会时候的朋友全部都不见了。各自不知奔向了何方,甚至没有任何的联系方式留下,没有任何一个人例外。甚至忘记了当时有哪些人,倒是还能够记得当时的食物,滋味以及隔世般的暖寒。

  北京依旧是常去的,也依旧是我所喜欢的城市。吃的地方有太多,并且到处都是肆意的繁华。在欣赏食物的同时,同样恣情地欣赏夜色,无声电影一般的。

  一小步/街市的鲜花

  她在双休日时,喜欢把两天的上午全部用于睡眠,中午出门闲逛,直到逛累了打车回家。有一条专门出售鲜花的街是她常去的地方。她在网上曾告诉过我,她觉得那些花比名牌旗舰店里的衣服要光鲜漂亮得多,且感觉腻了,可以随时丢弃更换。

  但仍然不可避免的是,需要选择。令人狂喜惊奇又头疼的事情。她从一家花店中出来,去另一家,再出来再另一家。也会反复。她在一家店中发现了一种花,猛然觉得刚看见的一种与其搭配非常合适,便立刻回头寻找。

  常常驻足在一个店里,来回反复看花。知道自己不能全部拥有,便反复揣度每枝花带来的美感,一遍又一遍。她说她在书店、CD店,乃至名牌旗舰店中都会如此。明知每次去看,也大都是那些书、那些碟与那几种款式,但仍不厌其烦地去看与挑选。

  她说那么多丰盛的物品供人选择,令选择的人喜悦与不断好奇。但自己知道,选中了,买到手中,也未必是物的归属与存在的方式。

  每个双休日下午的种种,是因为闲适与惊喜的好奇心,还是因为清醒而不舍的心态?她慢慢变得犹豫不决与小心翼翼,偶尔在街市上打来电话询问选择哪个更好。更多的是买了其中一两枝花,剩下的完好不动。

  她说她知道自己无法带走,那些留下的花,却仍然会去看。

  她打车在天快黑时回家,饶有兴致地做饭菜,偶尔回头看两眼插在玻璃瓶中的花。过几天,它们会被丢入垃圾桶,枯萎消灭。她说这些花,所有花,自己都无法带走。

  又一步/颜色

  她忘记点数他手中的气球有几种颜色。幼年时期,年轻的父亲曾经买来一把彩色的气球,弯下腰给她攥在手里。她自己只是笑,父亲看见她笑,便也开心了起来。那时候的快乐,是简单的事情。

  【新概念作文】

  我对她说,自己去广场散步,双手插在口袋中,看一个个经过的人。然后在出口处买两根烧烤肠,在铁板上烤熟,抹上油以及调料,最后裹上厚实的辣椒粉。满足而爱恋地吃完。

  我说,我一直都那样地喜爱麻辣、香、咸,一切有浓香味道的食物,丰盛而热情,填补自己对于食物的欲望,同时获得精神上的丰硕感。

  她微笑,将餐桌前的麻辣串用烙饼仔细卷好,送入口中。

  吃东西时,她将人性的贪恋暴露无遗。于谁,可能都会如此。并没有值得羞耻之处。

  曾有一次,朋友生日,邀请了一群好友在一起吃饭,在一家四川火锅城。

  大家点了各自喜爱的食物,之后上菜,数十个盘子,看着叫人欢喜。似乎用的是麻辣锅,因为没有人不喜爱吃辣。涮熟,蘸料(也是辣的),送入口中,诸如这样往复。

  亦谈笑说话,都是直率并且亲密的朋友。放松而亲切,加之吃火锅时候的温度,一直非常热闹。

  窗外是冬天的小城,零下几度的气温,有灯光和各种建筑与行人。

  隔着窗帘,猜想外面的寒冷。

  现在想起来,那真是一种享受。是坐在拥挤的汽车之中,夜晚穿越荒无人烟的郊外时的向外张望,而后回头。

  在北京的时候,吃了几种韩国料理。

  透过窗子同样能够看见北京的夜色。

  韩国料理的滋味相比之下要淡得太多,似乎吃的时候需要小心安抚自己一般。娴熟的服务员过来帮忙切分大块的牛排,继续在滚烫的铁架上炙烤。

  趁机向外看一眼,尽是沉默的五光十色。之后回过头来,翻动半熟的牛排。知道它仍然会没有浓郁的香味,它所散发的味道并不是我喜欢的。

  后来,生日聚会时候的朋友全部都不见了。各自不知奔向了何方,甚至没有任何的联系方式留下,没有任何一个人例外。甚至忘记了当时有哪些人,倒是还能够记得当时的食物,滋味以及隔世般的暖寒。

  北京依旧是常去的,也依旧是我所喜欢的城市。吃的地方有太多,并且到处都是肆意的繁华。在欣赏食物的同时,同样恣情地欣赏夜色,无声电影一般的。

  一小步/街市的鲜花

  她在双休日时,喜欢把两天的上午全部用于睡眠,中午出门闲逛,直到逛累了打车回家。有一条专门出售鲜花的街是她常去的地方。她在网上曾告诉过我,她觉得那些花比名牌旗舰店里的衣服要光鲜漂亮得多,且感觉腻了,可以随时丢弃更换。

  但仍然不可避免的是,需要选择。令人狂喜惊奇又头疼的事情。她从一家花店中出来,去另一家,再出来再另一家。也会反复。她在一家店中发现了一种花,猛然觉得刚看见的一种与其搭配非常合适,便立刻回头寻找。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