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心情随笔 > 雨中遐想 美文标题

雨中遐想

时间:2018-05-17 17:29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王泽珠 阅读: 发表评论

  早上起来,妻和母亲便吃下昨晚剩的饭食而去地里挖当归了,且家里原丢下蹩腿的我管着孩子。孩子还算勤快,不像我,像我许是条懒汉。早早地随着妻起床以后,吃了几口,硬要跟去,逼得我也难以再睡一阵儿,且匆匆套上褴褛的衣裤,而背着他一起去门外逛达。
 
  天色灰镑镑一片,烟云一直坠落于每一个山头,却没了山的真样儿。几疙瘩黛云罩住东边天的一隅,向四周洇开,色彩由浓变淡,宛若一幅水墨画。微微翘首,是随风飘来的毛毛细雨,忽大忽小,如针密,似牛毛。半晌过去,依风的皴颊会滋润的均匀,有股凉凉之意。没了鸟儿的唳鸣,岂有彩蝶的翩跹?许是方与自己的亲眷暖于窠穴。我伫立于门前的谷场边,小沟沟洼洼的地面已被雨浞的一片一片。一只猫跑了出来,人还没得在意,狗却先咬叫起来,吓得猫踅头瞪上一眼,速溜溜地遁到屋后,紧接着地面便遗下一串串艳美的泥踪来。或这时,猫轻快地溜了,狗原缩着身子卧于不变的地方,摆动着似耷拉的耳朵,并且目不转睛地紧盯着我似动非动的行步,想必是期盼一份能充饥肠辘辘的施舍罢了。
 
  僻村的晩秋,这正是一个忙碌的季节。自当天蒙蒙亮,农人们的三轮车就嘣嘣嘣地再响个不停,怕是不遂人意的老天爷如此下去,四里五山的药材会冻到土里的。勤劳的农人,苦心好,雇人铺上几十卷的地膜当归,到挖药的时候,同样雇人把它挖来,除过人工和投本,收上个几万元,该算一笔不菲的收入。一年盼得一年好,几年过去,还是一条致富的方,四五十岁的人顿然一下变成一个老爷子,是不怨不尤。只能说这个村的农人淳朴而也不怕苦的,这是不争的事实。
 
  我是一个懒人,人说懒人有懒命,命也本该如此。娶了遂愿的老婆,生了活泼可爱的孩儿,亦算人生之中的一大幸事,这我倒也不敢幻想什么,除非做梦。二十多岁的那年间,性情愣干,有什么出大力的活儿,会不啬惜地使出几下,颇觉得浑身舒服,别人笑着擎出一根大母指,开心的曾半宿笑破呓语,如是获得一枚奖牌。终于有一天,我病得是一踏糊涂,有点像没了魂的人儿,失去活人的信心。那时,病笃半载,还真有那么几个装腔作势的人,末了来个明知故问,是有的事。当我从死神手里慢慢逃出来的时候,猛然间,如换了个人似的,人不仅消瘦了一圈,且还嵌一对褐色的眼睛,有点风度。浣洗几载,愈显得深沉。这也不怪,长在肉里的东西能褪去吗?梦想着一天天病痛痊愈,竟一天天过去,病痛却萌根于身。终于,这之间总算想明白了,人活着只不过是一种形式,既然活着,何必如此过意不去。关于死的问题别再刻意去想,是时侯了,自然会是另一个节目的降临。也终于看透了什么叫薄情的尘世,或说活命于喧嚣的人生,且得随遇而安。
 
  饱受了好几年的病楚活了过来,不为别的,只为我的孩子与家人过得还好。是这么拼着力气辛劳着,可日子还是一如既往,或说糊个嘴。人没时用鬼吹灯,放屁也砸脚后跟,偏偏地,居然在这个农忙的节骨眼上,我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跛子,走起路来如裂胯的驴,没个样。幸好,歇了二十多天,勉强才撂下了棍。说是好转,但地里背挖的活儿是指望不来。就在昨晚,我忍着疼痛开车拉来家人挖了两天的当归,病情似有复发,晩上臀部睡在炕上颇觉得泛困。不得不说,这场不期而遇的病难,只能让家人吃尽了苦头。
 
  然而,在这阴云笼罩的天底下,又下起无休止的绵绵细雨来,我一个恁大的男人家留在家里看管孩子,让一个年近耄耋之岁的老母亲去地头挖当归,成何规矩?我的母亲,我一辈子下了大苦的母亲,于她的暮景之年,还想着为自己没出息的儿子奋力两把,或让他的日子过得暖和点点,她是一百个不放心啊!每每念到这儿,我会不由得酌量起我的母亲来。原来硬朗的腰部曲了好多,且间之隐疼,步履也蹒跚了,几步路过后,总要歇阵儿脚的。还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颞颥处的黑发尽被霜染,不可褪色。原以为我还是个孩子,一个永不长大的孩子。朝暾夕月,花开花谢。一念之间,恍若梦幻一场。当惊魂甫定时,我已临近不惑之年。我的父亲,离我而去将有半年过了。那年间,奔东洼撵西梁的,并没摆脱自己的苦命日子,只可谓是我这做儿子的不是。至如今,我的母亲,也同样还不是跟着自己的命蹇儿受苦么?还能如何。我真恨自己,恨自己的懦弱,恨自己的一无可取。
 
  此时此刻,立于场埂边的我,或更感到是一筹莫展了。孩子很是活泼,还管你那么多烦心无用的事儿何干,拢于背上屁巅屁巅的,逼着你要走动。无奈时,又踱到门前的柳树下。曾几年前,砍掉的那棵大柳树是做了门槛,边上的叉枝被父亲栽到这儿,只是四五年前的一次雪压,落下此等惨景,蓦然忆起,催人感伤。幸好,几年后恢萌成荫。再说依旁那棵与我命运差不多的小杏树,我曾为它还专门写过一篇日志呢!它是从梦里活过来的一棵树,它那股求生的毅力所撼动着我的人生。这好,眸中的它俩现在都比我想象的要活得风光,或说因风光而妩媚。沉思片刻,我愣了。风儿再次拂来,柳叶上的水珠滑落下来,濡于槁项,是沁入心脾之泠意。许便腿困,遂顿了顿足,算是雨中陪孩子逛了一趟,该也回屋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