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 > 永远不再的爱 美文标题

永远不再的爱

时间:2013-11-20 23:14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小智 阅读: 发表评论

  早就想写一篇文章,把曾经远逝的故事用一颗火热的心召唤回来。总觉得远去了的并没有去太远,它就在我常出现的地方等着,只要我一招手就重新回来了。写每一篇文章,只是因为一种冲动,感觉心里有内容,凭着一种激情就把它写出来了。

  写出这个题目,连自己也觉得惊讶。留在身边的爱情,也不能给它这个殊荣,远去了的爱情怎么会是永远的爱情呢?因为远去了的爱情,从开始到远逝,我和她每一天发生的故事都不平凡,经历了太多,数不清的伤痕和疼痛。每一天都有一个故事,每一个故事都令人伤心啜泣。我不想用原始的情节写出我们的每一天,只是想让人们知道,这个远去了的女人曾经在我的生活里存在过,在一个房间里一张小床上一个枕头上,产生过一段段缠绵凄美的故事,故事里只有我们两个人的笑容和眼泪,快乐和幸福,这就足够了。

  爱的最真的,往往是受伤最深的。虽然从布满伤害的路途上全身退了出来,从此无论去哪一个方向,用不着走原来的老路了。可谁能想到,我整个人是彻彻底底地撤出来了,心却痴痴地痴守在那儿,前方的故事怎么美好,也不会令它改变初衷。很欣赏三毛的一句话“用一转身离开,用一辈子去忘记”。我做不到这一点,试图做一只冷血动物但我真的很失败。

  其实,我知道人如果一走,茶就凉了,守在那里不会看到希望放光,倒不如携手如今的幸福,站到最光明里去。我鼓励过自己离开那个伤心的地方,每次鼓励每次都失败了。现在才知道,不是永远得到的才是永远珍惜的,爱情的河流在心上冲开一个豁口,这个豁口里激流而出的爱就会一泻千里,没有办法再回头了。

  痛哭一次,熬着;痛苦两次,忍着;痛苦三次习惯就成为自然。

  人在分离的日子,才会产生思念。否则,即使多么好的一个人依偎在身边,也不会觉得她的珍贵。也许我伪装的若无其事,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没有她了,我不是活的好好的吗?”我装作镇定,其实我的心里早已受伤。

  每次回到故乡,望着从前的家里走出来的再不是你我,我的眼睛都会蒙上一层泪。记得这个小院里你爽朗的笑声,记得你在我怀里撒娇说:“亲爱的,你会这样陪我一辈子吗?”如今,我的誓言没变,你温暖的微笑却渐渐冷淡。

  飘拂在头顶的声音化成了一块漂浮不定的云,看着很近,伸手抓它却一辈子也抓不住。我常问:“你还会来这里看我们往日的家吗?你的心里偶尔还会出现我的身影吗?”每次来每次都想从这里遇见你。每次听到身后有脚步声,每次都怀疑是你,每次转回身,看到的总会是陌生人的笑脸。在家里住了六天,我天天来,这是我从前的家,这里曾经有过我忙碌的身影,我和我心爱的女人曾经在这里相知相守过14年。我在散文里不止一次地写到过我原来的家,总以为写出来就不新鲜了,谁知越写越新鲜,仿佛沉眠的时光在我的笔下重新苏醒了。

  复活了的是记忆,死去了的才是永远不再的爱。

  有一天,有个朋友给我写信说:“我也是从家里遍体鳞伤地逃出来的,我不想再回去了,试着忘掉原来的家,忘得很痛苦。晚上,一个人寂寞的时候,都不敢朝着家的方向看,看一眼就会泪流满面。看了你的文章,我不想忘掉家了,也许把它永远装在心里,从前的冰冷才会变得温暖。谢谢你,你的文章让我重新有了回家的欲望,不管生活的背后是什么,不试着回头看它,怎会知道身后的星空依旧灿烂。”

  从前的家,给了我太多写作的冲动。伤害虽可怕,伤害也能变成凄美的文章。文章发表后,总觉得有一双眼睛会看到,我笔下的点点滴滴,竟是她从前想忘而忘不了的岁月。想不到从前的她,就是我日后要写的文章,文章里的主角就是她。

  今年我还打算回家一次,虽然说到家时觉得很勉强,但还是不自禁地感到心头发热。去年十月份,我和现在的爱人又喜添了个龙子,我如今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了。原本不打算要这个孩子,香港的蔡丽双老师几次打电话坚决要我们龙年生个龙宝宝,说这是下达给我们的命令。我不是一个喜欢遵守纪律的人,当兵的那会儿,经常犯这方面的错误,大错误不犯,小错误不断,到退伍的时候起码积攒了一车皮。但蔡丽双老师的话不能不听,我郑重地对老婆说:“坚决响应蔡丽双老师的号召,突破种种困难也要生个龙宝宝。”天随人愿,我们再一次喜滋滋地当上了第三个孩子的父母。孩子刚掉地,我就和蔡丽双老师报喜:“感谢老师的佑护,我们果真生了个龙子。”蔡丽双老师在电话里说:“长大了,这又是一个大诗人。”

  孩子满月时,弟弟带着爱人和女儿来漳州看我们,七八天后,运涛也从家乡赶过来看我们。运涛在村子里是我最信得过的人,虽然不同姓,但比本家人还亲,论起辈分,他管我叫叔。幼儿从母亲的怀里走出来就长大了,人离开了家就变得稳重成熟了。在农村老家时,运涛还常喊我的名字,但我们从家里走出来了,相逢在异乡的城市里了,称谓就都改变了。他张口闭口管我叫叔,再不随意喊我的名字了。运涛临走时对我说,明年回不回老家,他说乡村现在改变了不少,说我认识的人少了,不认识的人多了。岁月总是催人老,我认识的人有的岁数已大,已然仙逝在这一个国度,不认识的人是那些嗷嗷待长的幼儿,我见了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不知道是哪个要好伙伴的孩子。不由的想起贺知章那首诗:“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回到家里,从前不觉得新鲜的东西全变得新鲜起来,尤其是金秋时节,可以去果树地里看看,金灿灿的皇冠梨压弯了枝头,飘逸出阵阵醉人的馨香。回来的路上还可以顺路到看看长势喜人的玉米,小时候养成了吃嫩玉米的习惯,每次去每次都掰回不少,未到出锅口水都险些流出来了。在南方过年时,忽然就想到北方的烧鸡和驴肉火烧,甚至连北方人腌制的老咸菜也想。想过之后,就想把它写下来,包括想过的人和事,写出来受伤的心里才觉的得到了温暖和慰藉。

  总觉得,过去了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何必为一时的痛苦揪心一辈子呢?有时候想想,就不想写了,但如果不写,纸上的感情就一片空白。最后下决心,还是把它写出来吧,无论是爱,还是被爱,无论是得到还是失去,写出来就是对曾经的往事是一种交代。写出来了,泪流出来了,心就不会那么疼痛了……

  流逝了的一切,用文章是可以留得住的。我用文章把短暂的时光,写成了好多个片段,好多个片段连接起来,短暂的时光就变成长长的时光了。我还用文章还把消逝了的爱情留住了,一个时光一个时光地写,让短暂变成了永恒。写出一件往事,就会得到一种欢喜,哪怕往事对于我是悲哀的,写出来,发泄出来,也会赢得长时间的陶醉。失去了的时间都是宝贵的,失去了的爱情都是珍贵的,失去了的婚姻都是最不能忘怀的……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