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男人的心 美文标题

男人的心

时间:2018-06-22 18:23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臧洋 阅读: 发表评论

  绿萝是一个男人养的,每天有日光灯照着。我偶然在办公室发现了,一个怡人的杯子里盛着水,半杯,浅浅的,就这样放在左手边,与那绿萝整齐的排放着。
 
  男人在单位上着班,每天做的事只有三样,打水,上班,下班。一张办公桌,三件事,够他待上一整天。
 
  男人三十岁左右,不高,不胖,长相标志,带着笑,眼睛里满是神气。看得人心生暖意。天极冷,他却披着件酒红色的风衣。“你冷吗?”我问他,他笑笑,“出办公室,我就换上羽绒服。”
 
  我是去看年终演出的,他本打算做做事,好有个交代。显然,他现在不能待在办公室了,他要去拍照,领导的话推辞不了。
 
  我穿着羽绒服,冒着热汗,坐在演播厅里,向前一瞥,还是酒红色的风衣,抓着相机,努力的在拍。我看了多久,他就拍了多久。演出完,一群人挤着出来,我到办公室歇下来,他还没来。
 
  我喝着热水,倚在沙发上,他终于来了,风尘仆仆的样子。我偷偷瞅瞅他,次数多了,显示屏旁的眼睛,也看看我。就这样过了十分钟。我起身,慢慢向前挪,快到他身边时,他拉开身边的椅子,一把抱开码好的衣服,“坐吧”,他轻轻的说。我谢了谢,坐下。他边做事,边和我说,“本来想着下午做做事,晚上早点回家,结果领导打电话,事没做完,只好加班了。”语气很平静,仿佛这一切与他无关。“我明天要回家,不然后天没车了。”他看了我一眼,喃喃的说。当下已是腊月二十七,今年二十九就过年了。我暗暗的想,这该是多么无奈啊。他讲着一口普通话,是外地人吧。我问他:“你是哪里人?”“山东人,日照,你熟悉吗?很多人没听说过。”他很爽朗的回答。“上初中时,做了许多物理题,都是日照的。”我告诉他,他看了看我,笑了,一口小米牙露出来。“等东台开通了高铁,我就可以晚上回家了,就方便了。”言语间竟有些欣喜。过了些时候,他看看时间,“6:30了,我下去吃饭了,吃完饭上来继续干,争取8:30能回家。”他很熟练的换上了羽绒服,“我下去吃饭了。你们早点回去。”说完,就走了。我收拾好就回家了,竟有点希望能再见到他。
 
  再见到他时,已是半年后一个周末。因工作调动,他要下乡了。我找了个理由要去玩玩。我在办公室坐了一个上午,他没来,我有些失望。他的办公桌上,绿萝依旧很茂盛,旁边还有一株枯了的植物,像仙人掌?我发个微信问他,他很快回了,是芦荟,死了。我回家吃了个午饭,以为他不会来了,很沮丧的样子,午觉也没睡着。下午,我又去了办公室,他的桌上多了一只收纳箱,材料码的整整齐齐的,连衣服也叠的好好的。他就准备这样走了,也不和我道别。我有些失望,他中午来收拾好了,是不想看见我吧。
 
  下午四点的光景,他出现在了办公室门口。起初,只听见钥匙啪嗒啪嗒的声音,由远到近,后来这声音停止了,我料到是有人来了,抬起头,竟是他。微笑着,露着一口小米牙,静静的站在门边,十秒后,他进来了。
 
  我很意外。
 
  很自在的谈笑风生,很好听的声音,很大方的他。他走过来,弯下腰,看看我。我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忽然笑了。“今天我休息啊。”我对他说。“那明天呢?”他又问。“明天也休息。”我很开心的说。他在办公室待了一会儿,起身先走了。
 
  “你什么时候结婚呢?”我在微信里问他。“快了,今年就结婚。”他总是这么答我。“到时候请你,你爸爸一起来参加我的婚礼。”他老这么说。我淡淡的笑了笑,这样的人不结婚,该多少年少的姑娘惦记着。
 
  这是怎样的一颗男人的心啊,我独自想,谁得到他,将是哪样的幸福啊!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王村琐记 下一篇:风雨飘摇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