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到哪里找一个亦如你的人 美文标题

到哪里找一个亦如你的人

时间:2017-04-05 22:59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孙玉霞 阅读: 发表评论

到哪里找一个亦如你的人
 

  所有故事的发生都有它的偶然性,不是吗? ­

  小时侯, 玩具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奢侈的字眼,于是老盼望着你和二姐“打仗”了,俩个象西班牙竞技场的斗牛士,手对着手,头顶着头,谁也不松手,我快活地从你俩搭的“小房子”里钻出钻进,哥在一旁发着笑,我越钻越快,生怕我的“小房子”拆了。姊妹一起的时光,父母健在的日子,真是快乐的日子! ­

  快乐的日子总是象筛子一样一晃而过。哥成了家,二姐嫁了人,你考上了武威黄羊镇畜牧学校,雄赳赳气昂昂上你的学,找你的远大理想去了。谁能想到同是一张录取通知书,农村的要比城市的份量重多少倍,尤其女人的就更不易了。

  假期里,你象男人一样干着地里的那些杂七杂八的农活,你给我们缝衣做鞋拆被。我和二姐每次像闰土盼过年一样盼望着你的假期。 ­

  许多东西都是物以稀为贵,人也是,那时考上学校的女人如新月稀少。你的情书如雪片般纷涌而至,一放学,追求者无数,高的,矮的,学医的,管商的,踏遍了咱家的破门槛。轻拥着生命的温暖,聆听着仰慕者天籁般的声音,你饱满的青春在爱情的海洋里尽情地徜徉享受爱与被爱的滋味,直到和殷家的那风流倜傥,才过子建的瘦老大珠联璧合,牵了红线。 ­

  毕业了,结婚了,你夏花般绚烂多采的青春留在兰州的盐场堡尽情绽放。

  父亲一辈子人类灵魂辛勤的园丁,丹青妙手,对自己的四颗幼苗倾注一生心血,呕心沥血,精心栽培。只有你成为人中之凤,长成了栋梁大树。

  你那时在兽研所住一间半一楼简易楼,房子家具一放,只剩下俩人能通过的“河西走廊”。每当暮色降临,吃饭时都端出来,女人边聊边吃,男人边吃边下象棋,俨然广场西口的食品一条街。你的班在西固的种鸡场,早上去时天还没有破晓,晚上回来时就星星点灯了。你的厂车在文化站停,我去等你,茕茕孑立,站在盐场堡,背靠着一根电线杆,看仅有的一辆辆7路车不紧不慢地从这里通向市中心和火车站,我甚至都记下了经过的每一辆车牌号和售货员,看斜阳渐远星星漫上来,人声杳杳,煎雪又落雨。你还是不来!那颠簸不平的小路和那没时没点的车呀!等得人直发慌。姐夫深钻细研,考上了研究生,上了北京;你的肚子如日本的富士山日渐隆起,我骑着二八自行车车咣当咣当,悠哉悠哉去永昌路给你买鱼吃,乐此不疲。可怕的青春期自然灾害一般降临,我恋爱了,轰轰烈烈的,那些绵绵的海誓山盟长驱直入我贫瘠的情感领域,奉着一颗灼灼其华的热心连情书都写了,却了无声息。你争气的肚皮生下了宝贝儿子。我陷入了失恋的沼泽泥潭中,不能自拔,明明是一滴泪,不知怎么就汹涌成了海。不想在兰州把自己烂掉,为了逃离我那死去的爱情,就去了广东的东莞叫桑园的,连一片桑叶都没见过,亚热带的旖旎风光,像一副副泼墨的山水画,到处在“杂花生树,草长莺飞”,晚上听着“芭蕉夜雨涨秋池”,白天看到林则徐硝烟的虎门。我的心境如海风拂面,开阔起来,我拿起彩笔将岁月留下的伤痕抹去,摒退喧哗,浅斟慢酌,安静地发着誓:我是带刺的仙人掌,插到哪里哪里都要活! ­

  一年临近,你的电话“大弦嘈嘈如急雨”,急切一如的你的渴盼,无非是该回家了,不要象那扶不起的阿斗“乐不思蜀”,更不要“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卞州”。 ­

