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清 明 美文标题

清 明

时间:2019-04-09 12:31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左边的云 阅读: 发表评论

  “六曲阑干偎碧树,杨柳风轻,展尽黄金缕。谁把钿筝移玉柱,穿帘海燕双飞去。满眼游丝兼落絮,红杏开时,一霎清明雨。浓睡觉来莺乱语,惊残好梦无寻处”。
 
  万物生长此时,皆清洁而明净,故谓之清明。
清明
  梨花风起正清明,童子寻春半出城,日暮笙歌卷帘去,万株杨柳属流莺,青草青青万顷田,芳原绿野恣意行,春入遥山碧四野,兴逐乱红穿柳巷,困临流水坐苔矶,昨日邻家乞新火,晓窗分与读书灯。
 
  《淮南子》载:春分后十五日,斗指乙为清明。
 
  烟花三月,绿杨柳絮,清风拂乱莺燕,浅草没马蹄,远山枫外淡,破屋麦边孤,青丝袅袅,草庐生烟,三两黄纸纷纷扬扬,便生出清明上坟的情丝。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每年临近清明,母亲总显得惶恐,漂泊半生,而又思乡情切,便寄托着浓浓的乡愁,尤其是清明。
 
  迷信又传统的她,操劳半生,浓厚的爱子心加倍叠加于孙子,生活过分地稀疏了她半生的心力,总有三五家事儿,能够焕发出勃勃的生气。
 
  厚厚的一叠黄纸,是母亲提前准备的,经过她灵巧的手,总能够神奇地变化成棉衣棉被,衣帽鞋子,香烛纸钱由她熬夜完成,风干橘子似的面颊遮几缕银发,混浊的眼眸泛着丝丝惬意与满足,此刻仿佛为自己而活着。
 
  自强的母亲总是试探地询问孩子,仅仅为清明上坟地苦恼,若得到满足的答复,便若孩童一般窃喜,仿佛完成心里一件大事儿,心间的石头总算落地儿。
 
  烟花三月,暖阳当空,清风徐来,湛蓝色的天幕垂挂着洁柔的丝线,若柳丝无限延伸向远方,洁白的云彩团若幽谷漫过洁白的牛羊,凝白温润的云彩贴着远山,低空泛着淡淡的腥草味道。
 
  柏油路面行人三三两两,碎阳穿透云团,投射下斑斑青影平添了清明的哀伤,三两飞燕若剪刀,心间淡淡的忧愁总剪不断,理还乱。
 
  突兀地,稀稀落落的春雨如期而遇,心间泛着淡淡的失意总莫名被填满,仿佛清明时节雨纷纷,更能贴切地平添人心里的愁绪,模糊的眼帘雨打风吹去。
 
  按照习俗,回老家总得先上坟祭祖,于是驱车绕着老屋后的南山,柏油路面变成乡野小径,便不由得步行前往。
 
  满眼葱葱郁郁的草木锁着褐色的黄土,蒙蒙的雨丝裹着丝丝缕缕的雾气,蒸腾蒙绕,沉浮于黄土浅草与空蒙的山峦幕布之间,仿佛虚幻的人间仙境。
 
  褐色的土路略有些潮湿,新鲜的野草填充在浅浅的沟渠间,姹紫嫣红的格桑花的香味弥漫着低空,鼻腔里塞满了春的味道。
 
  绿盈盈的垂柳摇曳生姿,淡淡的清风裹着薄薄的柳絮,梧桐树结出无尽的紫色风铃,晶莹剔透的露珠滚滚跌落泥土间,飞溅的水花模糊了眼眸。
 
  清澈的溪水填满了浅渠,柔顺的青草若曼妙的腰肢,漫过浓绿柔软的麦田,滚滚麦浪翻滚着,泛着阵阵涟漪,仿佛绿色的波涛汹涌澎湃,满眼春意盎然。
 
  隔着三五人家田地,便是晃人眼目的油菜花,黄灿灿的逼人眼眸,三五一群的蜂蝶绕着花瓣,画眉与麻雀嬉戏草木之间,三两牛羊隐在杨树林间,串串的毛串子堆叠一地,若碎了一地的星星。
 
