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一碗米粉暖心头(一) 美文标题

一碗米粉暖心头(一)

时间:2017-07-03 21:57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张爱珍 阅读: 发表评论

  日子在不知不觉中,一眨眼的功夫,今天又是码头大集了。前些日子,因为我的身体出了点小情况,所以我有很长时间没有去赶集了。晴朗的天空,万里无云,正是赶集的好日子,于是我慢慢地走到了集上。

  我很随意的在街上走着,在这码头集上最吸引我眼球的东西也许就是那些带着泥土气息的各种各样的蔬菜了。又肥又嫩的韭菜,以及那一棵棵嫩绿色的小芹菜,即使看上几眼就有想买的冲动。这刚刚从泥土里拔出来的小芹菜无论是用来包水饺,凉拌或者是炒着吃,都会让人吃了这次,还想着吃下一次呢!在集上也许是看到了自己特别喜欢的东西,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欣喜。也许是昨晚没有吃很多东西的原因吧,胃里饿得“咕噜、咕噜”的响呢。好像在提醒我再不吃食物,胃就要闹事了。我环顾四周,一眼就看到了那位很熟悉的刘嫂,她正在忙着给老人们盛米粉呢!年过半百的老人们一边津津有味地吃着米粉,一边很开心得唠着嗑,不时地传来老人们地说笑声,我被他们吸引了过来。刘嫂很热情的同我打着招呼我,耳边传来刘嫂的声音,“你还没有吃饭的话,我就给你盛一碗米粉吧!”也许是因为很熟悉的缘故吧,她还没有等我说话,她就很麻利的把米粉盛到了碗里,并且在米粉里放好了大蒜、麻汁、醋、食盐等调味品。我一边吃着味道鲜美的米粉,一边仔细看着碗里的一根根类似粉条的米粉,这米粉是用质量很好的小米加工而成的。吃在口里滑溜溜的,口感相当不错的,是我们这里中老年人都很喜欢吃的传统食品。说来话长了,刘嫂制作米这米粉的手艺是婆家祖传下来的,至今已有近200年的历史了。刘嫂做米粉的手艺是公公教给她做的。现在刘嫂的公公虽然已经去世多年了,但是这做米粉的手艺却让刘嫂传承下来了,她的公公若是地下能够感知的话也会含笑九泉的。每碗米粉3元钱,大家都能消费得起。再加上刘嫂热情周到的服务,更加吸引了众多的新老顾客。

  我最早吃米粉,是源于我去世多年的奶奶。记得那时我也就4岁左右吧,奶奶牵着我的手去集上赶集。那时集上不像现在市场上的物品这样种类繁多,集市上销售的大多数是农具、以及一些生活必需品,而奶奶却把我带到了一个卖米粉的摊子前,看样子奶奶和卖米粉的人很熟悉。一会儿的功夫,卖米粉的人就把满满一碗米粉端到了我们面前。那时也许是因为年幼的缘故吧,我好奇地看着碗里一根根类似粉条的东西,还以为是黄色的粉条呢!奶奶把一根根黄色的东西喂到我口里,那味道稍微有点辣味儿,软软的、滑滑的,很符合我的口味呢!奶奶看着我大口地吃着,奶奶笑得脸上像是开了花一样。也许,那时太年幼无知了,只知道自己喜欢吃,却不知道让奶奶尝尝。不一会儿,那碗里的米粉就被我吃得只剩很少的一点米粉和米粉汤了。奶奶只是吃了些我剩在碗里的一点米粉、喝了一些米粉汤。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才知道奶奶是最喜欢吃米粉的。但是那时家里经济条件差,即使吃碗米粉也是不能经常去买的。自从奶奶知道了我喜欢吃米粉之后,就把平时父亲给她的不多零花钱积攒起来,等攒够了钱,奶奶就带着我去集市上买碗米粉吃。但是,奶奶从来不舍得吃一口。我自从1991年6月份参加工作之后,家里的日子也就慢慢好起来了。我虽说每月只有60元的工资,但是买碗米粉,还是不成问题的。

  随着岁月的流逝,我渐渐地长大了,岁月也无情的伤害了奶奶,她的眼睛花了,耳朵也不好用了。走路也不像年轻时那样利索了,日渐苍老的奶奶已经不能自己去赶集了。我每逢发了工资,都会到集市上给奶奶买碗米粉,带回家去。每次奶奶看到我给她老人家买的米粉,奶奶总是很感动。她和乡亲们在一起玩时,总说我们家的小绒儿能挣钱买米粉了。每次看着奶奶吃米粉的时候,我眼前总会浮现出奶奶给我吃米粉的情景。因为那是因为我小缘故吧,奶奶总是很小心地喂我吃,总担心我吃快了会噎着。奶奶越来越苍老了,后来连走路都很困难了。但是,她还是竭尽全力的帮助我照顾年幼的昊儿。她老人家在世的时候,无论工作多忙,我每周都会去看看她,顺便也给奶奶带碗米粉回家。我吃着碗里的米粉,望着身边这些津津有味吃米粉的老人们,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若是奶奶还健在的话,,也可以和这些老人们一样来集上吃米粉呢。现在条件好了,可劳累了一辈子的奶奶却已经不在了,我真正体会到“子欲养而亲不待”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了。

  作者:张爱珍 女 47岁 单位 :山东省邹平县码头镇府 联系方式 135****7165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香港印象 下一篇:一碗米粉暖心头(二)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