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不浪漫罪名 美文标题

不浪漫罪名

时间:2014-05-17 10:28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碎花and衬衫 阅读: 发表评论

  1985年冬,小村不知名。白子和白其相隔三个小时降生。一个正月二十,另一个正月二十一。

  白子,当了姐姐。

  由于村子里的人大多都姓白,所以,镇政府的辖区地图里,那块地方,便成了白家村。

  白子和白其若是论起来,往上倒三代,也是亲戚。白子叫白其的父母三叔三婶,白其叫白子的父母大伯大娘。

  农村的邻里关系是极好的,恰好,白子和白其的家也是挨着的。

  后来白子说:“如果这都不算缘分,我实在想不出其他解释了。”

  两个小孩,从小就爱玩过家家,总是弄得一身的泥土,脏兮兮地回家。

  白子妈妈,白其儿子。

  傍晚,两个孩子一起回一个家,不管谁的。总能吃到饭。当然,饭桌上,也是不老实的。不是摸摸他的头,就是捏捏他的脸。

  从来,白其是加了“被”字的那个。

  我们都在想,童年是怎样过去的。原来,是因为我们捉了那只夏天的蝉。这是一句说了无数次的话,但是,至今说来,仍然心动。

  白子白其,一起上了同一所中学。缘分,总是随着他们的,同班同学。

  一起回家,一起上学。

  大了,白子担当起了姐姐的责任。天天帮白其拿书包,带饭盒。

  早恋,是个美丽的词。如初晨的阳光,不温不火,往往把她看成了一大朵花,不知名,因为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动心。

  甜蜜,酸涩,还有说不清楚的那丝淡淡的牛奶味。

  白子,女孩,是爱把那个男孩的影子记在日记里的。

  白其,男孩,是爱把那个女孩的影子记在情书里的。

  如果曾经不是你,我又怎能拥有那段记忆。不过,记忆,始终是记忆。

  爱,是很重的,若是一个不小心,就会不堪重负,偏偏我们又不甘,不舍,然后,就累死在阳光下。

  白子分手了,哭了三天,学会了写伤感的文字。

  白其分手了,醉了三天,学会了抽呛人的烟。

  哦!好吧!缘分,又回来了。

  两个人,有默契的时候,他们不知道,别人却是看得出来的。

  白子说:“我以散淡的笔调,纪念我这同样散淡的青春。”

  白其说:“我以飘渺的烟雾,纪念我这同样飘渺的早恋。”

  相遇。

  我们总是在找着各种各样的借口和各种各样的人相遇,殊不知,等在原地的人,盼着我们回头。

  白子和白其相遇了,他们俩算是文艺青年吧,没有说话,笑了笑。然后去了他们小时候玩过家家的地方,相拥而哭。哭泣是美丽的,哭过就好了。没有到不了的天明。

  空虚是个烂透了的词,偏偏我们爱说,偏偏我们爱患。

  得病的日子里,我们想着能有一个人陪。希望他如阳光般温暖,又希望他能比自己过得还惨。

  这样,就能互相取暖了。

  白子和白其很自然的空虚了,也很自然地在一起了。

  你们能想象吗?两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在一起,却不是过家家。

  白子和白其不知道恋爱,还是在那明媚的阳光下,一起回家,一起上学。再无其他。

  说实话,这种恋爱真可怕!

  有一天我不爱你了或者有一天我爱上你了。故事,总是需要有一天作为背景的。

  有一天,白子和白其的恋爱被家里人发现了。两家人大动肝火,不允许他们再在一起。

  同时,两家人的关系,也不像当初那么好了。

  那一年,两千零一年。

  其实想来,最美好的时光便是青春的头上,我们懂少许的世故,保留大半的冲动。是的,冲动,我笃定。

  白子对家里人说:“我爱白其,不管你们的事!如果你们非要不准我们在一起,我承认,我没勇气自杀。但是,我有勇气不嫁。”

  真巧,白其也对父母说了同样的话。

  他们才知道,原来对方,早就在心里走不出去了。

  很多事情,看似麻烦,实则是我们自己的态度不够。如果稍稍坚持一两秒钟,事件,就变成事情了。

  双方父母没有办法的原谅了他们。

  那天,他们笑了,笑得很甜,如阳光般。

  接下来的事情,便是顺理成章了。中考,高考,然后去读大专。

  没有谁负了谁,没有谁误了谁。

  还是同一个学校,还是在假期里一起回家,然后,一起上学。

  最后,一起毕业,一起工作,当然,一起结婚。其实我们把婚后的日子想得那么甜蜜,只不过自欺欺人罢了。

  柴米油盐酱醋茶,哪一样又不用费神?

  白子和白其都还没做好准备,便措手不及了。

  学,只能学别人的样,又怎么能适合自己的生活?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思想永远不可能一致。于是,便产生了分歧,便产生了争吵。

  而结果,自然是不可估量但又意料之中的。

  白子和白其离婚了,理由,连他们自己都说不清楚。

  那一年,两千零一十二年。

  他们当了两年的夫妻。

  离开是痛苦的,如果不想离开,当初,就不要相聚。

  那天走的时候,白子和白其吃了最后一顿晚饭。有过一段对话。如下:

  子:“你知道吗?我到现在都是爱你的,我如此笃定。但走到今天这一步,我真的想不出为什么!”

  其:“呵呵,我又何尝不是呢?”

  子:“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过家家吗?你总是演我的儿子,我照顾着你,给你喂用泥巴做成的饭。你也是,一声妈妈喊的那么干脆。现在想起来,都觉得不好意思呢!”

  白其笑笑,没说话。

  子:“好了,饭也吃完了!那,再见吧!”白子瞄了一眼电视:“真讨厌,这么老的歌还拿出来放!”

  其:“嗯,再见,祝你幸福!”

  ……

  白其转身走了。在桌上收拾东西的白子没有听见白其的极其微弱地那声妈妈。

  ……

  “怀里情人在怨,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