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 > 那一场蹲出来的碰瓷 美文标题

那一场蹲出来的碰瓷

时间:2017-06-09 10:56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简光明 阅读: 发表评论

  如果你愿意相信,每一个生命个体,就如同是一个由起点奔向终点运动的物体,那么也请你相信,这个生命物体运动的轨迹总是无法预测的。但他的运动轨迹似乎又有某种力量在左右着它,于是诞生了“冥冥中早有注定”这句话。于是我相信自己此刻愿意将那“一场蹲出来的碰瓷”以文字的方式再次公布于众,因为有关汽车行驶记录仪里的视频,我和同事们看了一遍又一遍,我还曾经为我在这“一出祸”中出色的表现显得有点沾沾自喜。

  现在,我没有想到,十多分钟前还是碧空如洗的天空,却突然拉着黑脸,下起瓢泼大雨来,半小时后又归于阳光灿烂;我更没有想到那天我会在市里的某家保险公司门口站着等待40多分钟,理赔业务员才将一张理赔单叫我签名,说是很快将理赔款打入我的银行账户。

  实际上,在等了30分钟的时候,我就已经觉得很不耐烦了,毕竟这不是在等待爱情。知了在我头顶“知了,知了,知了”不停地叫嚷着,夏天的凉风也太过吝啬,只那么一丝也要等许久。我点根烟,抽了两口,跺了跺脚蹲了下来。我现在可以想象,那个样子实在不太美观,甚至看来有点在街边乞讨的样子;但我不可以想象,当初蹲下来的时候,我会那么仔细地去看车轮。你要知道,这可是我才买了不到半年的车,我相信它一切如新。我像在左后轮上寻找细小的黄蚂蚁般仔细扫描,一颗钉子,准确地说,是一个钉帽扎进了我的眼。从钉帽的大小,可以判定是一根至少2寸长的钉子楔入了我的车轮。

  我丢了烟头,显得有些不安。作为一个只有两年驾龄的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问题,更重要地是,我是在一个并不太熟悉的城市的南郊,只是买车的时候走马观花的逛过两次。我生活在一个小县城的乡镇里,而现在却在离家80多公里外的地级市南郊。

  我的不安持续到了理赔员叫我签名之后。我现在可以肯定小车新轮子轧了钉子只要不开高速是可以安全开回家的,而且不至于漏太多的气,但那时我不能肯定。我下定决心,把轮胎补好再回家,尽管现在6点多一点了,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我把车子开上公路,因为要寻找汽车修理铺,只得开在最右边的车道蜗行。好不容易才看见了前面街角的一块“××汽车修理”的牌子,于是右转开了进去。熄火下车,却不料只看到一个大约20岁左右的青年人,坐在堆得近2米高的废弃的轮胎上端着盘子吃饭,对我小心翼翼询问补胎的事情有点不耐烦:下班了。说完就继续扒拉他的饭。

  我开车重回到车道上,大约走了4、5百米,远远地又看见了一家汽车修理铺,我开着车子靠近,却只看到紧闭的铁闸门,心里有点儿失望了。再往前走,就到繁华的市区路段了,不太可能还有汽车修理铺,天色将晚,新手开夜车难免有点担忧。我这时才改变之前的决定,不管他了,能开多远开多远,大不了轮胎没气了就换备胎,我可看过视频,应该不太难。

  我开着小车行驶了大约40分钟,途经一个乡镇的集市中心,停下车看了看轮子,没有什么异样。开车过了镇中心200米左右,要经过一个测速摄像头,我把车速降到时速40公里。其实就在我靠近测速摄像头的时候,有一辆车在我前方50米左右的距离启动了,这是我后来多次看行车记录仪才恍然大悟的,但我依然不明白他为什么选择我。

  过了测速摄像头,我将车速提高到了时速65公里左右,竟然很快追上了前面提及的那辆车。他开得比较慢,我很容易就可以超过他,而且前方并没有车辆。我打左闪灯,准备超车,谁知道他却突然加快了速度,比我还快,我只得放弃超车。大约有500米的距离,我离他较远时,他会慢慢减速,我快追上他时,他又突然加速,以至于我多次看清它是一辆黑色的本田雅阁,以及他的车牌(大抵是套牌,后来是这么想的)。我当时毫无警醒,还以为前车的驾驶员可能在打电话,或者做其他事。

