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美文摘抄 > 梧桐的记忆 美文标题

梧桐的记忆

时间:2016-08-30 08:47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他酷 阅读: 发表评论

  有一种记忆,轻触你心底某个柔软的地方,点点的暖意,便如墨迹洒在纸上一般,徐徐化开。

  窗外的梧桐树长高了许多,叶子像一把把芭蕉扇,张开风帆,沙沙地响着,思绪一下子把我拉进了童年。

  我出生在一个贫瘠的小乡村,父母长年在很远的城市打工,断奶后的我就跟着奶奶。没有父母的宠爱,用当时村里人的话来说我就是没人管的“野孩子”。

  到上学年龄了,我们村里的孩子大都被父母送去县城念书了。奶奶当时特别着急,可我们家很穷,只能把我送到只有三位老师的村小去读书,于是您就成了我的启蒙老师。

  您有点苍老,头发有些花白,背很驼,怎么也直不起来,大家喊您“驼老师”。听奶奶说,因为背直不起来,您初中毕业就没加入打工大潮,而是留在村小当代课教师,一干就是十五年,也穷了十五年。后来转正了,成了正式教师,可年岁大了,错过了娶老婆的黄金时期,于是有人就喊您“光棍老师”。

  那天奶奶叫我毕恭毕敬的喊您“薛老师”,就这样我每天跟着您学习了。我们班只有十位同学,大都跟着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您包揽了我们的铅笔和本子,您一笔一画地教我们写字,说这字就像做人一样,一笔一划要端正。最让我们开心的是,您经常带我们上特别的“实践课”——去河沟边钓龙虾。小竹竿系上线,线上穿着鱼钩,鱼钩挂着吓肉,有时还真能钓上一盆,卖给收虾人,然后我们在课间就能吃到五香鸡蛋,就能到您的房间里痛痛快快给远方的爸爸妈妈打一通电话。

  有一天,我和从县城读书回来的玩伴一起玩,我看不惯他们趾高气昂的样子,和他们打了起来。您知道了,让我面壁思过,我不去,您揪着我的耳朵。我反抗着,“你又不是我爸爸,凭什么打我?”。您嘴角抽了抽,轻叹了一声,然后对我们全班同学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就是你们的‘代理爸爸’。”

  就这样薛老师当了我五年的“代理爸爸”。

  六年级时,父母把用汗水换来的钱,倾囊而出,付了个首付,在县城买了一套房子,我就要去县城读书了。我突然想到再也不会有人在下雨时,背着我趟过积水,再也不会有人怕我手龟裂不能写字,替我买护手霜,眼泪无声地划过嘴角。

  走的那天,我看见您站在村口的梧桐树下,目送着我。夕阳将您的影子与那棵大梧桐树交织在一起,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里。

  城市离我越来越近,梧桐树离我越来越远。

  现在想来,村头的梧桐树更加粗壮了,我们的薛老师依旧坚守在那个村小,因为进不了城里的孩子还需要这样默默奉献的老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