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 > 三生梦断,一世闲情 美文标题

三生梦断,一世闲情

时间:2013-10-16 09:46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翠竹风 阅读: 发表评论

  看着古出的词曲,即使相隔千年万年,心还是有所感应的罢!正所谓:“虽时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同前人之说,览之,我亦有感于此文。手指轻抚过《牡丹亭》这三个字,我怀着一颗郑重而柔软的心,静静地去观阅这“三生梦断,一世闲情”。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词曲的缠绵就如同西湖柔光下的清波,一不小心,便深深陷进。

  丽娘者,西蜀名儒,南安太守杜宝之女。自小长于深闺,才貌端妍,出落得似人中美玉,为父母捧珠之爱。终日绣房,深居简出,于芳菲三月,突感韶光可爱,与侍婢名唤春香者,私下信步至花园游赏。“袅情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这春天烂漫无羁,晴光被风吹扶着来到庭院。常日里,哪能感受到如此春意?丽娘不禁轻呼:“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幸则此时无人,可使锦屏人①一赏闺外风光。春景娇艳,奴家其中,相映成辉,正值及笄之年,心道是:“翠生生出落的裙衫儿茜,艳晶晶花簪八宝填,可知我常一生儿爱好是天然。恰三春好处无人见。不提防沉鱼落雁鸟惊喧,则怕的羞花闭月鸟愁颤。”这般景致,于物于人皆美不胜收,芳心荡漾。思来,则黯然神伤,璧人难全,徒负了美人美景,方唱罢,情思一转,又唱道:“原来姹紫嫣红,似这般都付与断壁残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春去秋来,暮去朝至,年年来,这般绚丽醉人的景致,无人问津,丽娘我独独地在春景中,揽一腔春愁。此时此景,若是旧人,会有韩夫人得遇于郎,张生偶逢崔氏②吧。自古佳人,总有折桂之夫、蟾宫之客③与之共结连理。妾身颜色如花,却迟迟不见心中人,只能命如一片孤叶乎!天呵,这春色竟如此恼人。神思俱疲,且向这石几上,稍眠半晌。

  隐约着,似有男性的儒雅声吟道:“莺逢日暖歌声滑,人遇风情笑口开。一径落花随水入,今朝阮肇到天台。”丽娘回头,便见一俊秀书生,大约是弱冠之年,体态风流,丰神玉秀,手持一嫩绿柳条儿。心下一惊,后花园怎会有如此男子?那书生倒是不慌,双目含情,注视着丽娘道:“呀,小姐,小姐!小生那一处不寻访小姐来,却在这里!”这般说语,像是熟稔己久,可委实没见过半分啊,丽娘且自低头向花阴处,羞怯不语。那书生却又道:“恰好花园内,折取垂柳半枝。姐姐,你既淹通书史,可作诗以赏此柳枝乎?”丽娘心头柔软一喜,即欲开口,但转念一想,这素昧平生的,怎至于此?书生见丽娘迟疑着,心中一急,热切道:“小姐,咱爱杀你哩!”都说这古人向来讲究含蓄蕴藉,这句却真真是赤裸裸地单刀直入人心!“爱”字本就销魂欲醉,再加上一个“杀”字,程度之深,叫丽娘这二八少女何以抵挡这初见时分的火热情意?春光缭乱,丽娘仿佛也迷失在书生的目光中,书生又唱道:“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是答儿闲寻遍。在幽闺自怜。”望穿秋水,四处寻觅,为你的如花容颜,寻你不到,因你在幽怨闺房中顾盼自怜。“小姐,和你那答儿讲话去。”丽娘含笑婉拒,生牵丽娘水袖,丽娘急急低问道:“那边去?”生道:“转过这芍药栏,紧靠着湖石山边。”丽娘仍旧低问:“秀才,去怎的?”生也低声而深情缓缓答道:“和你把领扣松,衣带宽,袖梢儿搵着牙儿苫也,则待你忍耐温存一晌眠。”虽是名门闺秀,家规甚严,但此青春萌动少女,又岂不知世有云雨欢愉之说。绯云浮上两颊,眼中烟水迷蒙得不尽真切,心中灼热,羞怯而不能自已。书生更进一步,上前拥住丽娘。丽娘无力地推搡书生,口中却缓缓与那书生齐道:“那处曾相见,相看俨然,早难道这好处相逢无一言?”我俩今日初见,感相逢之幸,竟像有过旧时情缘重逢一般,喜悦、悲伤如多年的感慨交织涌来,情难自禁。难怪乎,古人有姻缘天定之说,这终究是缘啊!生强抱丽娘,消失于葳蕤花丛之间。风朗日清,今个游园,小姐伤春,秀才入梦,幽会缠绵。这春宵短暂,半梦儿已毕,醒时,仍送小姐归香阁。吾神去矣。这半晌,花草皆眠,唯剩二人,云鬓影乱,襟偏衣松,紧相依偎,恨不得此生在天比翼,于地连枝,难舍难分,惜芳华苦短。丽娘娇声滴滴道:“秀才,你可去呵?”那生柔声且道:“姐姐,你身子乏了,将息,降息。”眼波注视流连于丽娘,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不舍说道:“姐姐,我去了。”生愈行愈远,仍不住回顾卧榻佳人,我的美人啊,你可好好休息,我一定会再来看你的。“行来春色三分雨,睡去巫山一片云。”这飘渺春意,让人沉溺,去了?去了!丽娘骤然惊醒道:“秀才,秀才,你去了也?”睡眼一睁,自己还是孤身一人在园中,依旧是这牡丹亭畔,芍药阑边,却无梦中春闺人,难道刚才的云雨之欢只是自己的南柯一梦?这时,母亲大人的到来打断了丽娘的翩翩思绪,将她短暂地拉回了现世。这第十出——惊梦,是整个剧本的高潮,看到这不免觉得古人的可爱之处,落魄秀才能够得到豪门闺秀的垂怜,于清雅花园演一帘幽梦,姻缘自有冥冥注定,贫富贵贱暂且抛却不管,只等待机缘一线牵……

