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优美散文 > 追忆与你有关的过往 美文标题

追忆与你有关的过往

时间:2018-08-14 23:10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1900 阅读: 发表评论

  一
 
  月下的那轮倒影,伫立凝望;素色裙摆,看摇曳的叶子,悄然落泪。日子悄悄包裹的光景里,挂满萧瑟的青柳。清凉的银灰隔着缝隙,一丝一丝地带走我的白昼。
 
  我拍打着树木,晃动着,祈求一段千年神话。月亮升起,我的梦却泛着白光,树木开始枯萎,以九十度的弯曲萎缩。
 
  经历了大起大落之后,我依旧无法释怀,无法忘记过往,无法忘记你,那些不曾剪断的故事,像锄头一样深深地挖进土地,我甚至听到了哐当、哐当的声音。
 
  二
 
  那年立秋,我扯断了电话线。只是轻轻一扯,便断了,此后,杳无音信。
 
  风一直刮,下雨了,没有停的迹象。对于一条条河流来说,恒古便是久远。
 
  日子笨重了,思念像长了毛似的疯长。骨头咯咯吱吱,关节扭曲成心状,在岁月的屋檐下,点滴硬是砸碎了那块磐石。
 
  山上的树绿了,坡上的草黄了。
 
  我的哭,以无声的姿态,在土地上一点点扎根、扩散。蔓延到旮旮旯旯,凡是有你的地方,全被填满,也许透过城市的夹层,你能感受到,我奄奄一息的生命,骤然间,窜入高空,化成一汪水,随后,凝结成冰。
 
  爱的死角,我哭天嚎地,你拎着那根牵绊生命的细线,于昏黄的日光中消失。
 
  飘在我颈脖的丝巾,以悲壮的姿势,昂然而舞,合唱的是谁?
 
  三
 
  原野,到处是花儿。
 
  浅红、淡绿、金黄、粉绿、雪白、一片片,一洼洼。
 
  能叫出的花儿名有限。花儿如颈脖一般,细得让人心疼。或许因为细小,它们显得孤单,或许因为细小,让人怜爱。
 
  我和细细的花儿一起,在山坡上偷一点日光,不多不少,正好填补内心稀缺的光芒。
 
  风,一如既往地来了,细细的花并列摇动着。风,摧古拉朽般地肆虐着。齐脚脖深的花儿,微笑着,坦然磕首的同时,撒满了馨香。
 
  也许,它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没有怜悯,没有庇佑,只能仰着细细的、小小的、凉凉的颈脖视死如归。
 
  而我,掏空自己的内心,却换来一场失语的对白。
 
  四
 
  夜深,千家万户的灯光逐渐熄灭。一个失意落魄的人,正在以自己的方式书写。灯光作证,微弱的灯光直抵我内心的时候,已经失去了原有的色泽和温润。
 
  窗外有风,风的响声湮没了我蠕动的嘴唇,血的颜色在屋子里蔓延。我想以自己的方式告别,握紧的手却没有伸开,那里藏匿还没有说出的话。
 
  寂静作为一种状态,即将被覆盖的时候,天籁传来语言。我听到了,那是一种叫做心灵的东西。
 
  空间的狭缝中,我找寻着、摸索着,书写仅有的片段,曾经的风花雪月……
 
  五
 
  站在风中,我以飘飞的状态舞蹈。在梦幻中,我遥望到一片苍茫的辽阔。那种轮廓,无端地让我陷入沉思。
 
  季节又一次轮回到岁末。只是弹指间,喜的喜,愁的愁。
 
  那只停在风中作别的手,与我越来越远了。我把撕下的台历湮灭封存,把那些纷乱的日子搁浅,划上了句号。
 
  面对残酷的场面,面对这盘残棋,我终于也是必须学会冷静,和花一样,宁静地站着。
 
  六
 
  空间的尺度,只能容以倦怠的身子支撑疲倦的思维。
 
  隔开时代,分明看到落泪的潮红,叩响心门,季节的脉搏,瘦了几分。
 
  阳光静静的,亦未走近,亦未走远,影子强硬地拽着。我纷乱的青丝,飘飘缕缕的思念,全是你的名字。
 
  捡起笔,铺开卷,我写: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一种情怀慢慢袭来,淡淡的伤感在音乐中越发强烈,假如爱有天意!
 
  我拼了命地攀登,于时光的荒野里穿梭,在山野的棱骨上叫喊……
 
  七
 
  该忘记的,还是得忘记。
 
  门口那棵树,它从冬天出发,泊于初春,行驶了一段历程,花费了一季精力。
 
  这期间,听到的,只有呼吸。
 
  时间的碎片,驮着光,有形中无形,你仓促离去,终究于无形之中。
 
  长叹,不再是风的权利。夜里,我经常叹一声,念一句……
 
  窗帘是什么颜色呢?乳白、暗黄、碎红、天蓝,幻想了半生,终究一无所获。
 
  我,该何去何从?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夏夜 下一篇:年味里的那抹记忆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