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心情随笔 > 十二门徒岩前的思索 美文标题

十二门徒岩前的思索

时间:2017-08-25 22:55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张锦梁 阅读: 发表评论

  清晨,信步走向海边,海边的草地上有几匹马在悠闲地戏耍。我闻到一股久违了的牧场的气味。气温不高,好象只有十几度。但有几个年轻人在海浪中嬉水。这是一个凵字形的港湾,港内风平浪静。但向入海口望去,我才领悟到古人为何用“卷起千堆雪”来形容巨浪拍岩了。

  驱车沿着大洋路前往著名景点十二门徒岩。

  那是澳大利亚大洋路的著名地标。这大洋路被誉为“世界上风景最美的海岸公路”,紧靠着维多利亚南部海岸而行,长约320公里,是澳大利亚政府为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牺牲的战士而建的。 在大洋路坎贝尔港国家公园内的海岸线上,坐落着由石灰石、沙岩,经海水侵风化而逐渐形成的12个断壁礁石。矗立在湛蓝的海洋中,经过千万年的海浪和海风的洗礼,被大自然鬼斧神工地雕凿成酷似人面,而且表情迥异的12柱岩石,看似悲哀,恰似温柔。执着坚毅,形态各异,巧夺天工。因为其数量和形态酷似耶稣的十二门徒,因此得美名“十二门徒岩”。

  

 

  站在人工栈桥上放眼:高猛威武的褐红色岩壁兀立成岸,海浪冲击着岩壁激起千层浪花。气雾迷漫,场面堪为恢弘、壮观。

  那耸立着的上帝的十二门徒,比俺华夏孔老二的三千子弟少多了,而且也残缺不全了---我数来数去不到十二个。据说只剩下八个了。

  我的心闪过一丝惆怅。但转眼一想,也是呀,一帮子人,几千年了,有人半途而废,跑了;有人自立山头,走了,也很正常嘛。而要坚守在这海岸线上,笑风雨、迎巨浪,几千年如一日,那需要的是何等的定力呀!我不禁对这些犹存的门徒们崇敬起来。

  想当初全国学毛泽东思想。毛主席坚决否认自己是什么天才。也称自己不是领袖、不是舵手、不是统帅,只想做teacher。(毛曾经多次强调自己只是一个“教员”。“我历来是当教员的,现在还是当教员”)。顾及“我党真懂马列的不多!”也想培养一批子弟。于是在全国大学毛思想。想当初在全国称自己是毛学生、战士、信徒的有几多呀。现经几十年的大浪淘沙,真诚的毛的门徒又剩了多少呢。脱衣的、剝皮的、換心的,该跑的都跑了。只剩下几根砥柱,还在中流击水。

  这么好的景点,可惜游人不多,我观察了一下,大半是华人。我在想,看着此情此景,这些来自华夏的儿女,是否也有与我相同的感慨?

  稀奇的是这儿游览设施设置得如此的完美,竟然不收门票。甚至停车费也免收。看来,应当呼吁老外向中国的“一切向钱看”学习了。收几个钱零化化也好么。当然话又说回来,放在国内,这儿早就人山人海,拥挤不堪了。

  在去瓦南布尔的途中,我们又游览了著名景点:伦敦桥。

  

 

  "伦敦桥”现在可称之谓断桥。也是大洋路上一处震撼人心的景观。它是一块状似桥梁的巨大砂岩。其建筑师就是亘古不息的海风和海浪。这个砂岩石本是突出海面,但与陆地连接的岬, 由于海浪的侵蚀冲刷形成两个圆洞,正好成双拱形,所以起名为“伦敦桥”。一九九0年一月十五日黄昏,一把自然之剑突然斩向岬的左侧拱门,随着一声巨响,拱门塌陷了。桥的那头和大陆分离了,据称:全过程只历几秒钟。整个巨岩成了一座名符其实的断桥。这倒与家乡杭州西湖的那个徒有虚名的断桥南北相映成趣。我想应建议有关方面通知一下许仙与白娘子,能否在这货真价实的“断桥”上上演一出委婉动人的“断桥相会”。对外开放、国际交流嘛。

  车近瓦南布尔。进入一望无际的平川。两侧牧场风光,尽收眼底。我看到了滴灌装置。有了水,草地一片生机,欣赏这车外美景,也是一种享受哦。

  下午六时许,到达瓦南布尔,这是-个美丽的海滨小城。人口不多,占地却很大。街道宽阔、整洁。两侧看不到三层以上的楼房。

  晚十时,我们与整个小城一块睡了。

  作者简介:张锦梁,男,浙江平湖人、现居浙江杭州。杭州大学数学系毕业、中学数学教师。爱文学、爱自然、爱生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