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留白人生 美文标题

留白人生

时间:2017-06-10 11:19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方圆 阅读: 发表评论

  中国书画之美很大程度体现在黑白对比之中。墨为黑,纸是白。笔墨过处为黑,笔墨不到之处为白。一张白宣纸,笔墨哪里到,哪里不到,书画家在创作过程中是必须考量的。一件精美的书画作品如何留白十分关键。笪重光在《书筏》上说:“精美出于挥毫,巧妙在于布白。”蒋和在《书法正宗》中说“布白有三:字中之白,逐字之白,行间布白”。包世臣《艺舟双楫》里援引邓石如说:“字画疏处可以走马,密处不使透风,常计白以当黑,奇趣乃出。”近代著名书法家林散之拜见黄宾虹时,出示自己的书法作品,黄宾虹说:“古人重实处,尤重虚处,重黑处,尤重白处;所谓知白守黑,计白当黑,此理最微,君宜领会。君之书法,实处多虚处少,黑处见力量,白处欠功夫。”林散之听闻后恍然有悟,并从技道两个方面体味和实践书法中的“黑白”之术,终成一代宗师。欣赏林散之的遗墨,不仅从笔力中感受书法的千钧之力,更要从留白中窥视大千世界的妙趣。

  “知白守黑”,语出《道德经》第二十八章“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译成白话为:深知本性洁白,却守持混沌昏黑的态势,将成为天下的范式。这句话的语境是:前有“雌雄”和“荣辱”的对应;后有圣者如何用运用之说。由此可以了解到“黑白”之说,最初是老子训诫世人之语。任何事物都有两个方面,相对立的方面,要做到心中有数。对是非黑白,虽然明白,还当保持沉默,如无所见,相信事物最终会转化的。老子认为做到这一点是普天之下常态的做法。然而,现实世界却不尽相同,甚至与之大谬。为此“黑白”之说便为后人多多演绎。首先是援引到太极之中。《周易·系辞上》有言:“一阴一阳之谓道”。阴阳在太极图中是以黑白来体现的,黑者为阴,白者为阳。相互借助对方的形态来衬托自己,其中一方有变,另一方也因之而变,形成正负形的关系,从视觉上视线游移黑白两极之间,轮转不息。一些哲学家往往用老子在《道德经》五十六章“和其光同其尘”来进一步强调,意为收敛缓和自己的光芒以同尘俗,但不改变本真。这种不露锋芒,不标新立异,不显山露水,深藏不露的处世态度或是“黑白”说的延伸注释。佛家对老子的“黑白”之说却从修道的路径中进一步阐释,修炼者长时间闭目面壁而思,或许某一时刻眼前的黑暗突然光亮起来,人世间所有苦难突然间化为乌有,西方世界,正大光明,快乐至极,这也许就是顿悟。

  “黑白”之说诠释最好的应该是中国的书画家们,或许是他们从太极图中受到启示,由相而生,不在乎色彩的存在,黑和白只是两个相对应的世界,互为转换,各领千秋。八大山人的花鸟画,许多情况下是一张白纸,仅有一条鱼,或者一枝荷,即便是有色彩的山水画也是:天,无限的空阔;水,无限的渺茫。实处或许轻描淡写,虚处却苦心经营。中国漫画第一人丰子恺先生三十年代的漫画,笔墨精致,内容丰富。到了后期,笔简墨少,画面越来越旷远,廖廖数笔,直抒胸意。描物,或仅有其面;写人,或仅有其线;全然赋予人们的想象。朱耷是阅尽人世沧桑之后,深悟人性之简淡;丰子恺或因其师弘一繁华之后的沉寂而启迪。当然弘一自己又何尝不是,留白余生而复归人性之归真呢?

  时下芸芸众生多叹世道艰辛,其实也是感悟不了老子“黑白”之说的表征。当然,如何理解圣哲之言,自要有一番切肤之体验。为政者,因长时间官场浸润,或者能够做到有所为有所不为,伺机而动,以掌控局面,而长盛不衰;经商者,因长时间利益熏心,或者能够做到抓大放小,趋利避害,放长线而钓大鱼;平民百姓,因长时间平淡生活,或者能够耐得住寂寞,经得起摔打,以最能隐忍的方式,最终也可以获得上帝普惠式的恩赐。西人黑格尔说过存在的便是合理的。现实对于每个人来说,所有的现在,都是必然所至。一个人无论处于什么社会层面,无论拥有多少社会资源,都要有实生虚相、虚为实相的心态。绝境处不登顶,绝境中不绝望。绝顶之处必岌岌可危,绝望处也可能柳暗花明。守得云开,就能见到月明;学会留白,就能画出人生最美的风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麦收浅忆 下一篇:不可触碰的灵魂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