  茅草丛里的迎春花泛着黄晶晶的光芒,裹着绿意的藤蔓,泛着丝丝缕缕的生气,若眨动眼眸的星辰,若隐若现间催生出些许春意盎然。
 
  折返往来于乡间野径的村人,母亲皆笑脸相迎,嘘寒问暖的,不过对于常年在外的我却显得陌生,于是略显窘迫的我总由母亲救场,总算心惊胆战地进入坟地。
 
  落雨乱花飞絮纷纷扬扬,三五翠绿的松柏绕着耕地田野,尽显得荒败,不过却泛着春的生气,三五人家早早上坟祭祖,袅袅青烟裹着清新潮湿的空气融化在云烟间,如若有若无的愁绪一般。
 
  雨丝泛凉的坟地略微泛着凄凉,估摸是清明的缘故吧!三三两两妇人垂泪洗面,低声凄哭,妻子带着女儿嬉戏于莺燕飞绕,蝴蝶恋花的花木间,咯咯的笑声伴随着轻快的脚步,被无限隐藏。
 
  枯黄的坟头斜插着三两根椿树,翠绿泛红的香椿散发出浓郁的芬芳,浸染着蒙蒙的雨丝,若毛线团缠绕的迎春花绿藤遮掩着松散的黄土,折射出淡淡的黄,蒙蒙的绿,映照出坟头的凄凉。
 
  老辈讲究坟头不能有椿树,似乎寓意后辈人愚蠢似的,于是静默的父亲埋头苦干,清理坟头的野草树根,而不甘落后的我,自告奋勇过后,手心磨破皮火辣辣的疼痛,父亲摇头叹气,竟自忙碌起来。
 
  坟前青石墓碑缠绕着藤蔓,若木棉树畔的喇叭花,尽管平添了一抹娇艳,不过竟有些突兀,砖石水泥砌成的坟龛经不住风吹雨打,散落层层斑驳痕迹,心情莫名沉重之后,复又整理起来,心间的苦涩便淡了些许。
 
  母亲蹒跚跟进,清理出一片平整没有杂草与碎枝屑的地方,小心翼翼地摊开香烛纸钱,棉被衣帽,虔诚地就着火苗,嘴唇微微张合着,手指的木棍上下翻转,压在灰烬里没有燃烧尽的纸钱纷纷化为灰烟,淡淡的青烟模糊了她的脸庞。
 
