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 > 蝉意人生 美文标题

蝉意人生

时间:2017-07-02 21:04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杨林雪 阅读: 发表评论

  古人造字的时候,为什么叫它蝉呢?

  “蝉”与“禅”,字形相似,发音相同,只偏旁殊异。望着这两个奇妙的字,我总是忍不住地想:它们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禅”,佛教用语,悟境也,深奥不可说。那么“蝉”呢?它也是参悟者吗?还是得道者?对于生命,它都参悟了些什么呢?坐在夏日的树下,听着它嘹亮的歌声,我常常陷入美丽的遐想--------

  远古时期的仓颉老先生,在炎热的初夏的某一日午后,被一种不知叫它什么名字的虫唱吵得烦躁不安,睡不着午觉的时候,就干脆起身来到室外,或者走得更远一些——来到河边的小树林里——

  那是一片十分美丽的小树林,各种树木都有,生长的茂茂密密,郁郁葱葱,沿河岸更多的是依依垂柳。树上到处可见很多蝉,震耳欲聋的大合唱淹没了其他一切的声音。因此,仓老先生的到来似乎并没有惊扰到它们,大合唱仍在进行。先生皱起眉头,拈着花白的胡须,仰脸望着树上的“虫子”心里在琢磨:该给它起个好听的名字了,叫它什么合适呢?

  这些烦人的家伙(惹得他睡不了午觉),在地下的泥土里生长好几年,(有说四年的有说十七年的)夏天来了,几场暴雨下过,土地湿润而松轩,很适合它们挖掘外出的通道,地上就会出现很多它们爬出来的黑洞洞。雨后的傍晚,小树林里,大树下面,纷纷爬出很多幼虫。蜕变之后,雄虫大声歌唱,听起来总像是在说“知了,知了,知了---------”因此人们顺口叫它们“知了”。看它们钻出洞来又像猴子一样能爬树,所以,又叫它们“知了猴。”雌虫呢,在与雄虫交配后不久,将卵产于幼嫩的小树枝里,很快就沉默地死去了,那段小树枝也随之干枯。雌雄虫的生命据说都不超过短短的两三个星期-------想着想着,老先生忽然觉得下巴上猛地疼了一下,哦,原来是他一时想得入神,不小心拽断了一根花白的胡须。这一痛仿佛提醒了他什么,他一拍脑门:有了,就叫它“蝉”吧。它不是每天都在唱:“知了知了”吗?那肯定是知道了一些什么的。这虫子不俗,与人一样是有悟性的呢---------!

  再说它也的确与众不同——蛇蜕皮,但蛇没有生出翅膀,不能歌唱;蝴蝶蜻蜓从虫到蛹,再羽化成蝶,虽能蹁跹于花丛之中,但它们不是来源于地下,也自始至终不曾歌唱--------有什么虫子如蝉,蛰伏于黑暗的地下好几年,有朝一日来到这光明的世界,蜕变之后就能飞翔歌唱呢?也许生命的特殊体验真得使它领悟了生命的真谛?--------仓颉先生回到屋内,蝉声仍噪,不绝于耳,但他的内心已非常宁静了。心静自然凉,他提笔写下一个大大的“蝉”字,看看还算满意,然后微笑着继续他的午睡了。----------

  我想在这之前,仓颉先生是先造了“禅”字的。作为人之本位,肯定是先由静思及开悟之说想到了“禅”这个字。“禅”由笔画神示旁和“单”字组成,当然是指只有一个人单独静心面壁而思的时候,才有可能真正地回到自己的内心深处,与神明接近而有所悟。圣经上也说:“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窄门”多窄?只容一人独自通过。任何人不能携亲带友通过,自己的亲生父母也不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窄门”,进与不进,那纯是你个人的事情。就像蝉从黑暗走向光明,纯是个体生命的取向!

  空中枝头的卵在风的作用下,像种子一样被撒播到地里去了。不久,小小的幼虫便纷纷钻到地底下去寻找树根,有一些钻得很深,在黑暗的泥土中,吸取着树根的汁液营养慢慢长大。黑暗而漫长的岁月啊,似乎无尽无期--------当它逐渐长大,成虫便有力量舞动着两把钢锯一样的大刀,凿通一条通往地面通往光明的隧道了,这一定也是一项极其艰苦的事情!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隧道究竟多长?只知道当它爬出地下,其时正是光明的世界在大地上渐渐隐去的时刻,它缓缓地爬到树上,牢牢地抓紧树干,在黑夜羽翼的掩护下,开始它艰难的蜕变生涯:先从背上裂开一条缝,接着,整个嫩黄柔软的身体一点一点从那个紧紧束缚着它的硬壳里撕裂开来,撕裂极为疼痛,速度也极为缓慢--------整整一夜,旧的生命死去了,新的生命诞生!

  清晨的霞光升起来,一双沾满露水的翅膀在徐徐的微风中慢慢舒展,身体的颜色逐渐变黑,变硬,它先是慢慢地爬来爬去,待运足了力气就“呼”地一下子飞走了,旋即落在另一棵大树上,“知了,知了---------”从此它便不停地歌唱不停地飞翔,在一棵棵高高的大树上唱响每一个夏日,它变成了诗人呢还是歌唱家?它究竟知道了什么?——是知道了这个世界的美丽吗?知道了阳光的温暖与灿烂;知道了花儿的鲜艳与芬芳,知道了每一片绿色的叶子都美得无可比拟吗?--------还是知道了生命里黑暗与光明,束缚与自由,爬行与飞翔,黯哑沉默与放声歌唱,生死涅槃的两重境界呢?

  小时候,我曾经不止一次地看着它蜕变时的艰难和缓慢,忍不住地伸手帮助它们,把它们从壳子里轻轻拽出来,提前结束那看起来非常痛苦的蜕变过程,结果,它们全都残废了,没有一只会飞会唱,而且很快就死掉了--------这总让我想起父母对于儿女的爱,是不是有些所谓的帮助不但无益而且有害,既打乱了成长的秩序,又毁掉了隐形的翅膀呢--------?

  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如蝉吗?人的心灵也有黑洞一般沉闷冗长的生长期吗?混乱而无序,束缚而压抑,烦躁而不安,痛苦而迷茫?---------我们如何挖掘命运的出口?每个人的心灵深处也有一层什么样的软壳子禁锢着?也有暗藏着的一双翅膀没有挣出吗?何时何地何种情况下能够蜕变而羽化,弃旧我而新生?什么时候能够一吐胸中块垒,大声呐喊,放声歌唱,唱响一曲曲动人的生命礼赞?爱是什么?是生命中耀眼夺目的太阳吗?唯一可以汲取温暖的地方?

  人生的追寻与探索或许路漫漫其修远兮,生命的灿烂与辉煌或许短暂而迅疾,但却仍然值得我们在这平凡的一生里,无悔地付出全部的心血与努力!——彷如一只小小的蝉!

  又是长夏来临,远远听见禅的叫声,像催眠的乐曲,断断续续地传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夏雨 下一篇:与书同行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