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优美散文 > 怀念冬天 美文标题

怀念冬天

时间:2018-08-02 12:49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孙广文 阅读: 发表评论

  提起冬天,总有说不尽的回忆,诉不尽的思念。曾经以为,我一生最爱的季节是秋天,就像郁达夫在《故都的秋》中所说的那样:“秋天,北国的秋天,若留得住的话,我愿意把寿命的三分之二折去,换得一个三分之一的零头。”也许是受了他的影响,以至于我每逢秋季,总有满心的诗意。然而,更多的却是满腹惆怅,遇秋感伤,总觉得秋季太过悲凉,太过萧索。的确如此,秋天好比老人,历经岁月沧桑,脸庞已经刻上了深深皱纹,等待着黄土的埋葬。也许正是因为秋天的这些特征,身处秋日,感觉自己像一个历经风雨沧桑的天涯浪子,孤独地望着夕阳,秋风吹拂着自己的脸颊,仿佛世界除了落寞,再无其他内容了。
怀念冬天
  然而,这会儿,我却无比怀念冬天了,怀念故乡的冬天。
 
  依旧记得那年寒假的一个清晨,起来的很早,走出房门,降雪了,雪落了一院,不禁十分欣喜起来。父亲要我和他去给地里拉粪。我牵着那头黄牛,走过村子,家家烟囱炊烟袅袅,给人一种无比祥和的温暖。也许冬天是温暖的,临近新年,家人团聚在火炉旁,笑说着去年的故事。走出村庄,来到小河边,我忽然想起了张岱的《湖心亭看雪》来:“雾松沆荡,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真是妙不可言,这景,倒真像从那篇散文中走出来的一般。小河就是一条银带,蜿蜒通向远方,时不时飞过来几只鸽子,落在悬崖上,惊落几片悬崖上的积雪。我戴着母亲编织的南瓜帽,兴奋异常,一向懒惰的我也不知哪里来的这兴致,路边的树被雾淞雕刻成了玉树,我俨然走进了仙境。远处枯草里,隐隐约约听见几声野鸡的鸣叫,已然被故乡的冬景深深地陶醉了。
 
  如果说秋天是沧桑的老人,那么,我想冬天就是襁褓中的婴儿,蓬勃着一种向上的激情,为春天的新生而凝聚着力量。雪,润物细无声,为婴儿的出生供应着血液。
怀念冬天
  农家人,最喜欢的季节也就是冬天了吧!冬天,是一个团圆的季节。全家人聚在一块,其乐融融地诉说着一年的经历,朋友三三两两相约,一瓶烧酒,无限欢乐,便也都在这酒里了。那年冬天午后,雪刚停,友人相约去他家里小聚,友人家离我家不远,过一条河也就到了。漫步在家乡的小路上,夕阳映得路面的积雪闪闪发光,虽然冷清,不过这感觉来的正好。友人家以前还没有盖起新屋,陈旧的土墙反倒给人一种不一样的故乡情,那种感情如烟如风,升腾在我的胸中,实在温暖地厉害。宽敞的院子里一棵轻松苍翠挺拔,上面挂满了苞米,我们都喝地有点醉意朦胧,我靠在窗外边,斜阳照在我发红的脸庞,我如痴如醉,默默享受着冬天带给我们久别重逢的喜悦。雪霁醉旧屋,青松挂斜阳。冬天,满足了人一生对温暖的需要,他不仅给了人当下的享受,更给了人明年继续奋斗的动力。
 
  其实,人生就是在经历着团聚和离别,团聚时,我们把酒狂歌,笑谈过去的岁月。离别时,我们相拥而泣,长亭送别,我们各自珍重。这些,也许冬天带给我们的感受最为强烈吧。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