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心情随笔 > 甲子之想 美文标题

甲子之想

时间:2018-10-30 12:30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丛一 阅读: 发表评论

  10月25日,乌鲁木齐铁路局迎来了建局60周年的日子。《新疆铁道报》约我写篇稿子。恰巧,我也刚过60周岁,都是甲子之年,难免有些感慨。
 
  历史就像是昨天。
 
  1952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刚刚诞生3周年。
甲子之想
  祖国西部中心城市——兰州,10万群众隆重集会,庆祝建国3周年暨天兰铁路通车。大会宣读了毛泽东主席为天兰铁路通车的题词:“庆贺天兰路通车,继续努力修筑兰新路!”与此同时,通往祖国最西部的边陲重镇——乌鲁木齐(后确定通往阿拉山口)的兰新铁路动土仪式也在这里举行。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张治中将写有毛泽东亲笔题词的锦旗授予西北铁路干线工程局。
 
  从此,中国西部一条重要的铁路干线建设在年轻的共和国拉开了序幕。几万铁路大军和民工在河西走廊、乌鞘岭上、千里戈壁、百里风区、天山深处、准噶尔盆地边缘,摆开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大会战。
 
  1954年IO月1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苏联政府发表关于修建兰州——乌鲁木齐——阿拉木图铁路并组织联运的联合公报,确定将兰新铁路列入连接欧亚的国际大通道。
 
  根据当时情况,兰新铁路实施分段修建。甘肃境内的疏勒河至乌鲁木齐段跨越甘肃、新疆两省区,全长989.3公里,其中754.42公里在新疆境内。1956年,承担修建兰新铁路的铁道部第一工程局将修路队伍开至疏勒河至甘、新交界处红柳河之间,铁道兵也奉命到红柳河——哈密间参与兰新铁路路基和桥梁施工。1957年4月,红柳河以东的路基基本完成。
 
  1958年3月,中国铁道部第一工程局第三次代表大会在兰州召开。这次大会响亮地提出了“一年跨天山,两年通国境,三年扫尾交运营”的口号,筑路健儿以比、学、赶、帮、超的豪迈气概,把铁路逐段引向新疆。也就在铁路一路向西挺进的进程中,孕育诞生出了乌鲁木齐铁路局。
 
  1959年12月31日,兰新铁路通车到新疆的东大门——哈密。同一天,哈密站与全国铁路开办客货直通运输。
 
  ……这都是在我从事铁路新闻宣传工作后,从一些“老兰新”的口中,从一些档案资料中,了解到的史料。当然,还可以进一步还原当时的场景:1959年的最后一天,火车汽笛一声长鸣,划破了哈密上空的沉寂。一列扎着彩绸的游览列车,在人们的欢呼声中,徐徐地转动了车轮,驶出了哈密车站。乘坐这趟列车的是全疆各族人民群众的代表,他们在车厢里激动地交谈着,看着窗外一望无际的戈壁,倾吐着内心的喜悦和激情。有人高呼着“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列车在飞驰,车厢在沸腾……一位胸前挂着铁路纪念章的维吾尔族老大娘,细心地观察着车厢里的一切,脸上堆满了幸福的微笑,眼里噙满了激动的泪花。这位老人便是受铁路工人尊敬的古瓦尔罕大娘。老人热情支援筑路工程的动人事迹,一直在哈密地区各族人民中传颂着……1957年春天,修筑兰新铁路的队伍开进了新疆,来到了哈密。古瓦尔罕大娘听到了这个喜讯,便到处奔走相告:“毛主席派来的工人,给咱修铁路来了!”老人家在自家院子里种了一块菜地……西红柿、犬葱、豆角,还种有哈密瓜。一个瓜,一颗心,送给毛主席派来的筑路人……铁路工人吃到了老人种的蔬菜,又吃到老人送来的哈密瓜,深深地被感动了。他们用诗来歌唱老人的深情厚意:“大娘送菜,情意深长;吃到嘴里,记在心上;努力工作,感谢大娘;要让火车,早到新疆!”
 
  今天,老人的愿望实现了。她坐在有史以来第一列从哈密开出的火车上,又说又笑,好像变得年轻了。
 
  欢腾的人们,舞动着红旗、花束,随着自治区领导来到了车站月台上。月台下停的剪彩列车,被五光十色的彩旗、布标装饰得格外艳丽。少先队员向乘务员热情地献花致敬。下午1时,乐声再起,鞭炮轰响,掌声雷动,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王恩茂剪断了机车前的彩绸,缓步登上了剪彩列车。自治区党委书记、自治区主席赛福鼎·艾则孜在庆祝大会上讲话,号召争取提前完成兰新铁路的修建任务,迎接自治区大规模经济建设的到来。
 
