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暮春,有风吹来 美文标题

暮春,有风吹来

时间:2017-05-05 19:20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人俏西楼 阅读: 发表评论

  暮春, 吹过的风都带了颜色来。邻家的梨花被风吹成雪片,隔着一道院墙,经过一条窄窄的小巷,从母亲家的屋脊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顿时把这里吹出一处冬天的洁净来。女邻居也风一般的来了,花白的头发夹着几片“雪花”,一会儿是深粉色网筛里盛满嫩绿的榆钱钱;一会儿又是青花大海碗里,黄橙橙的玉米糁子。我说,暮春的风带着颜料哩!你看那一处洁白都能感觉到丝丝的温暖。

  暮春的风都带了颜色来。只要有风悄悄路过,母亲的小院里的桃树就落红如雨。落红飘在残壁上,残壁便有了诗意;落红滞留在饱经风霜的门洞里,门洞无端地派生出些许艺术的气息;爷爷留下来的那盏破旧的马灯挂在一段残垣上,风扬起的桃花扑在上面,谁又能不说这是副唯美的画面?暮春的风带了颜色,你看母亲憔悴的面容微微泛起一丝红晕来。

  暮春的风一路吹来,吹走了残红,吹开了深深浅浅的绿色。一树一树的紫色的桐花应该是暮春的风最后留下的一份色彩。

  暮春的风吹来一场悄无声息的细雨。有雨的时候便带了几分凉意,街面上少了人语,院子里失了鸟音。我守着病中的母亲一起聆听细雨的淅沥。斑鸠在屋檐下终于筑成了自己的爱巢,平日里出出进进偶尔抬头望它一眼,它都很警惕得朴楞楞地飞走。此时,它们都静静地窝在安逸的巢穴里,或许它们同样喜欢这暮春的风吹过来的微雨。

  细雨的颜色叫滋润吧!窗外有月季在摇弋,母亲看见许多雏形的花苞;母亲说:月季开始有花骨朵的时候,西墙边上的那捧白色的牡丹就要开了。

人俏西楼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灯火 下一篇:五月天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