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高公街 美文标题

高公街

时间:2018-12-24 12:43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马建国 阅读: 发表评论

  我走过无数条街,而汉阳晴川的高公街是众多难以忘怀中的一条。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二十二岁的我来江城武汉求学,桂子山三年毕业,过江来到汉阳,客居芳草萋萋的晴川。那时的晴川地界上,高楼甚少,惟晴川饭店;而汉阳最为繁华之地是钟家村,自钟家村往东到长江边,左拐往北直行穿过大桥桥洞,进入洗马长街,继续前行,走过古色古香的晴川阁、现代化的晴川饭店,进入热闹程度稍逊于钟家村的晴川大街,一直走到一个大堤闸口,一过闸口便是高公街了。
高公街
  起初,我并未熟知高公街,只是同事邻居带我去汉口必经此街才渐渐有了印象。
 
  这街长约一里左右,宽约丈余,正南正北,北抵汉水。街上无树,盖因路窄缘故。两边临街的房屋残存些许古色,大都是两层,一楼门脸不大,有门坎,也有石墩,还有的进门是院子,偶尔能瞥见一两长者坐于树下,手摇蒲扇,品茶咵天,悠哉悠哉。我想这必定是属于他们的祖屋。他们与高公有关系否?大凡尊为某公者,多属为民做出贡献留下功德之人。据说,此街与清初汉阳一位高姓官员有关,他率百姓建桥铺路,民众感动;到了晚清,张公之洞倡洋务,设汉阳铁厂,劳工愈日俱增,晴川一带集市兴起,高公街随之热闹繁盛起来。自彼时起,青石条铺满一街,历经百年的风霜雨雪、人车的碾压踩踏,平坦顺滑,闪着暗光,在昭告着过往行人这是一条老街。在这繁华都市里,在这长江与汉江的怀抱,竟有这么一条小街,令我颇感惊叹。凝视着街道上的青石条,我想那上面留下了多少人的足迹、多少车马的印痕;我不禁想起藏民的朝圣人,也真想五体投地匍匐在石上,朝拜高公朝拜历史朝拜高公街隐秘的传奇。
 
  而当下细细看了,高公街两侧商铺已不多矣。最南头东侧第一或第二家开有早点,我曾陪来汉出差的同学在此过早,踏上两级台阶进到大堂,品尝了米粉、欢喜坨等小吃;往前走有个录像厅,设在二楼,楼下出租影碟,是那个时代的最爱;再往前走几家,有个杂货铺,我装修新房时在那里买过油漆和松节油。走到最北端,在进出码头的大铁门口附近,有两三小摊贩,卖杂货卖小吃,我就花伍角钱买过一碗甜米糊站着吃了。偶然,会遇到挑担卖米酒或麦芽糖的,悠长的吆喝声飘荡在街上。
 
  我的住处离高公街不远,在江边的解放一村一个大杂院内,闲暇时,偶尔会和同事们三三两两散步闲逛,穿过高公街,走到头,或过江去汉口,或右转到另一片街区。于是知晓了高公街附近的跨鹤街、解放二村、国棉一厂等,这些街区都比高公街历史短。
 
  一个细雨蒙蒙的初夏夜,我撑一把小伞,徜徉在高公街上。那时,街上行人极少,路灯泛着红光,空气格外清新。前面有一连衣裙女子,年轻妖娆的背影,令我想起诗人戴望舒笔下那个漫步在静静雨巷里、丁香般美丽的姑娘……。我也曾于月光皎洁时走在高公街,树姿房影婆娑,仿佛穿越到了旧时的江湖,自己化作一位大侠,在此演绎出惊心动魄的故事。
 
  后来我成家了,和家人一次次从这条街上走过,或散步或渡江购物;接着有了儿子,先是让儿子骑在我的脖子上,后来牵其小手,悠闲地在高公街上溜达,一晃就是十个春去秋来。
 
  晴川地界甚至钟家村的汉阳人往来汉口,大多选择的路径就是穿过高公街坐轮渡过汉江,到对岸集家嘴上岸。于是,高公街便成了一条交通要道。最北端紧挨汉江的码头叫高公街码头或南岸嘴码头。往左拐,是个大铁门,右手有个窗卖船票。通往码头趸船是一条几十级水泥台阶的斜坡路,这路随江水的涨落而长短变化;雨季,轮渡几乎就在跟前,旱季,就距离很远,下到很深的河道里。每日从早至晚都有轮渡开往对岸集家嘴,一上岸就是汉正街。热闹的小商品集散地也将南来北往的货与人分流一部分到了晴川,高公街是必经之地。每每轮渡靠岸,人流即如潮水般涌到高公街上,前一时还异常宁静的街道登时热闹起来,那人流中有各色人等,手提的、肩扛的,推车的、挑担的……;旋即又恢复平静,恰似一波又一波的潮汐。我也在这潮水里,就象一条鱼。
 
  后来,江水果真涌进高公街,成了鱼虾世界,那是一九九八年的事,七八月间大洪水使长江汉江高出陆地,闸口堵起来。闸口边的墙上,公示牌每天都在发布和更新水情,人们驻足观看,为高公街祈祷、为自己祈祷。我登上堤坝眺望高公街,只见堤外一片汪洋,满街一楼全泡在水里,有人小心翼翼地坐了小划子或橡皮船回屋里取物。这场洪水持续了个把月,我们都成了灾民。
 
  此后,高公街及其周围街道的居民逐渐接受政府安置,搬迁到了七里庙的桃花岛。本世纪初,晴川一带的街区大部被拆迁,高公街亦在其中,那粉墙黛瓦、青石条与码头等皆不见了。今日,那片土地上早已长出繁茂的树林,遮盖了曾有的一切;橘红色晴川桥凌空飞架,汉江成通途。发展呼唤桥梁,桥梁改变了一切,生活愈加美好。
 
  高公街真就不复存在了,此生再也见不到她。每念及此,心中便生出丝丝隐痛。然而记住一条小街,便记住了一段历史、一方风土,唤起对今日的珍爱;记住高公街,便记住了我的青春岁月。高公街永在我心。
 
  (作者系武汉作协会员、央企法务)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