  当南方椰风拂面,花开成海,我衣着短裙凉鞋时,兰州已是枯叶落尽,飞雪漫天,满目萧条,我越发低落,糟透的心情掉入了马里亚纳海沟。你鼓励我学王码电脑,去兰大上夜大,给我精神食粮;更重要任务是我必须要进一座城,当然不是电影《三进三城》中的城了,而是一座婚姻的“围城”。这是你的使命,也是父亲的心愿,我白天上班,晚上上课,我的目光似酒醉般迷乱了。你与姐夫每天孜孜不倦发一篇催婚的“批斗檄文”,我这棵朽木不可雕,孺子不可教的歪脖子树,听不进你们的苦口婆心,将心搁浅在岁月的轮角,还在徐志摩一样“访灵魂之伴侣”,览红尘,阅众生,悦己就好,一心做着洒脱、坦然的自由女神。 ­

  直到父亲溘然逝去,我才苏比般一下子醍醐灌顶,结婚不光是自己的事,还有关注自己的亲人。我却无视父母为我操碎了心,盼得老父亲逝去时还流着一滴泪,爱情在亲情面前是如镜花水月般虚飘,我却一直没有感觉到,等到失去亲人时才悔之不尽。谁能经得起流年的刻薄?悔恨思念该如何安放?谁能让我挽回生命中最想挽回的遗憾?我的泪溢出如雨水,心似撕裂般疯了,我再也不想让你为我整夜整夜的合不上眼,我恨不得马上拉个男人去登记。无巧不成书,正好有个你们牧校的也在寻寻觅觅,那波涛一般起伏的眼神从他心海处涌出,一路拍溅而来,一下子晃了我的眼,刹那相见瞬间就是惊心,顷刻两心相许。你是十分的同意,你要是九分不同意,我怎敢和他琴瑟合鸣?你火暴的脾气一上来,就像刚要炒的铜豌豆,稍一加热就噼里啪啦响个不停。你在我心中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你的意志是我的行动的方向,你的语言便是我的圣旨。你让我嫁马文才,我岂敢许梁山伯?是你颠覆了我的人生,让我认真做了一回自我。我的一生被风吹乱了,孤单摇晃,风雨过后,岁月划过指尖,感谢你亦如父亲一样对我这棵小苗遮风挡雨,精心莳弄,不然我不知道我会长成什么歪七八扭的怪样子。懂你不容易,排了老大,竭尽所有,把心儿分成几瓣给了大家,却不曾说谢谢你!人生的车途上,你永远是我们的加油站! ­

  与“梁山伯”梦般邂逅,其实是上帝设下的甜蜜圈套,缘分使我们不期而遇,命运又让我们失之交臂,命运的签只让我们相遇,等风平浪静之后,谁还为骤起的涟漪固守什么?它背后是悄然的平静。人有时开窍了,一切就坦然了,谁都有咬着牙不肯放的人,谁又能一辈子风化雪月把情话当口粮? ­

  结了,走了,万般不舍凭谁说?你再也不必为我上课迟归而担心牵挂了,不再为我结不了婚而整夜失眠了,也不再为我万一生个姑娘丈夫对我不好而忧心忡忡了。你弱柳扶风的身子蕴藏着奋发向上的勃勃的潜力,你考上了农大的研究生,从西固来到了中农威特公司开始了你人生奉献的新起点。姐夫已是博导,事业如日中天。我是真心为你们祝福! ­

  轻舟已过万重山,岁月催人不眨眼。尝遍了红尘世味, 茫茫人海能有几个人牵挂着你的冷暖和悲喜?春光如你双眸,轻挠那些往昔留下的温暖,那些情浓于血液,那些爱烙于骨骼!你的关爱似大雾时时弥漫在我的生活里,是我最铭心刻骨的记忆。我们的缘分是上辈子定制好的前世柜,心儿永远没有因为结婚而设置屏障,生命的手却越发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行过春秋,驶过秋凉,秋阳高照,是你与我­困苦百转后纷飞的那副笑脸,红叶清晰的叶脉,似你与我姐妹血脉相连掌心起伏的生命线,你始终出现在我生命的每一页。

  徐徐回望来时的路,当彷徨的青春无依无靠,在岁月的褶皱中沉沦时,是你的关怀烘烤着我的心灵,温暖灌溉了我青春。一路走来,你与姐夫的照顾如山泉细流,悄无声息,从未停止,如红尘掠过一样惊艳!和你朝夕相处、相濡以沫的这段日子,虽然短暂,却已成为我生命记忆里闪烁的钻石。抬头望星空一片静,泥尘里,你与我永生相伴,肝胆照应。爱,一旦下了笔出了口,哪怕世事变幻,历经风雨,都怎么能更改?我再到哪里找一个亦如你的人呀! ­

  2017.03.08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想你 下一篇:八月的思念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