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 > 温柔谢幕,不过泪一场 美文标题

温柔谢幕,不过泪一场

时间:2015-04-18 10:17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土豆 阅读: 发表评论

  温柔谢幕,不过泪一场

  【一】

  秦风在QQ上问朵以以新小说写得怎么样,说前面和中间写得很不错,他很喜欢。朵以以告诉他,她的这部小说,可能成太监了。

  不如我给你点灵感?你把男主角改成我的名字,女主角改成你,身份证上的。我不介意和你这样的美女作家在未来的畅销书里来一场YY。秦风发了一组小痞子似的汉字符号和一个奸笑的表情。

  我不了解你。

  我来你的身边,或者,你住进我的心里。

  滚!朵以以用她那清瘦修长的手指,毫不留情地将这个字敲给了秦风。然后“啪”地一声盖上了笔记本电脑,极力抹去那句话带来的冲击,走向了桌前的窗。窗上有个地方,破了一个大洞,大洞外是灰蒙蒙的天空,灰蒙蒙的城。

  朵以以所在的城市,叫成都,是座温暖的小城。可今年的成都很奇怪,日历明明已早早地翻进了春天,冬天却像热恋中的小情人一样,迟迟不肯离去。走在大街上,有穿透骨髓的风和残破的枯叶猝不及防地扑来,有些凉薄,有些疼。

  【二】

  不在状态大约是在一年前。

  那时的朵以以大三,还是个迷恋网络的女生。喜欢在空间写些关于某个人的小文字,然后一个人,静静地站在一旁,看那些陌生的网友,在空间里,来来回回。她看每一条留言,每一条评论,但从来不回,因为她知道,爱的灰烬,只会是、只能是,一个人的伤悲。

  有网友给她留言,叫她要按时吃饭,按时睡觉,按时起床,不要躲在屋里老颓废,要多出去走走,外出的时候,记得要和朋友一起。秦风以前也老说这些话,彼时是温暖,只是,此时,朵以以听了,却是心乱。脑子里突然冒出句话。

  这句话是这样的:有的人,注定闯进你的生活给你上一课,然后,转身离开,再也不属于你。朵以以就是那个被上的人,上课的老师叫秦风。被上的人注定会很惨。尤其是像朵以以这样老是慢半拍的人。上课的人早已走远,而她,还在原地。

  她把这些话写进博客里。好多人评论。她才发现,原来,同她一样敏感的人,有很多很多。同她一样,常常在深夜里想一个人想到泪流满面的人,也有很多很多。有条评论吸引了她的注意:丫头,我真想掰开你的小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的什么,让你老这么伤感。

  丫头。朵以以看到那两个字的时候,突然就哭了起来。秦风那坏坏的痞子模样,就随着朵以以颤动的睫毛和双肩,晃啊晃……

  【三】

  朵以以加了那个除秦风外,第二个叫她丫头的人。

  他说他叫魏华,他懂她,想代替她文字里的那个他,好好呵护她。可我是一个花心又爱哭的坏小孩。朵以以恢复了一贯的冷漠表情。我也是,很花心,但是,我是真的心疼你。魏华很快地回复。

  好。朵以以拿着秦风给的沙漏轻轻地点了点头。灯光下的沙漏被朵以以上下玩弄着,里面的漏沙身不由己地来来回回,仿佛在说:这样也好。都是花心的人,需要时相互给予,不需要要时相互远离。不会心动,也不会心痛。秦风,你看,没有你,我也可以很好。

  魏华给了朵以以一个手机号码,并告诉她,这个手机,为她24小时开机。朵以以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记下了电话号码。

  那一晚,朵以以失眠了。想起以前和秦风的那些缠绵和誓言,眼泪就一直流一直流。她拿出手机按下了那个闭上眼都能按出来的号码,打过去,已停机。打了13次,次次如此。心,再一次一点点沉到谷底。

  快触到谷底的时候,被一串陌生又熟悉的数字撞了一下,一丝温暖回流到心房,弹奏出花开时,花瓣绽放般的动听。

  【四】

  丫头怎么了?又想他了吗?别怕,有我在呢。在电话接通的铃声响了一声后,那头响起了焦急的声音。朵以以在这头,左手拿着手机,右手正在床上的黑暗里摸索,试图找到一些漏网的纸巾。哭到深处,鼻子不禁吸了吸,顺手抓起被子使劲抹了下。

  丫头,你还在不?我给你讲个笑话吧。一个牙签在街上走,突然看到一只刺猬。牙签对着刺猬说了三个字,周围的人当时就惊呆了。丫头你猜,牙签说了什么?……牙签说,哇!公车!哈哈。魏华说完自己笑了起来,朵以以这头除了偶尔的啜泣声,再没其他。

  丫头,我再给你讲个吧。一个人有把枪,枪里有2发子弹,但是对面有三颗豆子(2绿1黄)要攻击他,每一颗都能致他于死地,他又不能打死黄的,那他该怎么办呢?……朵以以始终没有说话,魏华就一个笑话接一个笑话的讲啊讲。

  朵以以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对方却突然没了声音。一看手机,已是深夜3:30。打过去,传来一阵优美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一阵失落突然涌了上来。电话里的声音渐渐飘散,飘散成魏华和秦风重叠的脸。

  寂静的小城,已化上了浓浓的妆,孤单的路灯下面偶尔有行人经过,发出暖暖的光。那一晚,朵以以一觉觉到了天亮。

  【五】

  爱情是个很奇怪的东西。不管你是圣人还是凡人,爱上了,就会变笨。笨久了,会越来越沉沦,然后,满身伤痕。有时候,明明知道对方爱的是别人,但是自己还是希望彼此有那么点可能。朵以以就是那样的人,魏华也是。

  所以,当朵以以第14次在深夜打电话给魏华的时候,魏华对朵以以说,你在寝室,等我。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整个成都还处于酣睡中,一个背影单薄的男生正拿着手机,看着成都某大学的女生宿舍。他在那里已经站了6个小时,已下雨了都不知道。雨水很快湿透了他的白色棉布T恤。经过他身旁的清洁工阿姨看了看他,眼里露出了些好奇和心疼。

  喂。丫头。在寝室没?/嗯。/我在你们学校。/真的?/嗯。/出来见我吧。/不。有电话挂断的声音,和心破碎的声音在雨里回荡。

  丫头。你真的不出来见我吗?我已经在这里等了6个小时了。/嗯。/……那你到你们窗口下行不行?就看一眼我也满足了。/不。

  魏华仍然没有放弃。不停地按着重拨。朵以以的电话在桌上不停地跳动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朵以以的电话停止了跳动。“噗噗”,电话突然又抖动了两下。朵以以拿起手机,是魏华的短信:丫头,既然你不见我,那我也不勉强,我走了。

共3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唯美伤感的句子 下一篇:也该醒了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