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杭州湾纪行 美文标题

杭州湾纪行

时间:2017-05-07 20:18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应潘 阅读: 发表评论

  2011年11月,接总部通知去浙江萧山参加培训。本来由区域总监沈总带队的,他来电话说有事儿去不了,要我代他招呼区域团队前往。这很简单——大家从各自所在地向萧山出发就是了。我们区域辖两省九市,和我一同上车的还有客服部主任柱子。一个多小时后,另一城市的小毛、雪艳上车了,成了我们的邻座。其他人一路靠电话联系。

  下了车,看见杭州火车站出站口那高举着的接站牌,等候多时的萧山同仁迎了上来。会议中心也来电话问到哪里了。我们说不要等,晚餐自己解决。告别萧山同仁后,我们去了西湖。

  天气阴翳,飘着似有似无的小雨。我们漫步西湖,从迷迷蒙蒙的薄雾中读苏堤绿意、观曲院残荷、看雷峰塔影,在断桥上听久远的故事。西湖的美无处不在,是用心能感受的到的。

  清河坊的夜喧嚣而温暖。茶楼、药铺、丝绸、食品、古玩……。人来人往的夜街被高悬的灯笼、迷离的灯光、琳琅满目的商品、还有飘飘渺渺的乐声烘托的热闹非凡。

  萧山培训议程安排的很满,又是封闭式管理,没有喘息的时间。洛阳同事阿超悄悄吹起了集结号:“去普陀山吗?”

  “不去!”我想都没有想地回答。

  第二天又来游说了:“去吧,我们几个都想去呢!”

  “不去”。又一想,培训结束之后就是周末,何不利用这个时间走一趟?就说:“好吧,去!”

  然而来之前就买好了返程车票,怎么办?那几个人和我一样,同样手上攥着返程车票。

  “能改签就改签,不能改签就作废。”我说。话一出口,大家一致赞同。半夜了几个人溜出宾馆去萧山火车站。售票大厅里灯火通明,却是出奇的安静。业务办理流程特别简洁,我们很快办好了火车改签手续。高兴之余抓起笔,在意见薄上落下那些张牙舞爪的字,大肆表扬车站工作人员。

  在宾馆里被严严实实关了三天,和来自全国各地的百余名同仁打成一片,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很亲。培训期间,我们几个一方面啃着书本备战考试,一方面悄悄做着出行前的各项准备。会期一结束,柱子、小毛他们踏上归程,我们几个则直奔普陀山。

  普陀山,海天佛国。烟雾缭绕,香客云集。我们有了几分虔诚,学着别人的样子左手点香,双手合十,祈求福祉。

  天边有一抹斜阳,黄昏下的大海波澜壮阔、潮汐涌动,以不可阻挡之势震撼着我们。站在海岸,看着一排一排的浪裹夹着轰鸣的涛声以气吞山河之势扑面而来,刚才还离我们几十米远的海水瞬间已经冲到了脚底。

  阿超的一位大学同学知道他到舟山群岛了,邀他去宁波市。阿超邀我们一同前往。我们玩兴正浓,去宁波有何不可?大家又一拍即合:去。

  于是晕晕乎乎登上长途大巴,又迷迷糊糊睡了一个多小时,睁开眼睛一看,已经到达宁波东站,阿超的同学已安排人在这里等候了。我们被接到中兴路的开元名都大酒店,晚上又坐到宁波北仑区一家餐厅里。阿超的同学海达带着一脸的书卷气,以南方人特有的热情早已等候在此。饭桌上,一杯杯红酒下肚,品大闸蟹、吃大龙虾……一道道极具特色的海鲜让我们大快朵颐。

  话题多了起来,才知道阿超和海达,以及两位的夫人都是大学同窗。“我们那时的成功率蛮高”,海达说。又说起当年参加大学学生会干部竞选,当时总共说了十句话,好多人还没听明白,他就稀里糊涂地从演讲台上走了下来。即便这样居然也当选了。海达说自己骨子里有着做企业的潜质,却拿着政府的俸禄,这对他来说是有着缺憾的。

  晚宴散了后,醉醺醺的海达又嚷嚷着请大家去附近吃宵夜。我年长他们一些,说话大家还听,安排等候在此的两辆车一辆送海达回家,一辆送我们回宾馆。

  这边阿超已经醉成了一滩烂泥,我们费劲地搀扶着,这时一个男子跑过来架起阿超问:“住哪个房间?”我们以为是工作人员,赶紧道谢。男子笑了:“我也是阿超的大学同学,刚才海达给我打电话了。”继华对我耳语:阿超和他的同学们都属于同一类型,书生气太浓。

  醉意朦胧的阿超已经没有了任何判断力,被我们连哄带骗的劝回房间。好不容易扶到床上,还没有喘口气,他却骨碌地滚到了地上。我们正愣神的时候,他居然摇摇晃晃的自己站了起来,嘴里直嘟哝着要去K歌,嚷嚷着:“谁醉了,我清醒着呢”。气得我们够呛,看着他折腾。

  这形象确实挺狼狈的,面对阿超的同学,我们有点尴尬,讪讪地说:“您回吧,等他酒醒给您打电话。”

  我们帮阿超摘下眼镜、脱下鞋。接着把两张床拼到一块,这样任他去滚。还是不放心,累得坐在那里。等他睡沉,打起了鼾声,我们才撤出来。

  第二天早餐,我们各吃各的饭,都不提昨晚醉酒的事。

  阿超说:“我准备辞职了。”

  我问:“受刺激了?和海达他们比?”

  “早就有这个打算的。”

  以为阿超也只是说说,在一种环境下,心情受到影响,说什么想什么都不为过。

  又有人建议:“咱们去海宁吧,那里有全国最大的皮货市场呢。”大家一致拥戴。海达知道我们的这个计划,安排司机送我们前往。

  到了海宁,能用的时间只有两个小时,我们于是明确要求不论是否满足了购物要求,两个小时后必须离开,火车不等人,耽误时间责任自负。

  进到这偌大的中国皮革商城,看的眼花缭乱。有人说一般情况下拦腰砍价。到了皮革商城,你要从脚底下砍价。照这个提示,我们张嘴就胡乱砍,气得那些个老板恨不得我们赶快滚蛋。两个小时后,几个人提着大包小包集合。海达的司机猛踩油门,一路狂奔,终于在火车启动前十分钟将我们送达杭州火车站。

  作为发起者和组织者,阿超让我们的杭州湾之行变得匆忙而丰富。

  2012年2月下旬,我去洛阳参加一个会议。招待晚宴上,阿超远远的过来和我碰杯。我老生常谈的叫他少喝点,他悄声说自己有事要先离开。转身又对他的同事介绍说:“这是潘姐,帮我照顾好。”

  我后来才知道他已经向单位递交了辞呈,是去赶南下的火车。他当时不明说,是不想惊扰大家。

  再后来,沈总发来邮件说辞职了,感谢这些年来给予的工作支持。之后是另一个城市的继华,因为和领导闹翻,被调整了岗位。雪艳、小毛也都跳槽。柱子到另一个部门任职去了。

  作者简介:应潘(本名潘保华),女,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时光倒流 下一篇:母亲母亲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