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秋日的思绪 美文标题

秋日的思绪

时间:2013-11-19 23:08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小智 阅读: 发表评论

  婚期越来越近,珍瑜一个人忙里忙外,上窜下跳,事无巨细都要亲手去操办。一个周日的下午,她逛遍商场,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在街上等待过马路时,她的那个总是在外地出差的他打电话来了。不知为什么,珍瑜却不想接。手机先是振动,然后是她最喜欢的音乐声,她看看熙熙攘攘的车流、又看看来来往往的行人,突然觉得自己好累,头脑一片空白。我这是在做什么?我要到哪里去?好像很多问题集中到一起,她就像一个失忆的人。她茫然四顾,感觉自己与这个真实的世界那么格格不入,就像从天而降的外星人。珍瑜感到一阵晕眩,她就在商场前的那个小广场上坐下来,踢掉自己的高跟鞋,把那些一时想不起里面都装了些什么的包包放在自己脚边。

  她开始努力地想,她是一个普通的公务员,今年已经二十九岁了,成了大家眼中的剩女,遇见了他,彼此都没有什么不一般的感觉,但还是决定闪婚,毕竟都老大不小了。他是做销售工作的,总是一年四季到处跑,所以张罗婚事的重担只能她一人挑了。这么一想,珍瑜吓了一跳,自己真的就要结婚了?难道真的就要组建一个家庭,与一个曾经的陌生人一起生活了吗?她感到有些热,就把寄在脖子上的淡绿色丝巾扯下来,本想放进包包里,没想到却用它擦起了脸上和额头上的汗。质地柔软的丝巾掠过皮肤,用丝巾擦汗还不错,珍瑜心里说。广场边的樟树飘下几片叶子,有几片就落在那些花花绿绿的包包上面,珍瑜就觉得很伤感。

  筹办婚礼的这半个月来,都是自己与朋友、家人一起做,男友没有时间,也没有什么主见,什么都依她的,本来也不错。可是这段时间珍瑜跑这跑那,累得晕晕乎乎,做什么都是自己一个人,渐渐地就有点不高兴了,好像结婚只是她一个的事,那个人只需要到时与她一起去酒店站一站,然后举起杯子敬敬酒就行了一样。此刻,坐在广场石凳上的她更是体会到这一点。她就觉得有点冷,是啊,深秋了,深秋的凉意向她一阵阵袭来。现在她的头脑就像一台高速运转的机器,那些网上看到的,朋友说到的,亲眼目睹同事的关于婚姻不和、结婚之后成为“房奴、孩奴”、婆媳不和、小大姑子小姑子不好相处等一系列因结婚而带来的不愉快事件迅速占据了她的整个头脑,她的脑中闪现出一幕幕恐怖的画面,这些画面就像在播放质量不好的碟片,闪现出各种杂乱的图像。她觉得很热,突然光着脚站起来,双手挥舞着大声说“不、不”。广场上一些行人都回过头看着她的怪异举动,有几个人还笑了笑,她就在那些人的笑中清醒了。她把丝巾掏出来又擦了一把汗,她看了看街上,还是与刚才一样,只有川流不息的人流和车流。她苦笑了一下,拉了拉自己的衣服,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她为自己刚才这段时间的思考和行为感到不解和好笑,“我这是怎么了?”她轻轻地问了问自己,却找不到答案。

  她穿好鞋子,提起那些夸张的包包转身返回商场,她手里篡着一大把商场的发票。她一家一家走,把那些包包都退掉,把钱放进手提包中的红色钱包里。她大步走出商场,感觉自己一身轻松,把那个擦过两次汗的绿色丝巾在脖子上打了一个漂亮的结。妈妈打电话来,问她要不要回家吃晚饭。“不用了,我在外面吃。”她说完就挂了电话。她气宇昂宣地随人流穿过马路,来到不远处的一家酒店,那是这个小城最高档的酒店,她径直走进去乘电梯,那里有一个她一直想来吃自助餐的地方。她在那里呆了两个小时,吃遍了所有她想吃的东西,虽然有些东西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好吃。她满足地乘电梯下楼,走出酒店,街上已是流光溢彩,各种颜色的灯光演绎着夜晚的精彩与诱惑。她站在那里,刚想自己要去哪里时,一辆计程车缓缓驶来,停在了她前面,她迅速打开车门,钻进车里,回家去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