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 > 药香,一场花开荼蘼的恋 美文标题

药香,一场花开荼蘼的恋

时间:2014-10-20 09:25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brave 阅读: 发表评论

  荼蘼不争春,寂寞开最晚。——-苏轼

  曾经,一株草,在清露中青翠欲滴,一朵花,在晨风中姹紫嫣红;曾经,一节劲枝,在雪融化后挺拔而立,精彩了多少文人的华章锦断;一段虬根,在岩缝间餐风宿雨,又磅礴了多少绘客的泼墨走笔。如今,这几枚叶瓣,数截根枝,都入了药,将往事在锅底熊熊燃尽,寂寞却袅然升腾,曾经的美好,熬成了一屋的药香,只有那些不甘,落成苦涩,在舌尖痴缠。百草成药,医得了百病,却唯独少不了一味寂寞的药引,将百味人生,一并咽下。

  花开荼蘼,芳菲殆尽,谁又知一缕药香,不是一场花事的终结?花开花谢,不过是一场缘来缘去的聚散,徒添一份相思,半生煎熬,一半弥香,一半透苦。

  那一年,司马相如半躺病榻,一脸沧桑,久滞的琴弦,再无力奏响当初的<凤求凰>,半生贫寒,半生跋涉,一朝得势,却是惨淡收场。

  外屋的卓文君,轻轻地搅着砂锅里的药,薄雾中香气徐徐升起,那首<凤求凰>在耳畔不奏而鸣,高山流水的韵音中,自已不顾一切地跟定了眼前的那个人,寒舍沽酒而卖,从此布衣粗食,却让幸福贴心窝地真实。然,夫唱妇和,也敌不过世俗的虚荣和奢华,司马相如终究还是入了仕途,终究有了纳妾的念头。

  文君,以一首<白头吟>,似悲慽,似轻遣,似深忆,最终是挽回了司马相如的心,却没有挽回自已的爱情爱情在那次错轨中毫无尊严地夭折了,修修补补的爱是没有情可言的,而自已守着的这个人,只不过是执着于自已当初义无返顾的选择,执着于自已倾心付出的结局。

  就象这药香萦绕的小屋,充盈的是满满的病痛和寂寞,还有久久等待之后的一舌苦涩,那又怎么样呢,爱就是这样,总是老不过岁月,文君一声浅叹,一阵释然,依旧情深款款地轻唤:”长卿,该吃药了!”

  那一年,宝玉和黛玉初相见了,四目相对,两心怦然,对宝玉来说,只不过是多了一个能爱的妹妹,就算是倾心的真爱,亦不是唯一。而黛玉,却是猛然觉得似是相识,所以死心塌地认定了这个三生石上注定的人,便是将一生的眼泪,还给他罢了。

  宝玉钟情黛玉,但他不会背叛自已的生活,他还有宝姐姐,琴妹妹,甚至袭人,晴雯等,都是他要牵念的人,他需要多彩炫丽的女儿世界,他不会天天陪着一种滋味的黛玉葬花流泪。

  所谓的木石前盟,因为金玉良缘,注定是场脆弱的悲剧,黛玉等到了她要等的人,却不是她要的爱情,有心相惜,无力相守,终究还是饮药度日,泪染湘竹,一缕孤清冷傲的魂,伴着药香,还了前世的露水债。独留那多情的公子哥宝玉,在天地间恾然而凌乱地叼念:”妹妹,该吃药了。”

  诗人说道,荼蘼是不争春的。然,古今几人能懂,哪是不争,是爱到心疼,不忍挤了春的时光;是爱到默然相守,唯恐凋零离去。一缕药香,一番煎熬,又有几人能嗅到其中的百媚千红,青葱翠绿,只留一份苦涩,浸透相思,医得了百病,却医不了心疾。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