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东方爱情的安魂曲 美文标题

东方爱情的安魂曲

时间:2013-07-08 21:48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admin 阅读: 发表评论

 
 一
  
  在音乐史中小提琴《梁祝》被归结到现在音乐里,而我以为它是古典音乐的终结,或者说它是东方爱情的安魂曲。
  
  从古典音乐里延续出的《梁祝》是为小提琴量身订做的,虽然它被各种乐器演绎着,但是小提琴的演奏一直被人人们奉为正宗。我聆听过一些乐器的演奏效果,比较之下小提琴与二胡的演奏效果要胜出其他乐器,但是二者相较我偏爱二胡的演奏。二胡被誉为“东方的小提琴”,我常为之忿忿不平,为什么,我们自己的民族乐器要靠西洋乐器的名字来提升自己的声望,并且还有什么“东方的萨克斯”——葫芦丝。当然,这是话外题。言归正传,小提琴和二胡两者的音色有相近之处,但是也有很大得区别。在《梁祝》的演奏过程中,二胡的音色比小提琴的音色更加纯粹,更能表现这幕民族故事的悲剧美。
  
  人们常说,美是没有国界,音乐是相通的。但是,我以为每个民族的审美观点不同,从而形成情态各异的美学见解。《梁祝》取材于中国的民间传说,以故事而言它是东方传统的才子佳人式,这个传说从单调的故事到丰满的传奇其中夹杂了本民族特有的审美观点,符合东方民族的民族接受心理。所以说,它首先感动的是东方民族,而后才外延到世界。我以为,作曲者在改编曲子的时候肯定先先入为主的受故事诞生地的美学观点的影响,其次再寻求人民心理的普及性。
  
  《梁祝》首先是一部民族音乐,其次是一部世界音乐,或者说,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一部民族音乐,我认为只有它和自己的民族乐器完整的结合,才能称得上珠联璧合,并且才能把其中的精义表显得尽善尽美。在聆听二胡独奏的《梁祝》后,那种深入骨髓的美一次次打动我,那种感动不是小提琴的演奏所能表现的,那是文化音乐所带的灵魂震撼和共鸣。
  
  《梁祝》改编后应该是有四个乐章,但是一般的我们最熟悉的是最后一个乐章《化蝶》。此乐章,在故事中表现为,梁山伯已经死亡被葬,祝英台被马家迎娶,在半途中迎娶祝英台的花轿经过梁山伯的坟地,祝英台跳下花轿,奔向梁山伯的坟地,突然梁山伯的坟裂开,祝英台跳入坟中,坟合而为一。后来化成两只色彩斑斓的蝴蝶,双双飞舞于山野花海里。这个乐章从本质上讲,它是外层洋溢着东方式的浪漫,可是内里却涌动着苍茫的悲凉。《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最后这样的结尾,可以说是纯东方式中国化的。中国的故事不同于西方,西方的悲剧往往是那种“西风残照,汉家陵阙”,以一种绝望的态度把悲剧推向绝对化,让那种绝对的悲剧冲击观赏者的内心,象《罗密欧和朱莉叶》、《麦克白》,还有莫里哀等等人的作品基本都是如此,他们承载着古希腊的悲剧哲学,东方的悲剧却不是如此。在东方悲剧中它不让人陷入绝对的无望,它给人一种信心,让人相信美好会存在的。基本上每个舞台剧悲剧里面也是正义战胜邪恶,以此来平息人们内心对圆满的渴望,并且通过最后喜剧变奏来完成“哀而不伤”的美学观点。所以东方的悲剧它合着本民族的心态,纵是绝对话的悲剧也要留一个喜剧的小尾巴,譬如:《窦娥冤》、《白蛇传》、《牛郎织女》,就是中国白话小说的登峰造极之作《红楼梦》,高鹗在续写的时候也最后留了一个“兰桂齐芳”的结局来满足中国人的心理需求与安慰。所以在音乐《梁祝》的编曲过程中是必要受东方美学的影响,在最后化蝶部分它几即要表现出温柔的浪漫气息,还要表现出那种悲剧应有的发自内在的荒凉与沉重。
  
  当我们听小提琴演奏《梁祝》时,在化蝶部分,整个曲子轻柔、温馨、轻盈飘逸,充满了浪漫气息。表达了,梁山伯、祝英台两人化为蝴蝶,双双花间欢娱自由飞舞,永不分离。在这里小提琴的主旋律,用其华丽的音色散发出忧伤缠绵的曲调,但是我认为失去了故事里在最后所表达的质朴与沉重。我认为,二胡的演奏完全避免了这些不足。《梁祝》作为一幕悲剧,应该说它的希望是建立在荒凉之上的。也就是说,人们在领略希望还在人间的时候,只是缓解悲剧带来的急遽地悲剧冲击,但沉重依旧是曲子骨子里的。这种沉重是爱与恨和自由与社会压制的冲击对抗,也是告诉人们打破那社会的压抑,希望永在。而他们在此并非是种人生的圆满,他们自我的悲剧在昭示希望,而非化蝶是他们的胜利,反而化蝶应该说是他们的沉重悲剧的高潮。二胡的演奏把这种矛盾表现的很好,它宛如二重奏,上面是胡蝶双双飞春光无限,下面是有情人不能眷属的悲凉。又如一幅油画上面色彩斑斓,底色灰暗沉重。所有的缠绵都是为了印证悲剧黑色的实质,而黑暗里的亮色是对黑暗压制的冲击与讽刺。
  
  二
  
  有人说,在爱情中死去的女子比战场上战死的男人还要多;还有人说,爱情战场上死去男人的男人丝毫不次于女子,只是男人羞于承认罢了。在我认为中,爱情场上男人要懦于女子,爱情中的女人比男人要勇敢的多。
  
  中国爱情的历史,从正史上当轳的卓文君、夜奔的红拂到苦守寒窑的王宝钏,从民间传说中的织女、白娘子、七仙女,从戏曲里面的杜丽娘、莺莺,甚至持青楼为生的杜十娘、苏三、柳如是,她们一个个在历史的舞台上峥嵘,她们光辉不止是巾帼不让须眉,而是巾帼盖过须眉,让那一个个对应的男子汗颜。男人在这些女性面前是懦弱的,他们有心偷香窃玉,可是一旦让他们承担的时候他们往往落荒而逃,如果不是那些女性,我怀疑中国的文化史上能不能出现完美的爱情是难以预料的。当司马相如用《凤求凰》的曲子挑逗新寡的文君后,文君来投奔司马相如是寒若惊蝉;白娘子化为人形后嫁于许仙,他却惊怕的逃到寺庙里;最可恨的是杜十娘看上的那个男人,竟为钱把十娘卖与他人,可恨可恼!
  
  我坐在江舟之上曾经想,为什么中国的爱情故事大部分是美女与书生,而西方的爱情故事往往是美女与骑士?难道仅仅是农耕文明与海洋文明的差别?中国的文明中书生从来都是崇尚空谈的,儒家的教条是:“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儒生大部分是口头的英雄,行动的银枪蜡头。天下的女子也是怪,她们崇信这些口头英雄,她们的耳朵是通着心的,耳朵软了,心也就软了。男人的甜言蜜语是女人想飞的翅膀。偏偏这些男人是最会说让女人动心的话的,他们让女人的浪漫产生美妙的浮想联翩,让这些女人们去努力拼搏斗争,胜了他们把胜利果实平分,失败了女人承受,而他们可以拍拍屁股继续去完成他们的功成名就梦。

共3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