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又见斑鸠 美文标题

又见斑鸠

时间:2017-02-16 19:44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赵万宏 阅读: 发表评论

  鸠兮归来,不亦乐乎

  岁属正月,序在早春。今天是2017年2月14日“情人节”。真是无巧不成书,就在这个为青年人所狂热的含情脉脉的日子里,我校内家属楼旧居的南侧阳台上,那只颈着花斑、通体灰褐的美丽斑鸠鸟不知何时又悄悄地回来了!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斑鸠啊斑鸠,情人节里见到你,冥冥之中是否暗示,你我本是前世的情侣,只不过轮回无常,就象炎帝的女儿转世托生成一只精卫鸟一样,你我今生抱憾错失在不同的世界里。然而,纵然人禽永隔,你待我依然不离不弃,一往情深。

  斑鸠,古而有之。“吁嗟鸠兮,无食桑葚。吁嗟女兮,无与士耽。”《诗经·氓》用斑鸠贪食桑葚易醉的传说起兴,劝告女子不要过度沉溺于男女爱情。斑鸠,灵性之鸟。历千年幻化,得天地精华,归巢去巢,自循定制。归巢之日,始作繁衍。产卵蜉雏,约需两月有余。俟雏鸟初成,便举巢而去。去去来来,竟无爽信!

  下面的文字本写于去年盛夏,系感怀阔别好几个月的鸠儿重又归来而即兴所作。今天,看到此鸟再次去而又回,至为欣慰。愉悦之余,兹录旧文于后以记之。

鸠兮归来,不亦乐乎!

  阳台外,消失了大半年的灰斑鸠又飞回来了。记得首次见它在我校内家属院五号楼旧家中的阳台上衔枯枝作窝,大约是在前年的秋天。那之后,我惊奇地发现经过一个多月的静静坚守,母鸟成功孵化出四只青褐色肉乎乎的小鸟,我有幸平生第一次亲眼见证了斑鸠从卵到雏的生命过程。又过了大约十多天,四只越来越不安分的小鸟,终于扑楞着尚未长齐羽毛的绵软的翅膀,在它们妈妈的示范和保护下,跌跌撞撞地飞向对面不远处的屋顶,这情景看得我心颤,生怕它们力不从心,高空坠落。还好,鸟儿们在对面房檐上稍事歇息之后,便在我担忧和不舍的目光护送下一去无踪影。

  唐人刘禹锡感慨:“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鸠儿啊,对于你的光临,我也曾暗自寻思:吾家非富非贵,吾庐也非别墅豪宅,你情有独钟,单单与我结缘,阁下该不会有屈尊俯就之感吧?《尚书》有云:“箫韶九成,凤皇来仪。”有凤来仪乃吉祥之兆,斑鸠虽然比不了贵为百鸟之王的凤凰,但此鸠不避舍下简陋毅然择我同栖,我自应披心相付,待若上宾,更无冷落之礼。于是乎日子一久,我对鸠儿竟如亲人一般挂怀。

  自从斑鸠们别我而去,每每中午下班后来旧房小憩,我总是习惯性地向南侧的阳台探望,盼望久别的鸠儿有一天能够再度回归。可眼看着空空如也的鸟巢,心想莫不是之前的殷勤和好奇,惊扰了鸟儿们平静安详的世界,才使它翩翩一去不复返?想到这里心中顿时慊疚不已。

  今天一进家门,便看见阳台上静静坐窝的熟悉的斑鸠,惊喜之际忙凑上前去隔着玻璃为它拍照留影。鸠儿不惊不恐,静若处子,只是用温和明亮的眼神柔柔地望着我,它仿佛在说:你好吗?我久别的老友!

鸠兮归来,不亦乐乎!

  作者简介:赵万宏,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于陕西洋县,现供职于陕西理工大学,有四十余篇论文杂文发表于期刊、传媒。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