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东湖荷颂 美文标题

东湖荷颂

时间:2018-06-24 16:14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吕冰岩 阅读: 发表评论

  东湖荷花一夜开
 
  翠色欲流两边裁
 
  翠细红袖花牵手,
 
  清荷莲叶游水来。
 
  到达武汉正是清晨,漫步东湖岸边。荷风吹来,送来阵阵清香,沁人心脾。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一口,爽。远方的碧荷罩着一层薄纱似的烟雾,如梦似幻,像一幅朦胧的写意画。
 
  走近细看,荷花已悄然绽放了不少。有亭亭地向着阳光歌唱的,有羞涩地颔首低吟的。有淘气地你推我挤的,有安静地憨态可掬的。它们或翘首,或端坐,或侧卧,或仰伏,姿态各异,美态流纷。
 
  东方微红,东湖洒了一抹朝霞,荷花又染上一层粉色,从里到外透着紫色。“祥云紫气”你会立刻想到这个词。看碧荷不仅清雅,还有贵气,这是武汉的灵光。和风吹送,霞辉映水的荷花轻轻地摆动起来,它们轻舒玉臂,慢卷裙裾,舒展身姿,翩翩起舞。
 
  须臾,霞光散开,湖水闪亮。放眼远往,清荷一碧万顷。这一片浓翠和湖水的淡绿相溶,深深浅浅,似乎一不小心就会流下来。岸边有风吹过,荷叶就抖了抖,露珠便在玉盘似的碧碗中滚来滚去。有几滴滚得很急,吧嗒落在水里,惊醒了鱼儿做的好梦。鱼儿便三三两两四散开去,它们有的像个精灵一样嗖地钻进了荷叶下,有的像大家闺秀一样摆起柔软的腰身,飘游在水面,还优雅地吐出几个泡泡。
 
  湖面上,几只蜻蜓点着花茎飞过,一只水蓝色的大蜻蜓飞得平稳悠闲,尾尖上还沾了星星点点的花蕊,它这落落,那儿停停,终于找到了一根亭亭玉立的茎心满意足地伏下了。几只翠鸟凌空俯冲,尖尖的嘴蘸了点水,就起飞了。匆忙中,扇动的羽翼不小心碰到了荷茎,它就如烟似雾地摇啊摇的。粉嫩的花瓣就跟着抖动起来,小水珠在薄薄的叶片上蹦来跳去。花瓣感到有点痒,就一会躲向东边笑,一会躲向西边笑,或浅笑或大笑,声音都是那么清爽。
 
  太阳像个害羞的少女,把一脸的红晕全都输送给了粉荷。薄而透明的花瓣被镀上一层金色的光环。在水光的映衬下,花瓣幻化成深粉色,浅粉色。深粉色的荷花厚重,浅粉色的荷花清雅,含苞待放的荷朝气蓬勃。她们向着阳光一路欢歌,洒一路清香,点一路翠绿和粉嫩。仿佛一只玉手轻点丹青,用极品大长锋泼墨点金地绘出的中国画。
 
  有水泽的滋养,有露珠的沐浴,有阳光的播洒,东湖的荷艳丽,高雅。你看,接天莲叶,碧浪滚滚。粉嫩点翠,香飘盈盈。似乎每一柄叶都承载着一片深情,每一片花瓣都寄托着一份希望。真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东湖的荷花粉红,嫩而不妖。叶绿,爽而不娇。花瓣飘飘,荷叶连连。千里之外仿佛你也能闻到了花香习习,闭上眼睛也能感悟到了花韵悠悠。
 
  东湖的荷包蕴着荆楚文化,端庄典雅,优雅恬静,你是大武汉的性灵。我要赞美你,东湖之荷。
 
  【作者简历】吕冰岩,女,教师,49岁。青岛居住,爱好文学,书法。1993年在地区报纸上发表第一篇散文《无怨的悔》,以后还在《知音》、《青年月刊》上发表过短篇。08年穿行在网络文学。希望给广大读者贡献点精神食粮。为文如造屋,如有造得不妥之处,请朋友们批评指导。谢谢!
 
  邮箱:810***920@qq.com  微信:133****6381电话同步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雨- 下一篇:盛夏登白云山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