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梦笔生花(上) 美文标题

梦笔生花(上)

时间:2017-08-09 23:08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马永春 阅读: 发表评论

  我有一个梦,就是想拥要有一支马良的神笔,写下自己成长的点滴小故事,还有行走过的万里河山的感受。当有一天年老时,行动不便走动就翻阅那些小小的记忆。在安徽黄山,当我看见那株孤独的松树,长在笔峰的山顶,啊,那就是著名的梦笔生花。原来遥不可及的今天就展现在眼前。是啊,我所拥有的一双阅读风景的双眸和一颗思考感恩的心是马良所没有的。

  1987年,是我们脱产3年大专学习毕业了。在最后的一个暑假。我和同学王寅两人去黄山自助游。那是最想看到的是:黄山的迎客松和梦笔生花。早上从平湖到杭州转车到安徽黄山大门,天已经暗了,虽然路上在经过浙皖交界的昱岭关为其山势峻险感叹,也被车过歙县江边的徽派淡雅风情所吸引。但黄山大门处的黄山松最吸引我,它们和迎客松一样,枝叶向一方伸展,高大笔直,满山遍野,一片一片,甚是壮观。

  就近在农家吃饭住宿。第二天,起早赶上第一班车去黄山脚下的温泉。“大好河山”4个大字很远就看见了,好像是欢迎我们的到来。近看是越南人民的领袖胡志明的题词,在当时中越摩擦的时期,感到是无比的无语,毕竟是昔日的兄弟啊。

  黄山的前山上去行走不远,就到了三岔路口,一条是去直接去玉屏楼的,而另一条是登天都峰后再到玉屏楼的,在路上的小贩的鼓动下买了一件薄薄的雨衣,原因是为了对付黄山多变的气候。沿着台阶向上攀登,渐渐的有些气喘吁吁,太阳当空照着,晒在身上感到热气腾腾的,正在懊恼购买了添重的雨衣时,山路在前面转弯,太阳躲到了云层的后面,接着开始下雨,我们穿上了雨衣,雨丝越来越猛,而后,随着山路台阶的增高,雨没有了,四周全是白茫茫的雾,继续登高,快要到山顶的时候,看见太阳出来了,金灿灿,而我们的脚下,是一片白色的云海。我顿时恍然大悟,原来天上的白云和地上的雾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只不过是分布在地球外层的不同空间。

  天都峰顶,我们和大家一样,在笑看云海,学着伟人指点江山。拍照留念,留下青春的身影,留下自豪的微笑,更留下这段朋友之情。

  下坡向玉屏楼去,真正的考验来了,那就是鲫鱼背脊。鲫鱼背的两边是万丈悬崖,背上有石阶,石阶到两边有两条铁锁链,铁锁链上全是锈迹斑斑的同心锁,是那些愿望永结同心的情侣留下的,望着两边的深谷,站着走是不行的,只有趴着走,眼睛盯着前边,小心翼翼的向前挪动,也许确实比蜗牛也快不了多少。但是却是最惊险刺激的几分钟,屏住呼吸咬咬牙就过去了。这次过鲫鱼背的经历,我想以后碰到任何困难事,只要有决心,任何困难的事都会迎刃而解。

  下了鲫鱼背,对面的山峰顶上有一座古色古香的建筑,那就是玉屏楼。向下有一条蜿蜒的石阶,在山脚和我们下山的石阶汇合。看见前面有人指着前面石阶上部的一颗松树说:“看,那是迎客松”。远远的望去,那曾经在新闻电影中出现无数次的迎客松正张开胳膊欢迎我们的到来。

  而后是下山又上山,在迎客松下,和它近距离的合影。直到玉屏楼去就餐住宿。在一天中经历了不同的气候,我开始有些发烧,同学王寅就去登记住宿,并打来了热开水,吃了药,慢慢的感觉到出汗了,而后就在这大厅里和游客一起通铺就寝。白天的劳累使得晚上的睡眠特别沉,那种感受是多么自然,香甜。现在有时失眠时,我就会想起那晚,为什么会睡得这么沉,以至于错过了最美的时景。就是看看在银色月光照耀下,和那祥和安静的玉屏楼偕同青葱翠拔的迎客松说些俏俏话。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同学不是同学 下一篇:梦笔生花(下)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