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福贵 美文标题

福贵

时间:2017-04-07 20:56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人俏西楼 阅读: 发表评论

  福贵

  作者:人俏西楼

  又一次看见福贵,花白的头发瑟瑟在料峭的东风里,双手揣着袖口,看样子又是在等待某个钟点的公车吧。

  福贵住我家邻村,如今算起来大概有七十左右的光景了,平日里卖些针头线脑,小孩子家喜欢的零碎玩意。他那憨憨的神情,微微驼着的脊背,似乎打一记事起对他就很熟络了。

  大约是十多年前吧,那时,我家门市在镇上的一个路口,人来人往的,在那儿等车打车倒很方便。福贵经常去外地批发小杂货回来零售,自然在门口等车是常有的事,时间长了,进来喝口热水吃嘴便饭也算平常。他总是那么憨憨的,不多说话。多少年来看着他感觉平淡却也亲切。

  有一年深秋,天已经擦黑,收秋季节生意冷清。就在我打算关门的当口,门前停下一辆农用车,福贵从车上下来,说是要买一些修门楣的材料,记得农用车司机(也是熟人)还开玩笑:老婆也不找,一个人修啥门楼里!福贵也不搭腔,只是跟我计算着所用的材料。一切就绪他们离开得时候,夜幕已厚重的拉了下来。我打开柜子,顺手把福贵结算的钱放进抽屉。

  第二天一大早,孩子他爸进货回来,在给货车付运费取钱时突然冲着我说:咋这里有两张假钱?我嘴里说着不可能哇,忙走到他近前去看。孩子他爸把两张钱递到我眼前说:这钱假的枯了,你啥时候收的?也不看好?这时候我看清楚了,那钱呀假的可怜!我看着抽屉,不由得打了个寒颤,福贵给我的四张大钞(不算零钱),都在孩爸手里攥着,其它的都整齐地码在一边……

  去往福贵家的路上,我一直在纠结着:福贵是不是不认得假钞?如果不是这样子,他定然不会拿假钱来给我呀。回想起收他钱的时候,我看着他点出这四张钞票,确实当时我是顺手就放进抽屉了,连去感觉一下钱的真假都没有。

  在福贵家村口,我让出租车等在那里,一路问寻着来到他家的门上。大门脚手架上正站着一个匠人,福贵拿着一把铁锹在拌混凝土,听见脚步声,扭头看见了我,随手把铁锹靠在门旁,便一声不吭朝屋里走去,我跟在他身后,顺便向匠人打了个招呼。

  进得屋内,福贵径自走到一架旧式的立柜前,打开柜门从里面搬出一个大包裹,伸手在包裹底层抽出一叠钞票,掂了掂然后头都没抬,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冲着我说:这都是假的!白露会上我进了一批仿皮坎肩,被一群年轻人哄抢了……给了你两张,还有这么多里!说完他转身从柜里又拿出来一个皮夹子,抽出两张递给我说:这是真的!

  我把两张攥得发潮的假钞放回他手上,他展开捋平整齐的夹进那叠假钞里,重新放回包裹底层。自此再没说一句话,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走出他家大门的时候,匠人蹲在脚手架上抽着烟,福贵没有送出来,他在把包裹收回立柜里吧!我冲着匠人点点头,整个人感觉很麻木,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稀里糊涂走出福贵家那条幽深的老巷的!

  之后,几乎看不见福贵到路口等车了。偶尔看见,或是正上外地的客车,或是提着沉沉的货物下车,都是远远的,也再没进来喝口水,歇个脚……

  那天,再次看见福贵,在料峭的东风里,我跟他说话,他只那样低了头应了一声,声音含糊且苍老。

  作者,人俏西楼,原名郑彦芳,女,山西省和顺县人。热爱文学。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