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美文欣赏 > 阿拉山口又起风了 美文标题

阿拉山口又起风了

时间:2018-09-25 13:28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丛一 阅读: 发表评论

  难得阿拉山口一片风和日丽的景象。天高云淡,秋高气爽。虽说已经建市五年多了,市区街道上照例没有多少人,显得是那么安静,那么空旷。正对着火车站笔直的一条马路呈一条中轴状,将“山”字形的火车站候车大厅与相距八百多米外的阿拉山口口岸管理委员会大楼对称连接在一起,构成了这座城市的主干道。站前公园、宾馆、海关,还有不远处几座红色尖顶的欧式别墅,挺扎眼的,显出这座年轻的城市不一样的地方,也证实着阿拉山口着实是火车拉来的城市。
 
  火车站里不时地传来火车的鸣笛声。一趟客车即将开出,喇叭里不断重复着播音员例行公事般的广播声……我知道,无论向东还是向西,旅客都不会太多,因为向西就出国了,向东是始发站,这座本来就人口稀少的城市没有多少人上车。
阿拉山口又起风了
  阿拉山口的风是有名的。我来过多次,没少遇到八九级以上的大风。这里是国门,人都说阿拉山口的风是外国风。可不是?站在火车站站台上向西望去,右边是横亘在边境的巴尔鲁克山,左边是横亘在边境的阿拉套山,两山间一片开阔地,向东呈喇叭形张开,不远处还镶嵌一片看去白茫茫的湖泊——艾比湖。说不上什么时候,气压碰撞形成的风源从哈萨克斯坦向东俯冲过来,越过国界,裹起并不很深的艾比湖半是湖水半是盐碱地的尘土和雾气,翻卷着像黑云压城般地向东方滚动,掠过一片片戈壁原野,一个个乡村城市,直向内陆杀去……据说北京的扬尘里都检测出艾比湖畔含有盐碱的微量元素。
 
  所以,能在阿拉山口工作、生活的人都不简单,包括能在阿拉山口生存的动植物也不简单。就说阿拉山口的树,能活下来非常不容易。这些年还真不错,采用了滴灌,加强了管理,房前屋后、街道两旁的树明显多了许多。建起了市后,市政府还特意在城市的西边建起了一处占地面积很大的公园。公园里枝繁叶茂地生长着许多树种。有人说,近些年,山口的树多了,楼房多了,柏油路多了,好像风也少了小了。也确实是这样,我这次来到阿拉山口遇到这样的天气似乎已是较为常见的了。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到了下午,突然天色聚变,大风从西边刮来。因为长年的刮风,把地上能刮走的都刮走了,马路上、戈壁滩上干干净净,除了一些蒿草、芦苇、红柳和石子,地面上基本上没什么可刮的了。那些早先栽植的树木歪着身子摇晃着,树种不太好的杨树树梢都已干枯了,那些树冠不高的柳树、榆树、白蜡树在顽强地展示着它们生命的体征,将绿色在风中呈现给人们。而我知道,那些在户外工作的人们此时此刻并没有因为大风而停止工作,包括驻守海关的边检、与火车为伴的列检和调车编组人员,他们的工作不分白天黑夜,不分风雪冷热。我想起了上次来认识的一个调车员,姓李,27岁,是个大学生。他说他初来阿拉山口时,就听人说这里的风很厉害,可他不知道这样的天气对于调车工作意味着什么。后来跟了师傅,开始真正接触调车,他才知道他从事的到底是一份怎样的工作。调车组是铁路行车部门的特殊工种,其工作目的是将车列或列车编组或解体。工作内容是来回取送车辆、连接或提钩摘挂车辆,做好车辆防溜。换句话说,是将零散的车辆编组成一列完整的列车或将一列完整的列车解体成零散的车辆,特点是需在行进中的列车上“飞上飞下”,就跟那铁道游击队似的。可不,铁路线上一列列火车呼啸而过,全是调车组一节一节车厢编组起来的。不论刮风下雨,烈日酷暑,暴雪严寒,都有他们辛苦工作的身影。那会儿,真正了解这份工作后,小李开始后悔了。尤其是当他在那个冬天跟班第一天扒在机车上,两腿都失去知觉了……大雪天,忙碌在机车、车辆来回穿梭的站场上,一会儿上,一会儿下,既紧张又累,搞得满头大汗,可稍一歇息又会感到寒风刺骨,那时候他问自己,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工作?而自己为什么会跑来干这个事?然而看着师傅的坚持,看着满载着货物的列车经自己的手编组驶向国门内外,他又有那么一点自豪,毕竟身在国门,他在自豪中慢慢感到了一份责任……从刚走出大学校门的懵懂青年,到成长为一名合格的铁路职工,四年时间,伴着阿拉山口的风,伴着天天与火车、与钢轨打交道,他懂得了奉献,懂得了担当。
 
  春来秋去,阿拉山口的风还是那么大,夏天还是热,冬天还是那么冷,小李在他的岗位坚持了下来,并且获得了集团公司“技术能手”的荣誉。此时,我似乎看到了他在大风中作业的场景……而我就要离开阿拉山口了,看着一排排装有“中欧班列”蓝色集装箱的列车排满站场,车站站长告诉我,从2011年3月首趟“渝新欧”国际铁路联运班列由阿拉山口口岸出境,到今年8月26日,中欧班列累计开行数量已达10000列。是呀,中欧班列是“一带一路”的重要标志,它标识着“一带一路”的兴旺发达,标识着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的互通有无。
 
  阿拉山口的风越刮越大,无论你坐在火车上或是汽车上,进出阿拉山口都会看到艾比湖边上那成片的风力发电机组在使劲地转动,好像把风也煽得更大了,湖边上白茫茫的盐碱滩又被大风掠过,卷起雾蒙蒙的尘土,飞向远方。尽管湖水近些年扩大了许多,尽管一路上红柳丛、芦苇滩、胡杨林,还有那成片成片的棉花地、玉米地等庄稼地覆盖着北疆大地,但依然阻挡不了大风的肆掠……
 
  而在风中,我依然能看到铁路上的调车人员、火车司机、列检人员在正常地作业,他们无疑已和大风融为一体,想必已是阿拉山口自然的一部分了吧。
 
  作者:丛一(王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相关美文阅读打赏捐赠
分享到: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阿拉山口又起风了
参加同学会,也是阅读人生的机会 又见海带 又回那时
北欧之行----丹麦 秋到那拉提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返回首页>>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