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父亲的背 美文标题

父亲的背

时间:2017-06-26 21:41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张明 阅读: 发表评论

  那是祖母去天国之后的一天早晨,我和父亲坐在厅房的炕头闲聊。父亲背对着窗子,有几缕晨阳透过窗子照进来,映在父亲的头发上,我不经意间瞥了一眼:父亲的以前花白的头发,已经找不到几根黑发了,映入我眼帘的,几乎全是白发了。我这才发现,父亲苍老了许多,眼角的皱纹更多了,也更深了。现在想来,我知道祖母的去逝对父亲而言,意味着这辈子再也了不会有母爱的呵护,即使有再多的委屈和无奈,再也不会有人轻抚他的面庞,为他擦去眼角的浊泪。

  父亲,真的老了……

  父亲一直在乡政府所在地的供销社上班,要是忙了,就好多天不回家。还未上学时,每天傍晚时分,我都会站到家门口等父亲回家。每当看见父亲骑自行车的身影出现在大路上,响起一串串悦耳的车铃声,我便撒开腿飞奔而去,父亲赶紧停下车子,哈哈笑着一把抱起我,把我放在自行车大梁上,而我嘴里“呜呜”地学着汽车加油声。等到家了,我又会爬上父亲宽阔、厚实的背,骑在父亲的脖子上。这时候,父亲乐得眼睛眯成一条缝,用他宽大的手掌抓住我的小手,时而猛地一阵快跑,时而一个急转弯,时而又用他的头发故意挠我的小脸,乐得我“咯咯”直笑。玩到得意处,我“驾、驾”地喊着,觉得天下万物都在自己的脚下。那种无与伦比的兴奋与自豪,充满了我的整个童年,我幼小的心里,父亲的背就是撑起我快乐的伞。

  一转眼到了我已经七岁了,父亲带我去乡里的中心学校读书。我曾经以为,无论我做什么,父亲都不会骂我,当然更舍不得打我了,可是我错了,父亲发起火来,像变了一个人。那是二年级时候,有一天早晨我从睡梦中醒来,睁开眼一看父亲不在身边,再一看手表8点半了,已经迟到半小时了。我心里想着:离学校这么近还迟到,太没面子了,怎么办呢?让父亲给老师请假去吧。于是我打定主意,等会父亲来了让他给老师请假,而我则继续钻进被窝,呼呼大睡。睡眼矇眬中,突然浑身一凉,睁开眼一看,原来被父亲一把从被窝里提了出来。他脸色铁青,喘着粗气,瞪着眼睛大声问我:“怎么还没有去学校?”我从没有见过父亲这个样子,吓得吱吱唔唔说不出话来。父亲见状,再不言语,抡起巴掌,照我的屁股一顿狂轰乱炸,火辣辣的疼痛让我眼里噙满了泪水,可是一声也不敢哭,只有咬着牙硬挨。打完后,父亲让我穿上衣服,背上书包,然后把我一把推到门外,锁上房门,坐车去城里进货去了。我看着父亲的威严的背影,摸着肿胀的屁股,一个人硬着头皮往学校走去。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迟到过一次。我明白了,父亲对我不只有宠爱,更有严厉的管教与责罚。

  在父亲的督促下,我一直名列前茅,初三毕业那年,我考上了陇西师范。从此离开了家,也离开了严厉而又慈祥的父亲。师范三年级的时候,由于懒惰,再加上路途较远,又只能骑自行车,我好几周才回一次家。有一天下午,学校门卫张叔找到我,说父亲来看我了。我赶紧跑到门卫室,看见父亲和姐姐都来了,姐姐说:“大大(陇西方言称父亲为‘大大’)的眼睛疼得看不清路了,要去文峰看病了”。我这才发现,父亲的眼睛红得可怕,布满了血丝。四十多公里的崎岖不平的山路,父亲载着那么重的东西还捎着姐姐一路骑行而来,眼睛又疼得几乎看不见路。从早上一直走到下午,整整六个多小时。一路上,他是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啊!父亲摸索着从兜里掏出100元钱递给我,我赶忙把一篮子母亲烙的馍馍和半袋洋芋从自行车上取下来。准备陪着父亲去文峰给他看眼睛,可父亲说什么也不肯让我去,他对我说:“你的功课重要,有你姐姐陪着就行了!”说完就和姐姐骑着自行车离去了,我站在校门口,望着渐渐远去的父亲,泪水迷离了双眼。我分明看见,在深秋冷冷的风中,父亲的背显得那样孤单和削瘦,失去了往日的伟岸和挺拔。我知道,父亲已经渐渐老了……

  工作并成家后,我一直在家乡的中心小学工作,父亲承包了以前他工作的供销社。待到女儿呱呱落地,母亲也从老家来帮我们带孩子。那天,两岁的女儿突发奇想,要爬上爷爷的背,老人笑呵呵地弯下腰,吃力地让孙女骑在脖子上,步履蹒跚地向前走着。看着祖孙俩,我百感交集,仿佛看见父亲年轻时挺拔、厚实的背慢慢变得单薄、弯曲,满头青丝被流年熬成了华发……

  岁月流逝,时光荏苒,父亲已年过花甲,真的老了。我知道,那曾经宽阔、厚实的背,不能再为我遮风挡雨了。但在我心里,父亲的背,却永远是最安全、最温暖的地方。时空轮回间,我们父子的角色也轮回了一次。现在,也应该让我的臂膀和背成为父亲得以依靠和休息的地方,成为父亲的温暖的港湾。我知道,我永远不可能做到父亲的程度,而父亲只要看见我在身边,我所有的人生,他能看在眼里,并为我高兴和悲伤,于他而言,这就足够了。我也更加懂得了父亲两个字所包含的责任与意义。那是一种近乎本能的、甘心情愿的付出,那是一种血浓于水的至亲亲情!我还会时常想起父亲那坚实的背,时常怀念那传递到血液中的生生不息的温暖!

  [作者简介]

  张明,八零后,甘肃陇西人,中共党员。1999年毕业于陇西师范学校,爱好文学,酷爱古诗文。中学高级教师,现供职于陇西教育系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庭院深深 下一篇:香港印象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