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缓期执行 美文标题

缓期执行

时间:2018-10-13 17:29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王爱华 阅读: 发表评论

  如果有人发现我僵硬的身体一定会认为我是自杀--我做饭时一时疏忽竟然没有注意到两个灶眼都是打开状态,而我分明只用一个,待我发现时炖菜都已经做好了!这少说也有近二十分钟的时间天然气就这样一直冲将出来,无色无味,让我毫不知觉。
缓期执行
  严寒的冬日我只好将屋子的几个窗户打开。凛冽的寒风瞬间灌进房间,我想到这类错误我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犯。
 
  我准备好死了吗?
 
  没有。
 
  有一年夏天不会游泳的我泡在海边水里,没成想突然袭来大浪,我猝不及防被卷入水中,整个人当时就被打晕了,一瞬间觉得自己可能就被海水吞噬,手蹬脚刨一阵慌乱后,终于上岸,有惊无险。可在水中奋力挣扎的记忆令我久久不忘。
 
  曾有过一阵子,我确实有过求死的闪念,那段时间很多事一起压过来,支撑不住要垮掉让我喘不过气来,胸口闷得仿佛要窒息,每口气都像喘不到底,常常深深地叹气才好受些,有时会想到空旷的地方无所顾忌地吼叫几嗓子,有时会不自觉地把自己想成电影《可可西里》中那个被流沙埋的人,眼见流沙一寸寸淹来无能为力,一种平静的绝望。胡思乱想间那些奇奇怪怪的念头就整日盘桓在脑海。
 
  就像后来在微信上看到过的段子说的那样,想着用什么方式结束生命。跳楼,找哪个高楼呢?摔下来会不会身首异处样子血腥又恐怖,不行,自认为是比较善良之辈,临了还如此不留念想把别人吓够呛不是我风格;喝农药,应该比较痛快,总有地方能买到百草枯之类的,在哪里喝呢?思忖良久也找不到合适的处所;被车撞,到哪条路车还不能太多车速不能太慢,要不没死再闹个残疾,呸呸呸,不吉利,赶紧啐几下。
 
  跟好友聊天时,我貌似轻松地跟她说我曾经的念头。她毫不留情地把我批评了一通。你的大半辈子已经这样了,也就这样了,你现在怎么也要为孩子想想吧,你这是负责任的做法吗?你考虑过孩子的感受吗?你想一走了之,孩子以后怎么面对这件事?孩子以后怎么生活
 
  死,需要极大的勇气。
 
  我终究还是做不到。
 
  史铁生曾说:“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而我连平常的年节也不太喜欢过。
 
  赞同这样的说法:人生来就被判了死刑只是缓期执行。
 
  既然都缓刑了,总还得做些什么事,也不可能每天都只是吃完了睡睡完了吃。在节日来临之前,做些自己想做喜欢做可以做的事。
 
  该做饭还得做饭。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