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 > 流逝的岁月 美文标题

流逝的岁月

时间:2015-03-04 10:02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陌絮 阅读: 发表评论

  流逝的岁月

  一个人一个世界。

  时间顺着浑浊的黄河水悄悄地溜走。

  流逝,亘古不变的轨迹。把所有不能留住的岁月融进东逝的汁液。

  一支烟,燃着写不完的诗。

  那些沉寂在岸边的孤独与惆怅。

  因向往而孤独,因孤独而惆怅。喜欢黎明的空气,不愿坐在黄昏的夕阳下,已经

  成为一种习惯。落寞是必然的.......

  岁月在这个世界里不停的穿梭,来不及躲闪,就穿透了温热的心脏。

  世界在流逝的岁月中沉默,然后捧着不知去向的书卷迷茫。

  人独行。在被岁月抛弃的世界里,沉寂在流逝的岁月中…..

  一、石头

  便是一道风景。躺在干涸的河床上,夸耀自己的身材。

  安逸的享受夜前的清风,观望一轮将要坠落的夕阳,映红黝黑的面颊。

  黄昏与宿命。

  悠然的躺着,舒适的欢笑。说不尽、道不完的思绪。

  如果有一天,也许会随着东逝的河水去流浪,然而只是在等待,岁月就这样一年一年的苍老,流逝……

  也许,只是幻想,只能是人群眼里怪异的形状,永远挣扎不出河床的淤泥。

  风吹日晒,锻炼自己永不磨灭的意志,岁月的年轮瘦了。

  水流不尽,在等待中向往远方的美景。

  风景依旧,还是一道风景,亘古不变的岁月,在白色的河床上偶尔驻足。

  于是身体越光越滑,脑袋逐渐清醒。

  是幻想,究竟在等待什么。

  二、石桥

  一座桥,通向四面八方,这边是城市,那边没有方向。健壮的腿伸进水里几百年,几千年。

  顶着岁月不变,从头顶穿过。

  车、事、经过的地方、错过的风景、爱过的人。给一个人不变的信念。

  金城的岁月,在一座桥的历史中追寻身后的痕迹。

  “我愿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打。”

  一句禅语,为何不能惊醒沉睡的石桥,难道就这样被天地间的人群踩在脚下。

  是谁诠释生命的真谛与感情的纠结,让沉醉在爱情中的人儿,以石桥的名义,立于天地间,可这岁月再也不想当年。

  默默的祈祷,石桥能够永存。

  石桥毕竟能够永存。

  其实,活着就是一种信念。

  我,也愿化身石桥,就像那句禅语。可是我只想受一百年的风吹;一百年日晒;一

  百年雨打。

  任凭岁月在脚下流过,在头顶摩擦,直到——天荒地老

  山

  坐进中秋八月的树林,山顶与山下皆是无限风光。数不尽峰峦起伏,挥不尽笔墨情

  愁。

  远处还是山,山外更有山。

  波澜壮阔,心旷神怡,天高云淡。时间在笔尖流洒。

  人道是“山登绝顶人为峰。”

  再高再大,也抓不住风驰电掣的白云。怅惘由此戛然而止,捏不住心底的欲望,何

  如一醉便成了天上的神仙。

  天地便小了,山顶高了。人,在夹缝里求生存。

  如痴如醉,如风如电如雨,我愿变成仙,撇开这个纷杂的世界,给世俗的人儿留点

  欲望,飞上天。

  在这些流逝的时光里,用心亲吻山顶的一绿碧翠,人就是峰,峰就是山顶的人。

  而这些碧绿的叶子将要凋谢。

  何不赐予春夏秋冬常青。是上苍的不怜惜还是造物主的不完美?这个世界的不

  平?

  即使秋风再肆虐,带走的只仅仅是身躯,灵魂永远附在山的顶端,孤傲的生存。

  和山一样,安静,坚强,灵魂永垂不朽。犹如白云,自由飘逸;再如常青松柏,

  在夹缝里成长自己的梦。

  焦家湾的夜

  是谁,造就这个世界必有的元素。

  默默无语,是焦家湾的夜。

  穿过一些记忆,对望一座鸡鸣犬吠的乡村。呐喊声在村口的沟岸上响起,屋顶的炊

  烟就像焦家湾街上出售的白纱帐一样散开。

  然后,酒精充满了街道,浓浓的酒精酝酿着一道思念的闪电,稍纵即逝。便醉了一

  场。

  哦,那是我的故乡。

  沟里的溪水沉寂了大地的梦,孩提的剪影掠过母亲鬓角的白发,呐喊的回声再也没

  有半夜的时光,炊烟和着饭味顷刻蒙蔽了这个霓虹的夜。

  故乡的杏树落了叶,梨树枯萎了,玉米搬回了家……

  山上的农田磨老了母亲的双手,黄土爬上了母亲的头顶,汗流不尽的岁月,永远

  看不到头的路。

  绿色的酒精煮着一个思念忧愁的模样,我还会用牵挂的姿态端起陶醉的酒杯,敬给

  故乡的大山河川,沟沟壑壑,还有山上的几亩地。

  浇杯,只为你永远走不完的路,我可爱的母亲。

  歌声

  歌声飘过了三十年。流金岁月,在你的身后,点点滴滴,呈现走过的光芒,是一首

  歌。

  阳光一点一点缩小了你的身躯。一天一天的拖着疲惫

  歌声响起时,已是半夜。半夜的歌声在乡村的小路上吹起秋风轻扫地上的落叶。山

  上的油菜仔熟了,这个秋天又是收获的心情,歌声里唱着一种责任,一种不知疲倦的精神。

  还记得六月份的太阳照在陈家弯的山坡上,你一把汗一把麦子,一首歌一口冰水。折磨在炙热的麦浪里,哼着我们小时候爱唱的歌,一镰一镰将麦子熬到了袋子里,

  然后,用现代化的机械磨成白花花的面粉,我们便兴高采烈的坐在小屋台子上吃着白面馒头。

  可是,你的眼角滚着一滴一滴的泪水,望着那条蚰蜒路和山顶的几亩地,口里不停的哼着你教给们的那首歌

  “世上只有妈妈好……”压不住焦急的心情经常催促着童年的懒觉。

  这个秋天,想起了家;想起了山上的油菜花;想起了白面馒头;想起

  了几多心酸的你与儿时的歌声。

  明年太阳正圆的时候,我也会蹲在麦浪后面,看着麦子踊跃向前滚,等到庄家熟了的时候,唱起心动的歌谣。

  当你听到歌声响到陈家湾的山坡上时,我会爬上高高的地埂,陪你一起看沙和尚湾里的人来人往……

  你便是我一生——唱不完的歌。

  陌絮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