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八月桂花香 美文标题

八月桂花香

时间:2017-07-02 21:03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许莎 阅读: 发表评论

  教学楼下的桂花又开得满树都是,密密匝匝的,坐在教室里的我用力猛嗅沁人心脾的香气。原以为中秋过后这桂花的香味今年便不再有机会闻到,哪曾想国庆假的最后一天还给了我小惊喜。上回还在为桂花的凋谢而暗自神伤。

  我家茅屋的后头原来是有棵树头不小的桂花树的。我对它的印象恐怕是从八岁时起,八到十岁的几年里,从未有幸闻得那桂花的香味,只是每年见过它茂盛的叶子间挂着跟花生米大小的小果果儿,当时只是很奇怪它为什么不开花只结果?除了我家的这棵,别处的桂花好像都会开出醉人的桂花。奇怪的同时还对它心存不满。小时候就巴望着我家有好多花,开满整个院子,一年四季都有花赏。

  我读四年级的那个盛夏天,来了几个到处买树的生意人,就这样,我家那棵中看的长得还标致的桂花树就被他们看上了。他们跟我父母站在塔子里,议着价,“一百块太少了,再加点,我看两百还差不多。你要有心,就买了作数”父亲说。有个领头的开口了,“这树只值一张毛老头儿,值不了两百,你就让下价,卖给我们算了,这树长着也没什么作用不是。”一群人就在大伯家的香樟树下讨价还价。爷爷闻声从大伯家二楼气急败坏的冲下楼站在他们面前,“不卖,不准卖,哪个都不许卖!”七十好几的爷爷奋力吼出来。父亲说:“这不是你喊不卖就不卖的,你说这树不卖长这儿搞什么,吃又吃不得的东西。”开始站一旁没说话的母亲开腔道:“反正也没用,卖了给山儿当伙食费也好。山儿这个月的伙食费不够。”山儿是我哥,我哥当时读高一,高中花费远远高出小学、初中,这是谁都知道的事实。记忆中,十几年前的钱,才真叫钱。一百块对于农村里人来说,算大票子,是一笔钱呢。一百可以买不少东西了。爷爷驳斥说:“这点钱你就没得了,硬要把树卖了交伙食费!树卖了,以后得伙食费从此就不愁了的?哪里找不得那一百块钱!”爷爷一直都很疼爱我这个哥,可至今未想明白当初是什么执念让我爷爷死活不答应卖桂树的。我爸跟爷爷理论了好久,好说歹说,都没说服爷爷。后来,那棵不知在我家土地上生长了究竟多少年的桂花树去了哪里了?一百块钱就是它的价值。好一阵子,不见爷爷跟父亲说话。

  转眼,十多年过去了,爷爷也去世十多年了,那棵桂花树不知现在开花了没?不知移植后的它还活得好否?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在雨中漫步 下一篇:在远方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