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母 亲 的 粽 子 美文标题

母 亲 的 粽 子

时间:2017-08-02 23:05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张锦梁 阅读: 发表评论

  今日端午。

  早几日,宠英就询问我,端午节就要到了,要不要裹几只粽子。她也确实准备裹粽子了。上次回乍浦买了粽衣。回杭后又去买了糯米。但我劝她不要裹了。上几年每年端午都裏粽子。但自己吃不了多少。除了送给那些小姐妹外,剩了很多。丢在冰箱里就不理它了,到年底清理冰箱时又把它淸理掉。

  更重要的原由,我没说出来:所谓每逢佳日倍思亲。每当我看到有人在裹粽子,我的脑海中就会浮现出母亲裹粽子忙活的样子---母亲裹的粽子,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粽子。

  全家人都喜欢母亲裏的肉粽。据说这粽子里面的肉,特別鲜,吃到嘴里,入囗即化;粽子里的糯饭,特別的香。母亲裹的粽子,名声在外。她的那些个老弟兄、小姐妹,每逢端午,都要她裹这肉粽。她也乐此不疲,裹了上百只肉粽,东家八只、西家六只,到后来所剩无几---这时的母亲,赠人粽子,手留余香,别提有多高兴了。

  没有理由,我不喜欢吃肉粽---那个平湖的“名中医”曹默基,一边品味着我母亲裹的肉粽,一边指着我说“你这个猪头三”!

  可我母亲知道我喜欢吃赤豆粽,每次裹粽子总是特地为我裹这赤豆粽。说也奇怪,我不喜肉粽,但母亲却把赤豆粽与肉粽放在一块著。于是,这赤豆粽除了又香又粽,还夹着一种难以名状的特殊味道。几十年来,我熟识了这个味道,喜欢上了这个味道---这是母亲六十几年间给我养成的!

  如今。母亲已离我而去,我再也吃不到她给我裹的赤豆粽,今天早上,宠英特地给我热了一只赤豆棕。尽管这赤豆勾起了我的相思,但却再也不能尝到我母亲给我煮的赤豆粽那特有的味道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珍藏 下一篇:杭州一日(二)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