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咪噜 美文标题

咪噜

时间:2017-03-23 20:28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屡扑 阅读: 发表评论

  五年前,我曾养过一只被女儿女婿捡来并取名为咪噜的,白质黄章的花色猫咪。说起它,我就不得不说起它的有着与人生际遇一样的坎坷和漂泊。如今它已被送人,每每想起,我心中就满是无奈。

  那年,刚结婚的女儿和女婿到朋友家作客,当朋友打算开车送他们回家的时候,随着车门的打开,一只猫竟顺势跳入且不见外的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哇!谁家的猫咪?”女儿女婿以及他们的朋友四顾寻觅了猫主人好一会而未果之下,回看那猫时,只见它不错眼珠地盯着女儿女婿,在它那一声连着一声地喵喵声里,女儿女婿分明听出了求助,于是,俩人就决定收养它。但女儿女婿正忙于打拼,养猫和奋斗孰可两全!为了女儿女婿的善举得以延续,爱屋及乌之下,它就从哈尔滨跟我到了通河——我的家。以当下对城市的区分论,就算从二线下到了四线。

  怎么养它呢?城里养猫比不得乡下,随便喂什么便可养起来,城里的猫是只吃猫粮的。为此,从哈尔滨抱它回的那天,我特地去宠物店里买了好多的猫粮和猫罐头。其后,不知是它的鼻子特好使,亦或有第六感觉的缘故,反正是吃完了猫粮,它还定会跑到我的跟前,一边回头回脑地冲着我喵喵叫,一边领路在前,倘若我站下来,它就会用爪子拨弄我的鞋,直到把我引到藏着猫罐头的地儿后,就坐在那里不动了,真是个鬼精灵!于是,我就拿出罐头在它的头顶上逗弄,它见了那罐头也激动得不行,不但叫得更欢,而且还随着我手的上下摆动,起身一次次地跳着勾,罐头到嘴后,它一边歪头饕餮,一边嘴里还呼噜呼噜地。

  它更是一只极爱干净的猫,早晨,我一洗漱,它在一旁也见样学样地用爪子蘸着口水在脸上划拉。更有意思的是,它方便,是一定要去卫生间的,当然,它的卫生间不过是一只装着猫砂的专用筐子。方便后,它还要用爪子下力气地处理一番,即挖坑把排泄物埋掉。说到这,我就不得不说起把它抱来那天的一件趣事。那天,饿了一道的它,一进屋看见猫粮也不吃,却颠颠地在屋里四处跑,干什么呢?之后见我不解,它竟冲我喵喵的叫起来,当然,毫无养猫经验的我还是莫名其妙。不久,就在我开门的一刹那,它竟箭也般的跑了出去。见此,我不由想起猫是奸臣那句老话。对!它定是逃掉了!可不久,门外却响起挠门和喵喵地叫声,开门一看,竟是咪噜一身轻松地回来了!接着它就一头扑到猫粮那里大吃大嚼起来。原来,它四处跑四处看,是内急了,是在寻找它的卫生间,是见我不解,它才跑到楼下方便。

  日子过得真快!一晃,春天来了,它开始有些躁动不安地到处闻到处嗅,还老是跳到窗台上张望,咪噜一定是思春——想着对象了,当然,咪噜是一只待字闺中的母猫!怎么办?前妻请来好几个猫主人,带着他们的猫公子到我家来相亲,但咪噜对它们都是不理不睬的,弄得那些猫主人很扫兴。接下来发生的事却很意思,一天,它乘我开门之机,偷偷地溜下了楼!好吃好喝的怎么又跑了?不久后,它却领着一只大个子白猫双双归来,我这才明白,咪噜这是在自己找对象——虽然有些任性。我由此想到:无论是猫是人,有些时候,还真就得有点任性精神,否则,一味听命,其心何安?其志安遂?

  几个月后,咪噜生下了四只猫崽。其中:一只通身纯白,一只黄白相间,两只是黑白花的。咪噜虽然是头一次产崽,但照顾起孩子来却十分在行,小猫被它侍弄得个个活泼可爱。其后,随着小猫们的日渐长大,问题来了,这就是家里只能养一只猫!其它的尽管不舍,也得送人。送谁?是送猫妈妈还是猫孩子?按理,汰老留小最可取——也就是把咪噜送人留下它其中的一个孩子——那只白色的小公猫,因为这就免去了养母猫的许多麻烦。但这又于心何忍!纠结再三,我们还是把咪噜留下了。结果,四只小猫就被我的前岳母送到了蚂螂河——一个藏在大山深处的村子。如此,也不过两代,咪噜的孩子就身不由己的由城而乡。嗟乎!比之与人,动物的命运更加身不由己!

  咪噜虽然是留下了,但再生小猫怎么办?不得已之下,前妻抱咪噜去哈尔滨做了绝育手术。可这手术却险些要了咪噜的命!原来,咪噜做完手术就病了——肚子下面鼓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包块。自此咪噜就不吃不喝,连最爱吃的猫罐头,它也毫无兴趣。不久,咪噜就奄奄一息起来。这是什么病?我想起了人类的一种疾病——疝气,一定是哈尔滨那兽医在做手术时没有把腹膜缝好,使咪噜的肠子下落成包块乃至出现梗阻。病因一明办法自然就有了,我让前妻用布片做了一个两边有带的托,然后绑在咪噜的腰上把包块托了上去。你猜怎么着?只这一托,咪噜竟可以挣扎着,自己去吃饭了!此后,咪噜一天好似一天,最后拿去了那个托,包块也没有了。正是!办法总比困难多,如若轻言放弃,咪噜休矣!

  自此以后,性格一贯很独立的咪噜,却总爱有事没事的跑到我跟前呆着,不是趴到脚边就是依偎在身旁,难道咪噜也懂得情感吗?是的!不久,它就做了一件可称之为感恩的举动。那是一个暮春的上午,当我开窗透气的时候,咪噜顺着窗台就走了出去。我顿时紧张起来,六楼外墙这只有十多公分宽的装饰凸带如何走得?情急之下,我咪咪、咪咪地一个劲地往回叫,可咪噜呢?走得却如闲庭信步一般!叫不回来,也只好由它——当然,窗子是不能关的。此后,这常开的窗子就成了咪噜散步的猫道!于是,咪噜就有了一展猫技的天地,当不放心地我从窗子远远的看过去时,只见它腾挪纵跃,飞身一窜便顺着楼角处的装饰物爬上了楼顶。一天,咪噜居然捉住一只麻雀!一进屋,就一溜小跑的来到我的跟前,放下麻雀后它却不吃,而只是冲我一个劲地喵喵地叫。我心疑惑:这是在干什么?见我不解,它便把麻雀重新叼起来放到我的手边。哈哈!咪噜这是把猫们心中最喜欢的食物送给我。嗨吆!动物竟也懂得回报!但麻雀不但是保护动物,而且还是一个鲜活的生命,岂可纵猫再捉!此后,我便关了窗子。当然,捉雀报我,猫心无缪,人间的事它不懂!

  其后,随着不提为好的家庭变故,咪噜的幸福生活就此终结——前妻把它送人了。吁兮!人生猫遇,身不由己,命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打草记 下一篇:缘份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