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格桑花 美文标题

格桑花

时间:2018-05-22 16:13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暖暖 阅读: 发表评论

  花儿十八岁的时候,已长成一米六八的大高个,乌黑飘逸的长发,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闪烁着聪慧的光芒。如一朵美丽的格桑花一样开放在高原。
 
  格桑花因为耐寒,花期长。海拔高的地方随处可见,平平常常,质朴得没人愿意多看一眼,花儿却喜欢它,闲的时候总是蹲在它身边,陪它说话,陪它唱歌,格桑花听着,会摆动它瘦弱的枝干。
 
  那年秋天,花儿放弃了二份学校录取通知书。不愿再让父母为自己承担学费,因为那个家已经是负债累累,也可以说花儿的父母根本负担不起。她的哥哥成家,为了生计买的农用车。这些已经像山一样压弯了父亲的腰,也压低了父亲的头。那时候父亲走路总是低着头看脚下。父母为此借遍了所有的亲戚,当花儿的父亲踏进亲戚院门的时候,有的亲戚第一句话就会说:“一定是又来借钱的!”
 
  花儿没有与父母辩解争论,面对这个现状,悄然地把通知书压在箱子的最底处,一口气跑向山脚下,对着最高的大山,拼命地嘶吼:“啊……”
 
  不知怎得,那天连大山都没有回应她。
 
  花儿发誓,一定要改变别人对父母和这个家的讥讽,让父亲挺直腰杆。
 
  花儿做了村里的最年轻的代课老师,一个月就有一百五十元的工资。对于她来说也非常高兴,足以填补家庭的日常开销。日子过得很快乐,与孩子们在一起,她忘记了还在继续读书的同学,更不去想未来。周末与孩子们满山遍野地跑,她穿一身白色的运动装、一头及腰的长发、戴着孩子们给她采摘的格桑花做的花环。孩子们蹦跳着围着她说“老师你真美!”
 
  这个时候,他出现在花儿的世界里。驻守邻村的部队里一个当兵的小伙子叫勇。小伙子南方人,帅气白净、挺拔大高个子、样子也十分英俊、人也特别的腼腆。他们几人当兵的是来花儿在的校园里打篮球的。出出进进,便不时地说上几句话,去花儿办公室喝口水。一来二去也就与勇不陌生了。那时候她就发现勇看她的那种“别样”眼神。
 
  一日,花儿穿着蓝色长裙、一头散开的乌黑长发、长裙尽显苗条婀娜的身材。在村边的路口她偶遇勇和他的战友,众目睽睽下,难为情地与他们打了声招呼,匆匆离开。身后听到的便是一阵口哨和打闹,叽叽咕咕的南方话,花儿一句听不懂,只听懂他们在提勇的名字。不一会勇追上她,手里拿着篮球。
 
  “花儿,跟我们去打篮球,听说你在学校是篮球队的,切磋一下”勇说。
 
  她答应了,因为她在学校也是体育老师精心训练的篮球队主力,几次代表学校去参加比赛。也是啊,花儿好久没有打篮球了!
 
  在一阵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中,花儿一个漂亮的三分球落地了。玩着玩着不知怎得,其他当兵的人都一个一个陆续离开了,就剩下了她和勇,还有操场边盛开的格桑花,飘着淡淡的清香。
 
  大汗淋漓的俩人并排坐在操场上,谈天说地,勇说他刚来北方的不适应,冬天把手冻了,肿得很高;说他没有见过雪,第一次看到下雪,人都高兴疯了,躺在雪地里不起来。她认真地听着他带着南方口音的普通话,散发着城市人气息。看着他越来越感觉亲切的脸,花儿觉得自己脸在微微发热泛红。
 
  以后的周末,那个站在校门口当兵的人一定是勇,一起走在草地上,谈理想、谈人生、谈南北方不同的风土人情。花儿的生活因为有了勇而变得充满希望和阳光。满地的格桑花似乎都是为他们在尽情地绽放、在风中跳舞。勇停下来轻轻摘了一朵粉色的格桑花,送给花儿。俩人静静的坐在开遍格桑花的草地上,享受着这甜蜜幸福的时光。相视一笑,不言不语……
 
  俩情相约的日子里,勇让战友为他俩拍张照片,在杨树林,花儿穿着蓝色连衣裙,满脸的微笑,与勇并排站好,当战友喊“一,二”,三没有喊出口的时候,她的手被勇紧紧牵住。于是这张照片便定格了他们的第一次牵手。
 
  美好的时光转瞬即逝,驻村庄的部队要归队了。勇告诉了花儿,她没有表现出不舍的内心,而是一脸的笑容跟勇说:“写信吧!”勇一脸无奈地说:“不想走,我会想你的。”
 
  临走的前一天,勇与花儿约好在村口的草地上见面,算是对勇的送别。他俩背靠着坐下,被身边开放的格桑花簇拥着。那个夜晚就连月光也不忍打扰他们,静静的钻进云层,悄悄地听他们说话。那幸福的身影在朦胧的月光下,隐约可见。勇终于说出自己很久以来不敢说出口的话。
 
  “花儿,我非常喜欢你,复原回家的时候,我就带你走,我们一辈子在一起,答应我好吗?”
 