  游园之后,丽娘因伤春过度,相思折磨,寸寸成灰。直至深秋,竟由这一梦而终。冷雨幽窗夜,娇兰去矣。感叹古人的多情细腻,伤春伤到骨子里,悲秋悲入心肺中,少女的点点愁思竟埋下了性命忧患。一缕香魂,盛进紫檀匣儿,藏于太湖湖石底,得一孤坟独影。修葺起一座梅花庵覌,着一石道姑焚修看守,于清明寒食,进献纸钱饭食,不致使在幽冥地府太过孤单。杜知府则应朝廷之诏,举家迁往江西省,任参知政事。

  这时的秀才正在赶考途中,路遇梅花观,于庭院散闷消遣。亭榭几近荒芜,偶有闲花点缀,湖山石畔踱步。于左侧一峰拾得个小檀香匣子,匣内有一幅美女图,体态婀娜多姿,神情娇羞难掩。且细看,画卷帧首之上,有小字数行。原为绝句一首“近睹分明似俨然,远观自在若飞仙。他年傍得蟾宫客,不在梅边在柳边。”好一幅女子行乐图,看她朱唇一点,眼波诱人,情韵盈盈。如此佳人,似天外飞仙,待我题诗一首“丹青妙处却天然,不是天仙即地仙。欲傍蟾宫人远近,恰些春在柳梅边。”注视这图上娇娃,不禁出声道:“俺的姐姐,俺的美人。”声音凄楚,动人心魄。丽娘从匣中出来之后,魂魄游荡于观中,听见此声,于是悄然蓦入房中,见此生对着一轴小画,兀自发呆。近看,原是奴家埋藏的春容图。在角上,还题有一诗,署名竟是岭南柳梦梅。又想起“不在梅边在柳边”的题句,这岂不是与我有梦中姻缘的书生吗?于是,轻敲窗扉,展香魂会他。秀才思虑,“这个时辰了会是谁呢?”待启门而看,何处来一娇娃,艳丽使人惊异非常。丽娘含笑敛容,娇滴滴道一声:“秀才万福。”夤夜竟有此等娘子从蓬莱之中到访,秀才喜不自胜,与丽娘闺中私语,情真意切,信誓旦旦,乃有一宿之欢,艳软香娇,且向花深处眠去。几回云雨巫山,春宵美满。此时,生尚不知丽娘身份。幽会时,丽娘说道:“妾有一言相恳,望郎恕罪。”生笑道:“贤卿有话,但说无妨。”丽娘道:“妾千金之躯,一旦附与郎矣,误负奴心”。生答道:“贤卿有心恋于小生,小生岂敢忘于贤卿乎?”“还有一言。未至鸡鸣,放奴回去。秀才休送,以避晓风。”“这都领命。只问姐姐贵姓芳名?”物皆有源,事出有因,人有来处。丽娘却不便回答,待该说的时候再明说吧!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