  星移斗转,日月更替。当历史进程到21世纪,新疆铁路终于迎来了高铁时代。在这之前,1984年,南疆铁路吐鲁番——库尔勒段通车,结束了南疆没有铁路的历史。1990年,兰新铁路西段与哈萨克斯坦铁路接轨,沟通了第二座亚欧大陆桥。1994年,兰新铁路复线仅用2年时间全线贯通,使新疆铁路从制约型转到了适应型。1999年12月6日,库尔勒——喀什的南疆铁路西段通车。至此,新疆铁路建设在世纪末重重地画上了一笔。之后的十几年里,精伊霍电气化铁路、喀和(喀什至和田)铁路、哈罗(哈密至罗布泊)铁路、奎北(奎屯至北屯)铁路(后延伸至阿勒泰)、哈额(哈密至额济纳)铁路、兰新高铁、吐库(吐鲁番至库尔勒)二线相继开通,格库(格尔木至库尔勒)铁路、克塔(克拉玛依至塔城)铁路、阿富准(阿勒泰至富蕴至准东)铁路正在兴建,北疆环准噶尔盆地铁路,南疆环塔里木盆地铁路正在形成环线,天山南北两大钢铁环形巨网将相互映照,三条进出疆通道将与内地互通,交通命脉流通三山夹两盆,两大桥头堡扼守亚欧第二大陆桥,新疆铁路真正意义上实现与全国铁路网状连接,真正发挥“一带一路”核心区域作用,进而强力推动东联西出,释放更多更大的能量。
 
  而在兰新高铁的建设中,我脑海里始终无法抹去一个庞大的群体——那些在一线、在最累最苦最险岗位上劳作的铁路员工和农民工们。
 
  那年八月,在哈密,太阳虽没有六七月份那么强烈,但依然有点灼人。作为中铁一局兰新铁路客专项目部铺轨队队长的何宗斌带领他的团队要开始试铺轨了。这个在1993年2月跟随父亲带着弟弟参加了兰新铁路复线建设的小个四川人,知道父亲五六十年代修建过兰新线,与新疆铁路结下缘。也就在那年,父亲在兰新复线上退休了,何宗斌接了班,干的是父亲干过的一样的活儿。从那时起,他带着弟弟转战南北,参加过国内许多铁路的建设。只是哥俩身份不同了,哥哥是正式职工,弟弟是劳务工。
 
  后来,哥俩又续父亲的缘,在新疆参加了吐库二线铁路建设,何宗斌还当上了铺轨队长。不久,他带着弟弟参加哈罗铁路建设,到了死亡之海罗布泊,把一节节钢轨铺向罗布泊中心。当时,正值七月,他们在罗布泊真实地感受着什么叫七月流火。他说,在吐鲁番就已领教过什么叫火炉,在罗布泊更才叫火炉。这年的10月9日和10日,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身边的感动》栏目以《无人区里的筑路人》为题分上下集播了何宗斌和他的团队在罗布泊铺轨的专题。央视记者跟着何宗斌在作业现场拍摄,那罗布泊的海市蜃楼,那何宗斌头上的汗珠,那长长的钢轨的温度,包括那故事,那情节,那人物,那环境,都让人很有质感。从那以后,何宗斌大大小小也算得上是个人物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平凡人物,可正是普通的平凡人物让人感动着……
 
  何宗斌的铺轨队大部分都是劳务工,以陕西人居多。我曾和其中两个老陕在他们吃饭时闲聊起来,问其中一个四十多岁、灰头灰脑像是兵马俑似的人:“你以前修过高铁吗?”“去年在山东干过,也不记得在山东什么地方。”旁边的老陕插话说:“他还在老家一个水库工地上干过,7月才到这里。”“怎么又到这里了?”旁边的老陕又说:“他是哪里给钱多就在哪里干。”兵马俑似的老陕急着说:“去你的吧……”我紧着说:“你这是对企业不忠诚嘛!”话音刚落,旁边的老陕哈哈大笑:“对企业不忠诚……”兵马俑似的老陕又急了:“我都跟着一局干了8年了!”我说:“那还不踏踏实实跟着干?”“哪里给钱多就在哪里干嘛……”兵马俑似的老陕又把话绕回来了。我无语。看着他们咧着嘴一边笑着,一边吃着大米饭和莲花白炒肉片那个香劲,我只有祝他们这一年能多给老家的老婆孩子挣点钱回去。
 
  ……六十年风雨飘摇,六十年往事如烟,有些,我们会忘却,有些,我们会珍藏在记忆深处,一有触发,便会想起。
 
  是啊,通常人生也就一个甲子。和新疆铁路一同生长,算是缘分,弥足珍贵。不同的是,新疆铁路发展正盛,会不停地走下去,就像平放在大地上的梯子,会一直伸向远方……
 
  作者:丛一(王波)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河南西路2号3号楼100室
 
  邮编:830011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归途的思绪 下一篇:怀念母亲
相关美文阅读赞赏
分享到:
怀念母亲 甲子之想
归途的思绪 办公室工作感悟
为自己工作的感想 跃马帕米尔边关的记忆
老家有个永远壮年的臣哥 中秋,我没看到月亮
心祭 一叶知秋
散文:我的青春我的梦 中元节话生死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返回首页>>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