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来世之放纵青春 美文标题

来世之放纵青春

时间:2013-06-27 18:00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admin 阅读: 发表评论

  【一】两种孤独,两种思绪
   2006年,大学毕业以后,我重又揣着满怀的理想回到了当初以为再也不用归复的故乡。一年后,我被分进了当地的“采油厂”,成了一名根植在一线的采油工,从此,能挡住天的大山是我眼睛里所有的世界,春绿、夏浓、秋枯、冬白。维护抽油机、紧螺丝、爬三米高的大罐、除草、夯墙成了我工作的全部。
   回想那个以彷徨度日的三年里,面对重重大山的压抑,我似乎一点文字的灵感都没有,抽油机转动翅膀的声音虽然不停的枯燥的响着,而整个山谷却显得更寂静了,静的使我感到害怕,感到无助。
   特别是当漆黑的夜降临在我的眼睑内的时候,每缕吹过的风都使我毛骨悚然。翻着一本本诗集想找些美丽的诗句来驱除我内心的恐慌,哪怕让伤感充盈充盈我空洞的心扉,让轻灵的文字陪陪我的寂寥和无奈,只是,面前摊开的稿纸上,我写不出一个标点符号来。
   我不晓除了恐惧和孤独外,我是否将懒惰也揽在怀里了,一提起笔,就会头痛,痛的像是在抽取我的每一丝精华。懒惰会使人变的愚笨和庸俗,而此刻我的细胞里也似乎残留了这些不良分子在捣乱,使我越来越沉郁,越来越堕落。
   我走出大山的梦想再一次破灭了。过起了一个青壮男人该过的劳苦日子,背起了铁锹,抡起了大锤,全身油污,满嘴粗语,和书本绝缘,和淑女也绝缘,因为我要自立,要自强,就必须忘了自己是个女人,是个柔弱的女人。从此,一座山,一个人,一把斧头就过夜的日子是我最初的青涩生活
   生活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全然不是你想的那般困境难出,凡事都有其两面性,所以,在那三年的艰苦工作中,在那三年的狭隘大山里,练就了一个坚强,勇敢而自立自强的我,也强化了我想改变命运的思想,所以,我改变了当初的生活,改变了艰苦的工作。
   而今,在这块异乡的土地上,我用自己的努力打拼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成了“桃李芬芳”的播种者,自豪着,也辛苦着。
   是啊,我终于成功逃脱了,我逃离了故乡的那座座隔离我梦想的大山,逃离了安静的孤独和空洞的寂寥;我从粗俗的乡野泼妇蜕变成了温婉尔雅的女人;我舍弃了满身油污的工衣工帽,穿起了袅娜多姿的旗袍,踏着优雅的步伐,含着笑,融入了这灯红酒绿的大城市;在霓虹灯闪烁的五彩夜晚,我回归了我当初扇动着翅膀的梦想,找到了我今生的归宿,于“三尺威严”之上,用粉笔的身躯炫耀着我的奉献。
   只是,才发觉,还是一个人,没有熟悉的朋友,没有曾经一起嘻嘻哈哈说着粗话的青梅伙伴,也没有了当年陪伴我散步的同窗姊妹。我抛弃了曾经依赖着我活存的,那一份该被定义为虚荣的“孤独”,而今却背起了另一份仍然被称作心灵“孤独”的行囊,穿行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和每一个陌生的人擦肩而过,再也没有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我,一如前往的孤独着,寂寞着,无奈着。
   一个人,一间房,一张床,丈夫比银河遥远;
   一把台灯,三尺素帘,从此,我与近在咫尺的喧嚣隔绝;
   一杯酒,醉了,无人管,一本诗卷,哭了,也无人喜欢;
   一首歌,听到深夜,无人呵责,亦无人关乎。
   回首来时路,我从一种寂静的孤独走向了另一种喧嚣的孤独。
   非要给两种孤独做一次比较的话,前者如一盆清澈的心灵之水,将我心底曾经如潮涌般的幻想都洗涤干净了,包括虚荣,所以,我开始不自在起来,我需要找到它,因为这便是人性。而后者则是喧嚣中那种孤立于尖刀上端的孤独,是心的寂寥,是一种会疼痛的孤独,抑或说它是一种代价——人性的代价。
   孤独,是无以触摸的,自会来,也自会去,一如昼与夜,由不得你的欢喜忧愁而随意更相替换。我也没有脱俗的智慧,去抉择矛与盾。就如飞蛾扑火的执着,我亦是那只奔着“理想”这团熊熊烈火而来的,又何来这许多的顾虑,又何言这许多的感慨。
   参天古树,是时代的孤独,是年轮的孤独,但也承载着一代人的智慧或者某一个故事;
   鲜艳红梅,在花的世界里,是孤独的,但也是绝美的。
   需要成长,就必须承受风雨之中的孤独。
   孤独,有的时候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孤帆一片日边来”的空旷,“无言独上西楼,月似钩”的凄美,“更深人去寂静,但照壁、孤灯相映。酒已都醒,如何消夜永?”的灵韵无奈。
   孤独,有的时候是一味独到的解药。因为孤独了,才想有所拥有,孤独了,才有所希冀;孤独了,才有所盼望,孤独了,才有所思念;孤独了,才有所爱,孤独了,才有所寻觅。
   
   【二】因为孤独,所以寻觅
   因为孤独,所以寻觅,依然在三年前在大山里,我于孤独的海洋里歇斯底里的寻觅,渴望寻觅一叶能载起我梦想的小舟,即便是一把开启灵魂的钥匙。
   偶的一日,无意间看到了弟弟留在笔记本上的一句话,顿时让我思海荡漾。
   ——如果真的有来世的话,我宁愿投胎于女性,在属于自己的青春年华,放纵一切自己的梦幻。
   就那么一瞬,我仿佛在来生璀璨的人生大道上看见了我飘游而过的身影,到处是五彩缤纷,到处是鸟语花香。
   来生,我以一个倾城的身影立于竹林深处,舞剑,聆听鸟鸣,吟诗,煮酒,和相爱的人共话人生。
   弟弟用几个平素的文字为我建造了一座魔幻之城,我忘了大山给予我的压抑,我忘了山谷的风带给我的寂寥,忘了我还拥有一份不体面的工作。我在这座幻世之城里浮想联翩,我在禁锢的思维中得到了解放——
  甚至是灵魂的解放。
   仍然记得那夜的月光,宛如绸缎一般洒在那个浓绿的山谷,透过窗子,铺满屋子一片银色。我于柔和的月光下,欣赏着出自弟弟之手的那段娟秀的文字。从这些看似简单的字眼中,我似乎感触到了弟弟对于美好青春的向往,以及隐于其间的青春感伤。
   是啊,在大多数的男人心中,女孩如幻梦,像诗歌般妖娆,像牡丹一般媚人,更像玫瑰般销魂。在男人的心里,女孩是青春的代名词,也是幸福的欲望,可以任意放纵自己的青春年华,轰轰烈烈,完完全全。可又有谁曾看得见女孩迷离双眼背后抽搐的双肩,又有谁曾读懂女孩心里那些泪水汪洋的字眼儿,又是谁曾为女孩被沦为欲望的工具而悲哀的叹息一声呢?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