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美文欣赏 > 风的声音 美文标题

风的声音

时间:2018-12-05 12:19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陆正山 阅读: 发表评论

  游走在空旷的心灵角落,漠视着周边的错落景致,闭目沉思。世间的事徒然停滞,有的仅是脑海中快进的画面,灵动间闪过。发梢轻微地抖动,无力地论证着生活的延续,时间的前行。只是此刻不再奋进不再追逐,只是此刻避开了世俗的洞察,只是此刻选择性地忘记了强加于身的烦恼,只是此刻锁进了自己的思维。
 
  事件的主角,不是我,又或是我。被风漫过,想俘获一丝宽慰,终究无力还自己这样一个奇迹,于是乎就简单地这样存在着,不管标向,不管马速,静静地存在着。
风的声音
  还有那声音,难以捕捉,费劲足够的耐心与努力,捉住之后才发现终究是徒劳。这其中掺杂的内心呼唤远盖过了风的呓语,辨不清那耳语的真伪,辨不清那呓语的话题。
 
  疯,似乎存在,又坚决否定。无声的假象,癫狂的行为,一个难以结合而又貌似存在的综合体,一个难以诠释而又本不相干的伪命题。萦绕荒诞只为一个假想的自己,还有一道内心没有答案的夙愿。
 
  当往事悄无声息地卸载,当迷茫毫无征兆地存档,却没有监视器提供修正的步骤。于是生活就这样埋汰地流淌,不说勇气,不说需要,简单地站着,无心地延伸。纵使花开花落,纵使雪幕重来,渴求难现的那段情景亦无完美的结局,魂牵梦萦的那段冥想亦真亦假的飘渺。
 
  话说若干年前的自己,不同的地理位置,不同的景致物象,不同的沉思角度,不同的气流涌动,还有不同的人生心态。随着时间的推进,这种不同不时地更换着,形成了一道无规则的曲线,幻化的进程在三重积分的调剂下亦难以觅得真相。
 
  真相,懵懂亦萌动。知道何许,不知道何伤。纵经受岁月洗涤亦难侧耳,纵日夜叨念不休亦难清晰。
 
  沉思的背后,有着千篇一律的感动,有着无疾而终的哀伤,有着难以捉摸的起始,有着跌宕红尘的步履,有着万丈深渊的停滞。背后的事,背前的思维,还有那各异的灵魂。飞扬尘埃,尘埃散尽。
 
  散尽纷扰,停驻一瞬间,一瞬间的感慨或许过于短暂,但存在的意义甚比虚幻的万物,淡淡的一笔,预征着曾经来过,在灵魂的迈进中虽不会产生涟漪,但却能明白这世间的悲凉,那渴望而难现的悲凉。
 
  大凡窥清悲凉的主儿,在路上会学会规避,在路上会学会呵护。规避悲凉再次现身,呵护幸福不再走远,然灵魂的各异所给出的答案异象纷呈,于是乎在撰写故事时便喜忧参半,那一道道的人生风景线,悲屈与幸福间的一道道分割线在人生故事的撰写下形象生动,其实重要的还是真实,真实的不愿去信,不敢去信。
 
  风在风干故事时,会吸走精彩,留下一具干涸的尸首。躲在尸首远处品位,那苍穹有力的勾划,那趣像横生的面孔,那若即若离的思虑,都在品位中一览无余。品位之后不一定能明白事理,往往还会在不知不觉中步入故事的后尘,然品位的感觉还是前追后随,处身寻觅。
 
  当炊烟袭过,在模糊的视线中漫步开,当素雨洗过,在麻木的发肤上游走,脑海的事,沉思的时,都衍化在生命的点滴中,孕育着下一步的行动。虽然节奏不可控制,方向不可把握,但孕育出的胚胎犹如墨汁染过的清水,多则一潭俱是,少则消失殆尽。
 
  不管行动是否有意义,又或许所谓的行动不存在任何意义,一切无知无趣,一切又灿若星辰,散过的匪夷所思不知所踪,来过的又轻松快慰刻骨铭心。在萧条与繁华之间,一个矛盾的自我,硬生生地横竖在那,横竖在世人的鄙夷、同情、羡慕与崇拜中,一边是唾液横飞,一边是痴眼相对。矛盾的两面性,在沉思的片刻都裹紧了面目,躲进了遐想的属地,只缘勿扰,扰而无幸。
 
  径自伸手,触及灵魂的关口,在风的指引下,洞穿脑海的心绪,一张如斯的抹布拂去错乱的灰尘,平静之后,一股股新的泉源不停地跳动跃出,相信不多时还会错乱,还会纠缠不清,还会需要沉思去理清那些道事儿,那些道想法。
 
  于是乎凸显了风的意义,诠释了风的价值。似乎很相似,其实不然,无尽的抚慰,只为一个褒义,裹住了一生的追求。懦弱的,就成了世人眼中的精品,那些追求自身幸福的,却被贴上了背叛与不羁的恶语,带着无畏的心去追逐倒也罢了,大多还是会在路上犹豫不决徘徊停滞,于是在未见到内心所需便扎进红尘,难现真身。
 
  默默地,冷眼看红尘,不是风的温度不高,不是风游的不快,而是摸清了被风笼罩下的万物。闭目下的物象,没有迁徙,没有游走,然而各异的灵魂却难以找寻,毕竟下一刻就远离了你的视线,不留下如何讯息。一种放任的离手,或许带来的就是永别,然而初衷却只是为了验证内心那段跳跃的意念。
 
  跳跃的总会冷寂,但冷寂的却难以再去跳跃。轮转的突破口便是错乱的入口,或谓重获新生,但未洗却的铅华却不时闯进你的新生儿记忆,如利齿般咀嚼着你的牵挂,似利刺般点杀着未来的幻想,一点点的吞噬着。也有那些,灌了孟婆汤的主,在迷药散尽之后再做挥却,如浑身裹满鲜血的魔鬼,在误打误撞中搅乱自己以及他人的人生,最后梦醒痛彻心扉,恕难归于宁静。
 
  难,只是一个符号,一个被事物牵绊的符号。当一切归于尘埃,原本的伤,原本的痛,原本的激动与幸福便被风轻轻地摄取带走,混杂在一起的没有原谅,没有请罪,就这样消失在难见的天际。
 
  一轮琐事走过,又一轮重新上演。风喋喋不休的来了又去,去了又来,风的呓语,或是狂暴粗口,但却无人问津,因为不识不知,无私无心。
 
  风,就算想说,也会慢慢的缄默,缄默之后便是一幅行囊,虽然不时变化心情,也只是行尸走肉。
 
  疯,才是最后的归属。
 
  姓名:陆正山
 
  个人简介:生于古邑彭蠡,供职季子故里。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最美教师——魏雪老师 下一篇:冬雨
相关美文阅读赞赏
分享到:
冬雨 风的声音
最美教师——魏雪老师 父爱无言海有声
秋裤的故事 刘三爷过寿
劝君多睬闲 欣赏也是正能量
割麦 52年过去,我们与小学老师有个约定
老屋 交河,交河……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返回首页>>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