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 > 伤感文章 > 怀念诗人山青 美文标题

怀念诗人山青

时间:2019-04-04 12:24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我是一片云 阅读: 发表评论

  黎明,窗口是一片大海,
 
  夜来,听枕边滚滚涛声,
 
  四月里樱花铺满沙径,
 
  八月里游客睡在浪中……
怀念诗人山青
  读着诗人山青1952在青岛山大读书时写的这首小诗,凝望着泛黄的信笺,禁不住泪眼婆娑,青春岁月里诗人山青激励我追梦的往事竟一下涌上心头。
 
  诗人已经离开我们很久了!一晃已经近三十一个年头!
 
  有人说:诗人山青,已经去世多年了,如今早已不是那个诗潮澎湃的年代,还有人记得济南曾有这样一位杰出而命运多舛的诗人吗?
 
  我想说,往事并不如风,我记得,不仅仅是记得,而且刻在了心底!
 
  八十年代初的中国,改革开放刚刚开始,一切百废待兴,在经济腾飞的同时,人们压抑已久的心灵得到了极大的释放,文学艺术迎来了灿烂的春天。
 
  一大批的老艺术家纷纷用小说、诗歌、戏曲、电影等艺术形式鞭挞丑恶,讴歌生活,抒发心灵美好的向往。而更让人欣喜的是,热爱文学的青年也如雨后春笋般的涌现。大学里文学诗社五花八门,各类的文学讲座比现在的经济和理财讲座要热门的多;社会上诗歌、散文、小说、影评等各类文学培训班比比皆是,新华书店里最畅销的也是各类的文学书籍。那个时候,一个年青人,谁要是不能背几首朦胧诗,不能说出几个著名作家的名字和其代表作,是要让人笑话的!追求文学成为那时许多年青人的梦想!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这个1982年参加工作,年龄刚满十八岁的热血青年,自然而然痴迷上了文学。微薄的工资扣除饭钱,几乎全部用来买书和订阅《人民文学》、《作品与争鸣》等杂志,业余时间不是跑泉城路新华书店,就是去大明湖省图书馆,如饥似渴的汲取着文学的营养,天天沉浸在文学追梦的浪漫情怀里。
 
  也许是偶然,也许是天意。一天早上,去环城公园锻炼的时候,看到张贴在历下区文化馆门口的“中国文学函授大学”的招生简章,回来后,我毫不犹豫的报了名。
 
  正是这个班,让我有幸认识了当时活跃在山东,尤其是济南的一些老作家、老诗人和许多的文学青年才俊,山青老师就是这其中我最深爱的一位文学前辈。
 
  文学函授大学是要定期上课的,济南的函授点,就选在了黑西路上解放阁旁边的历下区文化馆。历史上这里称江南会馆,是宽厚所街上的著名建筑。
 
  上课安排在周二、周五晚上或周末,就在文化馆一楼。授课的老师都是当时济南知名的作家或文学青年膜拜的人物。有大名鼎鼎著作等身的山东作协主席《苦菜花》作者冯德英;《泉城文艺》主编任远;工人作家赵和琪;济南作协主席诗人山青;济南市作协副主席、著名文学评论家高夙胜等等。
 
  每个人的出场,都是轰动!每个人的讲授,都精彩纷呈!每一个令人顿悟的点拨都发人深省!
 
  记忆中印象最深的是:冯德英“从生活到作品”的专题,身为作协主席的他没有一点架子,结合生活经历,从从容容、深入浅出地讲授了《苦菜花》、《山菊花》、《迎春花》的创作经历,用自身的实践阐述了如何发挥形象思维能力和语言表达能力,将纷繁的现实生活转化为生动的文学作品;赵和琪结合《虎跃徂徕山》的创作过程,讲述“我的文学之路”的艰辛和喜悦,在诙谐幽默中催人奋进;高夙胜关于“电影创作和评论”的讲授,让我看电影,再也不仅仅是看热闹了!记不清谁结合王愿坚的《七根火柴》谈小说细节的描写了,但从此,细节描写的重要性却让我牢记心头……
 
  八十年代的文学青年,其实一大半人做着诗人的美梦。山青老师是济南成名很早的诗人,当时,济南日报副刊隔三差五总能看到他的大作,他来为我们讲授现代诗创作,自然成为学员崇拜的偶像!他的出场,令好多人眼睛放光,有的女学员的脸上还露出了羞涩的红晕。
 
