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美文欣赏 > 没有麻醉药的创伤缝合 美文标题

没有麻醉药的创伤缝合

时间:2017-06-13 21:00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王卫东 阅读: 发表评论

  1990年夏天,我高考失败,选择了回家务农。父母没有过多责备,秋天便忙着盖新房,为我找对象创造些物质基础,新房很快就盖好了。

  一天傍晚,我和父亲在新房屋檐下打扫墙角的建筑垃圾。突然,从还没来得及拆除的房架木板上掉下一块砖头,当时也许是一阵秋风吹过,父亲冲我大喊:“快闪开!”我听到后赶紧抬头往后一仰,砖头还是砸到嘴唇上,砸开了道口子,砸断了半颗牙齿,我当时就满脸鲜血,父亲背起我一路小跑到村卫生室。村医看过伤口说:“咱卫生室医疗条件有限,没有麻醉药,我尽量缝合得“美观”一点,只好让孩子坚持一下,不影响找对象。”父亲已顾不得许多,伤口也不允许耽误时间,便示意村医开始缝合伤口。

  村医拿出一枚弯月状的缝合针,简单消毒后,开始为我清创缝合。我靠在椅子上一只手紧抓住父亲的手,撕心裂肺得疼痛开始了,针进入到我的皮肤,随后村医用镊子夹住针尖,慢慢从嘴唇一侧抽出来,我使劲咬住下嘴唇一声疼也没喊,直到嘴唇咬出了长长的血印,紧抓父亲的手已经麻木。一生最难忍受的疼痛终于过去了,村医对父亲说:“孩子年轻,伤口愈合的快,我估计问题不大,让他在家好好休息几天,一星期左右来拆线。”父亲谢过医生背我回家,母亲直掉眼泪,亲戚知道了都来看望我,不抽烟的父亲也点燃香烟在屋外默默地吸着。

  正如村医所料,我拆线后伤口愈合得很好,伤痕基本看不出来,真是太感谢村医了。1992年春天,我通过考试到一家银行的乡镇储蓄所上班,期间经人介绍认识了妻子。我们是本村的,她卫校毕业后,在家开门诊。我们两家老人们关系不错,妻子没有嫌弃我的伤疤丑陋,在1995年 春天我们结婚了。婚后她继续忙门诊的事情,我则经历了因单位网点撤并而被辞退的人生变化,回家跟妻子商量让我去卫校学习医学理论,然后一起在家开门诊。我卫校学习结束开始到医院实习,曾在急诊室给病号缝合过头皮,重新看到那弯弯的月牙状缝合针不禁想起自己当年遭受的切肤之痛,好在医院医疗条件好,麻醉药品、各种医疗器械齐全,患者没有多大的痛苦,缝合完毕输点液,拿些药回家休养就行了。

  当年的断牙,2013年由妻子的牙医同学为我精心修补好,因多种原因我没有跟妻子一起干门诊,而是来到现在公司。如今我已是人到中年,有亲人的关心,领导、同事、朋友帮助我已笑对生活,再大的困难与年轻时的伤痛相比已算不得什么,缺憾是一种“另类之美”将伴我一生铭记在心,珍藏永久!

  邹平县远华面粉有限公司:王卫东,150****0946

  邹平县韩店镇经济开发区西王大道323号

  邮编256209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父亲和烟 下一篇:人到四十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