  父亲眼眸子泛着丝丝缕缕的哀伤,兴许是睹物思人吧!或者想起曾经熟悉又模糊的记忆,竟有些失神,粗糙的大手驻着下巴,眼眸透过淡淡的迷雾,仿佛隔着岁月蹉跎望眼欲穿。
 
  沉重的氛围渐渐稀疏,父亲打量着坟头渐渐光秃秃,露出褐色土壤新绿,嘴巴不由露出一抹舒心,一丝坦然。
 
  临别之际,父亲眼眸有些深邃,手指捏起一簇黄土入怀,碎碎的脚步响起,坟头渐行渐远。
 
  细雨渐渐稀薄,仿佛感受到清明的气息渐渐模糊,土路冒出一丛丛稚嫩的青草,三五朵紫色的喇叭花吐出娇艳欲滴的花蕊,散发出淡淡的馨香。
 
  母亲脚步轻快,眉飞色舞,迎着浅渠麦天梗间的青草顾盼,三两只凝白的蝴蝶上下翻飞,黄色的蒿草结出黄中泛绿的花伞,丝丝缕缕暖阳裹着清风摇曳生姿。
 
  点缀在麦田草地间的荠菜,若绿色的伞盖,散发出浓郁的芬芳,母亲招呼着父亲,两人顷刻之间便采摘了许多绿汪汪的野菜,填满了口袋。
 
  蒲公英的花伞映照着黄色的花朵,土壕断崖间盛开着绿盈盈,凝白温润的槐花串,碎碎的叶子填满了枝头,若碎了一地的星星。
 
  不甘寂寞的我,便自作主张间,采摘了许多槐花,女儿戴着五颜六色的花环,鼓着手掌叫着闹着,爱不稀手地玩弄新奇的槐花荠菜,顾不得欣赏春暖花开,绿杨柳絮。
 
  通往老屋的道路不尽相同,顽皮的女儿竟顾得玩耍,便欣然喜欢趣味儿的小路,而溺爱孩子的父母便由着她的性子,妻子莞尔一笑,多少有些任由着她。
 
  浅草铺地,蝴蝶蜜蜂恋花,溪流溢溢而流,桑葚树间的麻雀叽叽喳喳,隔岸粉嫩的苹果花散发出清冷的气息,凝白的梨花带雨,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曼妙青衣,红袖添香。
 
  村落间的老屋已久不居人,多少显的荒芜,锈迹斑斑的红铁门泛着斑驳的铁锈,砖石的台阶已经碎裂,缝隙里冒出许多青辉的野草。
 
  门庭前的柿子树抽出新绿的叶子,浅浅的白色花朵藏在树叶间,仿佛害羞的邻家姑娘,红砖墙壁仿佛洗的褪色的衣服,露出浅浅的裂痕,墨绿色的瓦砾碎了许多,平铺着一层青苔,栗色的屋檐堆叠着三两鸟巢,忙碌的燕子钻进钻出,平添了一抹生气。
 
  跨进门庭,房间显得荒败,仿佛被遗忘的鸟巢,缺少倦鸟归巢的温暖,泛着冷艳孤傲的气息。
 
  庭院里却春意盎然,泛着诗情画意的惬意,花红柳绿,暖阳清风间摇曳生姿,另人浮想联翩。
 
  斑驳的黄土墙冒出浅绿的青草,柔软的腰肢迎着春的惬意,散发出些许柔情蜜意,裂缝的墙壁挤满了蒲公英,莹白的花伞纷纷落落,冒出脑袋,堆叠在绿汪汪的爬山虎之间,星星点点若白头翁一般。
 
  庭院里冒出许多青草,杏花夹道,山桃花朵朵娇艳欲滴,一排梧桐树绕着庭院,依靠着土墙,三两只麻雀眨动褐色的眼眸,盯着墙根的蚂蚁浩浩荡荡地钻进地缝里。
 
  “清明前后,种瓜点豆”,去年母亲清理后院的一块地作为菜圃,枯藤爬满了竹竿,木篱笆绕着墙根,丛丛青草夹着野花,与周围的花木融在一块,彼此不分春色。
 
  清理杂草,修补篱笆,松软的泥巴裹着淡淡的潮气,迎春花的藤蔓绕着梨花树攀登,父亲与母亲纷纷各显身手,豆角、毛豆、豌豆、土豆、红薯、南瓜、西瓜、甜瓜……
 
  泥土潮湿的墒情邂逅了春的苏醒,颗颗希望的苗圃与种子落地生根,浇水施肥,一派春意盎然,女儿也不甘寂寞地清理一堆青草,栽种洒播下三两萝卜白菜的种子,望眼欲穿。
 
  暮色渐起,夕阳染红了云彩,阵阵暖阳清风裹着滴滴汗水,落英缤纷的花瓣堆叠在苗圃里,星星点点的月辉泛起,挤满天际的星星被惊散,女儿浅笑嫣然的笑脸映照出老屋的惬意与恬静。
 
  车辆缓缓而动,父母眼睑泛着不舍与惬意,淡淡的遐想填满他们的脸颊,渐行渐远间,期望他们的心间盛放更多的春色,关于清明的憧憬。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一树梨花白 下一篇:没有了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