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牲口的泪 美文标题

牲口的泪

时间:2014-06-16 09:08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张光恒 阅读: 发表评论

  我曾亲眼看到,我家的牛和狗,流出过泪水。

  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我和爹、娘拉着满满一车刚拾来的地瓜干,往家里赶,最前面就是拉车的老黄牛。我们来到最担心的村东的一处陡坡前,稍作休息,准备一口气攀上这个大陡坡。当我们重新抬起车把的时候,豆大的雨点已经砸下来了。淋了雨,一车地瓜干都得白瞎!我们赶紧打起精神,吆喝起牛,向陡坡冲刺,恰在快冲上坡顶的时候,车子胶住了!爹发疯般地从车上拿下顶车棍,朝牛屁股上啪啪打起来,电闪雷鸣中,拼尽全力拉车的老黄牛,前腿忽然一下子跪下来,往前挪动着,拼着命把车子一寸寸拉上了坡顶。一道闪电的亮光中,我分明看到了,老黄牛大大的眼睛里,满是委屈的泪水!后来,我把这个告诉了爹,爹快速地抹一下眼睛,大声朝我吼道:牲口哪会掉泪!

  我家里还有一只大黄狗,窝就搭在牛棚旁边,和牛做着伴。

  有一天,狗发疯般地跳上跳下,奶奶见了,忙说:坏了,怕是吃了吃耗子药死掉的毒老鼠了!母亲赶忙熬绿豆汤,给它往嘴里灌,据说这个能解毒。但是,一切都无济于事了,那只狗,嘴里流着涎水,爪子抽搐着,显然是快不行了。小妹蹲在狗身边,难过得哇哇大哭起来。这时,我分明看到了,有晶莹的泪,慢慢从狗的眼睛里浸出来,几分钟后,狗眼睛里那一丝对主人及生命留恋的光芒,像断油的油灯光焰,慢慢熄了。邻居馋嘴巴的王铁,从大门外探进头来,刚把“把狗剥了,搭伙平分”的话说出来,就被我娘扔过去的笤帚和爹的吼声给堵了回去,那一天,我们谁也没说话,娘做的饭,没吃下去多少。

  我清楚,对生命的留恋,和对曾经喂养过它的主人难以割舍的感情,让我家那只垂死挣扎的狗,经历了比死还难受的煎熬。它一定明白,自己的生命已走到尽头,它没有因自己的生命短暂而流泪,却因离主人而去、再也不能和自己的主人朝夕相处了而流泪。

  再后来,长大后,我更清楚,小时候,肯定是爹骗了我。我们家,一直把大黄牛,当做工具来使用,吆三喝四,只要稍微不听从、反抗,我们就会把皮鞭子抽到它的身上,拉出一道血口子、爆起一团牲口的皮毛。它不会开口说出愤怒的话来,所有的情绪,只会化作泪水,蓄在眼窝子里。原来,牲口一样会流泪的。爹的不肯言说,也一定有他的悲伤和难言之隐。

  我只知道,人悲伤会流下泪水,却没有想到,这些从心里往外流淌的东西,牛和狗等牲畜也会拥有。现在我明白了:在那个艰苦的岁月里,人和牲口都是有着同样的委屈和痛苦的,并且人和牲口一样,都只能把活着的痛苦、生离死别的悲哀憋在心里头,不说出来,只是在难以忍受的时候,才会化作泪水流出来。

  人很多时候,是对动物的眼泪视而不见的,不是我们不够细心,而是有时候,我们缺乏一颗体恤冷暖、感同身受的爱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