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金花妈 美文标题

金花妈

时间:2018-11-19 12:20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李伟伟 阅读: 发表评论

  堡子的人把门子(族)里与父母同辈且年龄较小的男性称作“爸”,将爸的老婆叫作“妈”,金花妈就是族里与我父母同辈铁牛爸的媳妇。
 
  金花妈的娘家不在本地,听说她是从更加贫穷的西北外省逃荒来的。铁牛爸的家也穷,在本地说了几门亲都没有成。后来,金花妈乞讨路过我们村,在铁牛爸的家里讨了碗饭,铁牛的奶奶看着姑娘模样端正,是个本分的人,就收留她给孙子当了媳妇,所以堡子里的大人小孩都说:金花是捡来的。
 
  捡来的金花妈很勤快,日子也过得一天天红火起来,后来还和铁牛爸另辟了庄基地,盖了新房,唯一遗憾的是,他们一直都没有自己的孩子。
 
  金花妈有副菩萨心肠,收留了很多像她自己一样无家可归的小动物。他们家有两条狗,一条黑色,一条金黄,体型都不大,但是叫地挺响,每有陌生人经过,它俩就撕心裂肺地“汪汪”个不停;有一群猫,因为猫下崽子频繁且多,我们从来就没数清楚过究竟有多少只,最大的黑猫是他们的祖宗,这家伙没事就带着一帮徒子徒孙躺在房顶上晒太阳睡大觉,晚上却一个个精神十足,从西家窜到东家,充当了堡子里义务的黑猫警长,将老鼠消灭地成了濒危动物;有两只长了犄角的白色母羊,金花妈用它们的奶水做家里的晚餐,偶尔也会接济一下堡子里缺奶的婴儿;家里还有一群鸡和两只大白鹅,尤其是那只长着两个大红耳坠,披着一身黝黑发亮的毛,打起鸣来感觉自己在虎啸的大公鸡,在家里称王称霸,不仅是鸡们的老大,就连那两只狗也被它教训地服服帖帖,当然那两只大白鹅也不是省油的灯,借着庞大的体型,经常和公鸡打地你死我活,不分上下。
 
  金花妈很爱自己的这群流浪者,动物们也很爱金花妈,不论它们之间有多大的过节,只要金花妈出现,它们都会立马安静下来,服服帖帖地偎依在她的身边,就像儿女们一样,其乐融融。
 
  金花妈最爱她的那头大白猪,白天把他拴在大槐树下休息,晚上牵回院子里的猪圈,如果天冷,她会把猪安顿在自己的房间。堡子里的人养猪是用来过年献祭吃肉的,从来没人把猪养过一年,可是金花妈却将自家的猪养了三年,村里人因此各种流言蜚语,甚至有人说她精神有问题。最后铁牛爸实在忍无可忍,趁着媳妇到镇上跟集,叫人把猪给宰了。金花妈竟因此大病一场,就像自己的孩子没了一样,足足有半年,精神恍恍惚惚。
 
  金花妈和铁牛爸直到老了,也没能有自己的孩子。没有儿女照顾的他们,日子逐渐过得清苦,政府为了帮扶,安排了一份清洁马路的工作给她。善良的金花妈在工作中遇到路上受伤流浪的动物,总是不忍心弃之不理,即使自己过得艰难,依然带回家抚养。后来动物越来越多,严重影响了四邻的生活,引得邻里间矛盾不断。
 
  终于有一天,金花妈倒在了工作岗位上,再也没能起来。她的葬礼很简单,如同从未奢华过的一生,唯一的花圈是生前隶属的清洁单位送的。金花妈死后,动物们没了依靠,每日里饿得哇哇乱叫,心灰意冷的铁牛爸打开门,放动物们各自逃了生。没了猫,堡子里的老鼠逐渐猖獗起来,“要是金花活着就好了”这是唯一能够让人们记起她的理由。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黑猫 下一篇:安固印象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