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 > 伤感文章 > 爷爷 美文标题

爷爷

时间:2019-04-10 17:29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朱杰溧 阅读: 发表评论

  很小的时候爷爷就去世了,有关爷爷的点点滴滴,只能在我幼小的记忆深处仔细搜寻。
 
  爷爷个子高高的,长长的胡子上面偶尔会有鼻涕,脸上的皱纹,粗的细的一道道交错着,仿佛在诉说着生活的艰辛和经历的坎坷。一笑起来,眼睛眯眯的,胡须直往上翘,很是慈祥。爷爷有六个儿子,没有女儿。听老人们说,爷爷曾经有过一个女儿,他说女儿养大是人家的人,一生下就活送了(活埋的意思)。每年过年,给孙子五毛钱,孙女减多半二毛钱。这都是重男轻女的思想在作祟,在操纵。已经根深蒂固了,很多时候无可奈何。二毛钱我也喜出望外欣然接受。
爷爷
  儿子多,问题也就多。爷爷开始在我家常住,时间久了,其他的婶娘说七说八的,说爷爷的钱都给我们花了,她们花不上,光都让我家沾了。后来母亲实在受不住了,就给父亲说,把弟兄都叫在一块商量办法。最后一致同意从大伯家开始,每个儿子家一个月,消息一传出,上下川的人都笑话我父亲他们弟兄轮老人了。我们当地的习俗,只有骂人才说轮什么什么了。父亲和叔父们顶住了压力,被很多人嘲讽了许久。没想到,没过多长时间,很多人都效仿父亲和叔父们的方法了。现如今这已经是常态了。
 
  每次轮到我家,有时候他不想下来吃,多数是我给他送去。专门给他腾出来一孔窑洞让他住,是三爸的窑。三爸当工人出去了,老家人说谁谁出去了,就是说谁谁工作着了,很牛的。那时候家族里就我三爸和一个堂哥是当工人出去的。虽然是堂哥,年龄和我父亲一般大。离我家还有百米远。冬天给他送饭,还要给他放火(生火),他喜欢睡热炕。送饭放火基本上都是我。他偏疼的孙子,谁也没给他放过火。大的都已成家,或干活揽工,小的调皮捣蛋一天也见不到个人影。
 
  我因先天性跨关节脱位,六七岁的时候,蹦跳一天下来疼的总是哭哭啼啼。父母就商量着要给我看,得知父母要给我看病的消息,爷爷就对父亲说,死女子家还,死就让死去,看什么看了。父亲没有听他的。如果父亲和他的父亲一样的想法,恐怕出生等待我的也会是一个土坑。我心里很感激我的父亲。同样,我的外婆担心我会一去不复返,在灵验的神灵前许了随心纸钱,保佑我能够平安回来。没有见过奶奶和外公,也无从知晓体会奶奶和外公的不一样。我常常在想,同样是旧社会走过来的亲人,思想怎么会有如此深的分歧呢?当然从来都不会怪爷爷说的那些话。反而很感谢爷爷,挺过了无数艰难困苦,才有了我们这些后人。
 
  有时候我背课文,爷爷就会眯着眼睛说,鬼孙子,你念藏经哩。那时候太小,也不会问,根本不知道爷爷指的是什么。现在好想问爷爷,藏经指的是什么,你听过是吗?可回答我的是风声雨声寂静声,我更不懂了。爷爷走了,葬礼上我们嬉闹追逐,不懂大人们的悲伤。我想象不到自己怎么会那么天真幼稚呢?理解不了,可那时候真的浑然不知啊!
 
  爷爷是1908申猴年出生的,去世的时候八十几岁了,没生一天病。记不清我上几年级,有关爷爷的记忆,只有送饭生火,揪白面片子,胡须鼻涕,罐头(临走时最想吃的东西,给他吃了)除此之外,脑海里再也搜不出什么来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回忆我的母亲 下一篇:没有了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