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散文《娘舅乌皮》 美文标题

散文《娘舅乌皮》

时间:2017-01-21 22:11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庸嫦 阅读: 发表评论

  散文《娘舅乌皮》

  妈妈说,乌皮娘舅死了,死于车祸。眼前顿时出现了娘舅年轻时的样貌:黑黑的,高高的,健硕的,开朗的,永远笑嘻嘻的,笑的时候永远都露着他白白的牙齿。

  娘舅不是血缘意义上的娘舅,他是我小时候的一位邻居。我曾经寄养在他的家里,所以,我叫他为娘舅。

  那时候的他多么快乐啊!他大概十八九岁,力大无比,而我,九岁。我生病了,我在他妈妈的照料下养病。他背着我飞一样地进出医院。他是我眼里活生生的神行太保。

  我很喜欢他。我觉得娘舅是世界上最英俊的美男子,即使他正挑着大粪,我也这么认为。

  后来,娘舅为我们娶回了一位乡村小美女,我们叫她白妹娘舅姆。白妹娘舅姆很白很白,皮肤白到透明。娘舅很爱这个白白的妹子,甚至不惜为之与自己的老娘(我叫长长婆)翻脸。而这之前,我们都知道,娘舅在生产队里是出了名的孝子,对于妈妈的话总是言听计从,从不违拗。

  娘舅和娘舅姆的婚姻并没有像长长婆预言的那样短命,他们一直相亲相爱过到了今天。如果不是眼下天收娘舅,我想他们还会继续快乐地生活下去。

  印象中,娘舅一辈子都在为家庭生计而操劳,他很勤快,脑子也活络,他种田、卖鱼、看山,他辛苦一生,为两儿子挣下了二套房产,为自己的女人挣来了一世的安闲。而今,他走了,即使走,他也没有化家里的钱,他用自己的命又为这个家挣回了80万的血泪钱。

  娘舅走了,62岁。死于滚滚车轮之下,带走了多年辛劳给予他的肝病,也带走了他对家的眷恋。

  娘舅,小萍会一直记得你,记得你对她的种种的好。

  作者介绍:庸嫦,60后,浙江杭州。身无长技,写字,就图一乐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