  行至一个比较急的弯道时,他突然减速了,并按了右闪灯,似乎要靠边停车。这时刚过完弯道,前面视野开阔,我准备超车,但我的车刚要超过他车身三分之一的时候,他突然打左闪灯并加速,方向盘还往左狠狠打了一把,吓得我马上减速,并往左打了一点方向。我的车子这时已经压在道路的中线上,前面并无来车,下意识的,我必须提速快速超过这辆该死的本田雅阁。我的车子很快提速到时速80公里,我万万没有想到,在我左前方30米开外的路旁,与我行走方向相反的一个年轻人,原本是靠右慢慢地骑着自行车的,他竟然突然用力连连蹬了起来。臀部高高的离开座位,双脚交替踩踏踏板像转动的轮子,车头左右不定,堪比自行车比赛选手冲刺时的样子。在离我20米左右,他突然转定方向,子弹般径直向我飞来。这“子弹”虽不至于射穿我的胸膛,却踏踏实实地吓了我一大跳,虽然没有蒙,但头皮竟然有一瞬间的发麻,仿佛头发就要竖起来。我用右脚不停地点刹车,车速过快,还打着一点点的方向,绝对不敢一下刹死,我知道那会让我的车子翻个四脚朝天,我受的伤不可估量。可我又不能往右打太多方向,因为那辆该死的黑色本田雅阁居然魔鬼般行在我的右侧,我现在的心情是狠狠咒骂他的,他几乎快与我的车平行了,两车间距不到1.5米,撞上他我的危险系数会更大,我本能的继续点刹减速。只在闪电之间,那个骑车的年轻人就已逼近我不到10米了,他整个身子前倾,突然间把力量集中在握住车把的双手上,几乎同时提起左脚跨过自行车的横梁,以车把为支撑点,往前突然着力,整个身子往右跳出,落地的瞬间,屈身抱头,一个娴熟的侧前滚翻滚到路旁去了。他跳的时候,是用力往前一推的,那辆自行车,就像一发炮弹,射向我车子的左前灯处,我丝毫也反应不及,只看到自行车在眼前一闪而过,紧接着只听到“砰砰”的两声。我承认,就在这“砰砰”的瞬间,我爆了句粗口:他妈的,碰瓷的。

  黑色本田雅阁突然奔驰而去,我的内心确实有过短暂的较量,请允许我人性的较量:到底停不停车呢?我最终选择靠边停车,因为确实担心那个年轻人,不知怎么样了。车停在离事发地点大约150米,事后我多次经过那里,刻意去目测过。但我当时想象不到,后来看视频才知道,那辆黑色本田雅阁就停在离我不到150米的一片竹林旁。

  我迅速报了警,刚放下电话,就有一个巨大的身影在敲我的车窗。我的心砰砰直跳,就要蹦出。我把车窗摇下约10厘米的一条缝隙,一张脸仿佛就要塞了进来,气势汹汹:你撞上我了,你快点下车来。我瞥了一眼,是一个高大的身材,配着一张蛮横的脸,令人厌恶。我的声音显然有些发抖:我报警了,一切等警察来。我有行车记录仪,警察会知道到底有没有撞上你。我隐约记得他说:拿5000元就算了,不然打你告你。我无论他怎么说,只不断地重复:我报警了,一切等警察来。他明显的看见了我的行车记录仪,见我不松口,突然用脚大力的踢我的车门:赔自行车500元就算了。我依然坐着不敢动,就这样僵持,只不停说:警察很快就来了,等他们来处理。他突然又用力踹了一脚车门,爆了句粗口,竟然转身离去。

  我从倒后镜看到他渐行渐远,虚了一口气。电话响起,竟然是我当时所在地的派出所打来的电话,说是110转过来的,问我现在情况怎么样?我说他已经离去,又问我:有没有事?你来派出所录一下口供。我没有去派出所,而是径直开车回家。这件真实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就陈述到此,暂告段落。

  现在想想,其实我更愿意接受生命是一段不可预知的旅程,有高山险阻,也有一马平川;有激流汹涌,也有流水潺潺;有鸟语花香,也有豺狼虎豹。这一次事件,我不知定义于“一场蹲出来的碰瓷”是否准确,这无关要紧。我不再会就这件事中自己显得有点机智的表现而沾沾自喜,相反的我能够从这群“豺狼虎豹”中脱身,恰恰是因为我储备的东西让我足以去应对:比如我的驾驶经验和驾驶素养,比如我从各种途径得知的遇上碰瓷该如何处理的信息,比如安装刚好一周的行车记录仪,不如平素不断地提醒自己遇事要沉稳等等。

  生命因为变幻莫测而让人捉摸不透,恰恰是因为我们准备充足而精彩纷呈,让欢喜远多于悲伤。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