  来授课的这天,为了占个好的位置,能够近距离的一睹诗人的风采,下班后,我在南门市场附近的小吃店喝了碗馄饨,就早早赶到文化馆的教室。谁曾想,真是应了那句“莫道人行早,更有早行人”的俗话,不大的教室早已挤满了学员和一些闻讯赶来的诗歌爱好者,不得已,我只好委屈的沉底溜边。
 
  五月的天孩儿脸,雨说来就来。那天傍晚,上课前半小时,突然雷声滚滚,风裹着雨一阵紧似一阵,我猜想,这风?这雨?!山青老师很可能要来晚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教室的门吱呀一声,一个中等身材,穿着蓝布中山装,五十岁左右,教师模样的中年人走进了教室。山青老师顶风冒雨按时的赶来了!大家掌声雷动。
 
  来不及擦一把脸上的雨水,来不及拧一把打湿的衣衫,挥挥手,山青老师就用那嘶哑的歌喉开始为我们吟唱。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____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山青老师一上来就饱含激情的为学员们朗诵了诗人艾青的佳作《我爱这土地》,那磁性的中音,抑扬顿挫的深情,紧紧的抓住了学员的心,听的我浑身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刻就拿起笔创作诗篇。
 
  随后,山青老师又结合诗歌的创作,为我们吟诵了诗人郭小川《团泊娃的秋天》和贺敬之的《回延安》,并结合自己的创作实践,谈了对诗歌的欣赏和理解,以及如何汲取生活的营养,创作出好的诗歌等等。
 
  每一篇的朗诵都那么饱含激情!每一点的传授都那么循循善诱!每一点的提醒都那么的率真用情!
 
  一堂生动的诗歌创作讲座,整整达三个多小时,结束时山青老师的嗓子真的是嘶哑了……
 
  踏着细碎快乐的脚步,在雨后皎洁的月光下,沿着护城河,我默默地向旧军门巷的单位宿舍走去。一路上思绪万千,脑海里满是诗歌和山青老师激情的身影。
 
  我要写诗!我要写诗!写诗的念头竟是如此的强烈!
 
  在此后的几天里,我象着魔一样,白天黑夜的都在想着写诗。
 
  现在想来,那时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没有生活的积淀,不懂诗歌的韵律,没有读过几首诗,怎么能写的出诗啊!
 
  但就是这样,我仍然不知高低的执着着写诗。
 
  那是个朦胧诗的时代,舒婷、顾城、北岛、江河的诗充斥着每个文学青年的脑海,许多人都在模仿,都在梦想写出象他们那样的诗!我也一样!
 
  整整折腾了二十几天,我终于鼓捣出了一首自认为不错的小诗,且鬼使神差不自量力的寄给了山青老师。
 
  信寄走后我就后悔了!我写的那叫什么诗啊?山青老师工作创作那么的繁忙,他怎么会有时间看我的东西啊!
 
  令我意外和激动的是,八三年七月十日,也就是我寄出信件的第十二天,我竟然收到了山青老师的亲笔回信。
 
  山青老师饱含对晚辈和文学新人的宠爱之情、提携之意,用钢笔密密满满的写满了一页纸,不仅肯定了我的好学,直率的指出了我的问题,并诚恳的提醒我:要多读些诗,从生活中取材。
 
  在那个文学狂热的年代,一个作协主席,一个一天不知要面对多少工作和信件的诗人,是在什么样的心情下阅读了一个无名小卒的信件?!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和胸怀回复信件啊?!
 
  事情尽管已经过去了三十五年之久,但现在,每每看着泛黄的信笺,读着不知读了多少遍鼓励、鞭策的话语,仍然激动万分!
 
  在之后的岁月里,由于自己未能拿出象样的作品,也就错过了当面聆听山青老师教诲的机会,想来,实在令人遗憾!
 
  人生若重来,我一定不辜负诗人的期望!
 
  诗人已逝,但诗人的光芒却照亮了许多文学青年前行的道路!让他们在攀登中总有一盏明灯!
 
  三十五年过去了,我没有写出过一首诗,更没有成为什么诗人,但山青老师传承的诗的情怀却一点没有湮灭,相反却愈加的浓烈和难以释怀!
 
  借用山青老师七十年代创作的一首诗《李白的传说》,来结束这淡淡的追忆吧!我想这应该是老师最喜欢的一首诗!愿老师在天之灵永远象这诗一样,在淡淡的忧伤中,充满着激情和浪漫的情怀!
 
  他饮尽最后一杯月光
 
  忽见月亮与船儿紧傍
 
  他怀着狂喜扑进波浪
 
  从此,没有更富于诗意的晚上。
 
  写于2018年4月18日晚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忍不住的想念 下一篇:姥姥的清明时节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