  她低着头,没有马上回答。只是说了一句:“我也喜欢你。”
 
  勇也没有追问,他想给她一段时间,让她考虑一下再做决定。
 
  背靠着背诉说着温暖地话语,离别地无奈与不舍,只有那晚的月儿听得清清楚楚。
 
  军绿的卡车路过学校门口还是走了,花儿看见了,悄悄的抹去泪水,马上拿起笔来开始给勇写第一封信:“勇哥:见字如面……”
 
  频繁的书信中,她把勇的来信,整整齐齐放好,欣赏勇刚劲有力的笔体,时常拿出来看着信里的字,自己拿笔练习。
 
  花儿的一举一动,父母都看在眼里,父亲坚决反对,不许再与勇通信来往。理由是距离太远。她自己也不想离父母太远,也不放心他们,她发过誓要努力地与父亲撑起这个家。
 
  花儿渐渐地故意疏远勇,当她读到勇的来信:“花儿,我今年就能复原回家,如果你愿意跟我回家的话,我就在部队再等你一年。”面对这几句话,经过几天的矛盾和内心的纠结,她做了最痛苦决绝的回信。慢慢地不再写信给勇,最后勇渐渐也没有常回信给她,花儿强迫自己淡出对勇的依恋,她不知道勇在这个冬天,是不是已经复原回了家乡。
 
  好在春天来了,她时常拿起勇的来信读了一遍又一遍。一天花儿站在学校的篮球架下,看着孩子们玩耍。这时一辆军绿的卡车经过学校,她的心狂跳不止。本以为安静下来的心,又一次被这“军绿色”激荡起层层涟漓。大步走进教室,安抚自己的情绪。
 
  没有过了几天,她收到了好久都未曾收到过的勇的来信:“花儿,我没有复原回家,等你一年,如果你改变主意,就一定告诉我,我不会为难你,尊重你的选择,那天看见你,外套真好看,还是那么美。”
 
  终究是因为当年花儿年轻不经事,对情感的懵懂。软弱的内心始终给不了这段感情坚持下去的决心。勇也不会让她为难的善良,注定这段不成熟的爱情经不起现实里的千锤百炼。但是却爱得那么无可奈何,爱的那么深……
 
  这个夏天,花儿时常自己走在开满格桑花的草地上,坐在草地上静静地回忆与勇一起拍照的情景,然后随手摘一朵格桑花握在手心,她知道这满地的格桑花没有一朵是为自己绽放的。
 
  这一年,再无书信。直到深冬里的一天,她收到勇的来信:“花儿,我走了,还是没有等到你的回心转意,没有你的相伴,将是我一生的遗憾。”
 
  此刻,她才意识到,真的把与自己共度一生的那个人,给弄丢了,她竟然傻的没有给过勇一个暖暖的拥抱。
 
  她更加努力工作赚钱,自己开了幼儿园,每天累的嗓子冒烟,闲下来拿出随身带的那张与勇牵手的照片看一看。把那份心底的思念化成对勇最真诚的祝福,希望勇早日找到一个心仪的她。
 
  几年后的一天,她收到一封陌生地址的来信:“花儿,你好吗?我还是一个人,介绍的对象一个看不上,没有人可以取代你在我心里的位置。如果你现在也还是一个人,给我回信,我立刻去接你。”
 
  读到这里,花儿原以为很坚强的心,此刻如玻璃般的碎了一地,她哭得肿了眼睛,一夜无眠,第二天依然大步走进自己的幼儿园。那时候花儿觉得自己是父母最强有力的依靠,不能离开半步,因为她承载着这个家扬眉吐气的重任。无情的她竟没有回给勇一个字。
 
  花儿用积攒的钱,为父亲买了一群大母羊,家里有了这一群羊的繁衍,父亲的辛苦和羊肉畅销。二三年就还完了所有的债,还有剩余,花儿一家人走过了人生中最难的一段日子。
 
  时过境迁,花儿也有了自己的家。听说勇也回来过,只是没有打扰她;她听说勇过的很好,还是时常会惦念她;也听说勇每年春天在自己的房前屋后都会种满格桑花……
 
  又是一年,春来了,格桑花又该开满草地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