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一条裤子 美文标题

一条裤子

时间:2018-09-17 13:11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王泽珠 阅读: 发表评论

  这条裤子,正是我此刻穿得这条裤子。一条呈蓝黑色而穿着实在舒心的裤子。
 
  前些天,我母亲去管我上三年级的小女儿,因身体虚弱而得了重感冒,硬挨到周五的下午回家,她饭也不吃,仄卧于炕角睡着。她说,早上起来,她还好好的,这走在回家的路上,愈走愈感到浑身酸痛。也白了说,别说老年人走这段路,年轻人疾行,也得花上一个小时。让她骑在摩托车的后面,头晕着又不成,没个半法,只好背着那个曾装面与菜的背篼而安步返途。次日早上,我起来看去时,她蜷在炕的一角,头被破被子捂住,总说自己疼得厉害,终是滑起我的破摩托车,敢紧下去到邻村的药店抓了十元的西药,喝了两顿,病情稍有好转。晌午吃过,我拢于楹柱有心没心地瞅着手机,或看天气热朗,这睡了半儿的母亲也就随出门来,且手里还拎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她慢慢地坐在我依旁的一条绳襻板凳上说,“你试试,看这条裤子你穿上合身吗?”“我不试呀,妈……我这不是有穿的吗?”我还像是孩子一样,耍什么牛势,便不屑地说着。“你看你……谁现在还穿你这么破的裤子哩,连膝盖都放在外面,”她边用皴得如树皮的手掏塑料袋里的裤子,边对我说话。我一瞅,是一条蓝黑色的料子裤,心里就又不情愿地说,“先放下吧,妈……过两年再穿,”“你穿上么,这还是几年前扯下的好布,谋着要给你大和我缝条裤子,可人家……”说到这儿,我的母亲便不言了,长叹了一口气,“不穿了,再过二年让我的利兵娃穿上,”“我穿呀,妈……我现在就穿,”我似有麻烦地说着。或听到我说现在就穿的话儿,我睇到我的母亲笑了起来,那笑声却宛如春日的灿晖一样温暖。
 
  这事儿还得从多年以前说起。那时,我的母亲尚也康健。一到庄稼种上或地里的活儿下茬之后,一些庄上的闲媳妇们,开始肩掮一个尕背篼到山洼上挖野药,攒上三天或五天,再打包起来。有车的,见早捎到集市去卖。没车的,也只有靠自己的干腿子磨电了。我的母亲,看别人一集挖上四五十个元,她也是心里着急,或说闲不住,一个人整日串在房跟前的山洼上挖着。我的父亲,那时的高血压病还不怎么严重,隔三差五的日子里,他会到镇子上给自己去抓几顿药。或于那个时候,顺将我母亲挖的野药背到集上卖掉,而每次回来,除了开销取药与带买回头货的钱之外,惟所剩无几,气的我母亲会当场谩骂一阵儿,“你家的那死先人,我挖上几十个元的药钱,都被他吃成药了。”再到后来,父亲的病也与日加重,他好像是去过集市几回,没别的,仅为置一件他多时惦念的皮衣。我记得,他当时把皮衣气喘吁吁地抱回来的时候,连脚儿都不歇,便一屁股坐在土檐台上高兴地说,这皮衣,我是穿不破了,等泽珠上了岁数再穿,是真皮做的,不惯人。还真的,自当我父亲把这件皮衣买来之后,因病笃之沉,他再也没有去过集市一趟。天热了,跟随我的小孩在庄周围晒着太阳,还早晚要兼顾我家养的几只羊儿与耕牛,倒是年里年外的活节,苦累了我的母亲。她还一有空会攒挖三四天的野药,让我驮到集上去卖,况且家里的钱她是一分都不要。每轮到逢年过节的时候,她就把包钱的一个破手绢小心翼翼地取出,你五元,他十元的,给自己的孙子们分些。她说,她没地方使唤钱,蹴在屋里也闲出病来,不如到山里给娃们寻几个盘缠,她那小女儿可最黏人哩。
 
  便如此,我细致的母亲,用挖野药手头抠下的零钱,是那年扯的布,她自己也说不上。一直以来,她总想央人把这截布缝做两条裤子,但因为种种原因而始终未能如愿。或许,这原因我能猜到一二。她的腿脚不好,又不好意思麻烦别人。毕竟,我母亲还是一个性格很随和的人,即使活儿干得再苦再累,她也不怨不尤,也不奢望得到什么。我父亲在世的日子,她操心的是我父亲的吃饭和睡卧,我父亲走了,她心里从此也轻松下来。可看着操了一辈子闲心的老娘不能抹去的苦难,我只能默咽苦水,恨自己不是一个好儿子。尤其于这个多病并发的季节里,真的,有时我会真的好怕……我曾幻想过,也是我很小的时候。我想我以后长大了,一定能让我的母亲过上一个安适的日子,可终也事与愿违,我临耄耋之岁的母亲还是跟着她的苦命儿受罪么,还能如何?
 
  或许,这就是她的命,或者说命运弄人。尤见我还是此般的寒碜样,她心头是慌的,心心相连呀!这好,趁得暇之时,虽是串村访邻,但也总算把她梦寐以求的那个冀盼圆定。这个看似极简单的事儿,不知她竟谋念了多少时日,可我这个做儿子还蒙在鼓里,不近情理,显扫兴。她为了让我穿件合适而愿意的裤子,曾几次三番,几次三番的在那个裁缝跟前比划着我的模样,像你或者像他,才甚为适身地做出这条用心良苦的裤子。
 
  我的母亲,多少年来,陪着她没本事的儿子又濒临一个不惑之年之门槛,还是一百个不放心啊,心里还是惦记着他过得太苦,不如人家。也终于明白了,母亲的这份无私的大爱是不遗与自己点点,也永远定格在儿女的身上,但话又说回来,我们做儿女的,不知还有孰人能真真切切地为她去默忖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