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日记 > 隔墙有耳 美文标题

隔墙有耳

时间:2016-12-16 21:02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1900 阅读: 发表评论

  陈志这天从街上回来,兴致盎然地把自己相亲经过说给他妈妈听,他妈妈刘翠芝笑得跟花朵一般,连连笑着说:“姻缘前世定,种子隔年留!这次你可不能再错过机会哟!再说那姑娘也是千里挑一,光是那名字就特好听:“郑俏玉!明天我就找刘嫂去提亲!”

  可是,刘嫂和陈志怎么也没想到,当他们刚一踏进俏玉家的门槛,她的父母就恼火的说:“滚!滚!骗子!乡里乡亲的,说话也不诚实!”他们本想上前解释一下,无奈她的父亲将大门“啪”的一声,便关上了。陈志万没想到,他盼星星盼月亮,盼来的却是一场暴风雪。郑俏玉一夜间判若两人,昨天说得好好的,今天就变卦了。是俏玉轻诺寡信呢?还是其中有鬼?他百思不得其解,他妈妈也感觉事有蹊跷,便又请刘嫂详细描述了一番她们去见俏玉父母的经过:俏玉一见是陈志派来的媒人,脸上立刻晴转阴,躲进她房间就不出来了。而她父母则冷冷的说:“陈志不是已找了一个吗?”

  “怎么可能呢?我是他隔壁邻居,关系好得如鱼水一般,难道他陈志有了女朋友,连我这个当嫂嫂的都不知道?”刘嫂一边陪着笑脸,一边辩解说。

  “你走!你走!我们不想听!”刘嫂一听这声色俱厉的逐客令,只好无可奈何地出了她家的门。

  “莫不是有人给你家打了破锣?”刘嫂回到陈志家,突然对陈志妈问起了这么一句。

  “坏菜了!”陈志的妈妈一拍桌边,难道是昨天她和陈志说的话被人听见了?她又反复回忆了一下昨天她和儿子说话的情形。她想起:她说话时有一个熟悉的面孔从门口晃了一下就不见了,当时她正在兴头上,也没注意是哪个人,更没和她打招呼,莫非是她去造谣了?”

  这人是谁呢?一个老爱和刘翠芝抬杠的鲫鱼嘴葛大妈走进了他的视线,她也有一个儿子,现在已年近三十六岁,名叫葛松。女朋友换了一打又一打,但总是高不成低不就。她本来才年近花甲,前些年头发还黑溜溜的,现在因为儿子的婚事都快急成了神经病,满头的黑发都变成了麻灰山,一脸的皱纹就像是一条条土田埂纵横交错在她的四方脸上,一对水晶一般明亮的眼珠现在竟然像蒙上了灰尘,还经常看错了人。她不但到处托媒人,找亲戚,还托人上佳缘网牵线搭桥。她一心一意要在儿子过三十六岁生日前定好女朋友,而昨天就是她从亲戚家回来,刚好从陈志家门前经过,她一听说陈志相亲的正是她家也要去谈的俏玉,便立马生出诡计,她走回家就找到她的老相好祝贺,对他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祝贺言听计从,便驾着摩托风驰电掣般去了俏玉家,无中生有的编造了一个谎言:陈志早就找了一个女朋友,他这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你可不要上当啊!”因为俏玉家和祝贺家也是姑表关系,所以对祝贺的话深信不疑。

  且不说祝贺破坏了陈志和俏玉的恋爱关系,也不表俏玉的内心矛盾。

  原来,鲫鱼嘴葛大妈和一篙子刘翠芝早就结怨了。因为鲫鱼嘴说话喜欢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东边吃羊肉,西边吃狗肉,经常挑拨得邻里关系不和睦,剑拔弩张,有时又搞得邻友们哭笑不得,怨声载道。所以邻友们送她个雅称“鲫鱼嘴。”而陈志的妈妈刘翠芝生性耿直,说话直来直去,一篙子到底。还爱管闲事,爱打抱不平,特别是见到坑蒙拐骗的事,她就会像梁山泊中的好汉一般,路见不平一声吼,为此还曾被选为妇联主任。

  村妇联主任好歹也是个村官,她有了这个权力,就到处管起邻里的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张三偷了李四家的公鸡,她硬是要李四赔给他,还要赔礼道歉。王二麻子不守信用,拖欠刘老五的采石工资,她就帮着死缠烂打的讨要。

  有一次,鲫鱼嘴走背运,刚刚出门便遇上了一篙子,她只好装模作样的和一篙子友好起来。她本是去赶集,一篙子也说想去玩玩。她们就有说有笑的到了街上。

  鲫鱼嘴走到一个卖袜子的摊铺旁,看中了那些深红的、草绿的袜子,便想多买几双,但她兜里只剩几元钱了,就想来个顺手牵羊,没想到她的这一举动恰好被一篙子看见,一篙子朝她使了个狠狠的颜色:“缺德!”她只好缩回了那第三只手。

  还有一回,鲫鱼嘴为了给他的儿子找对象,谎称他儿子找了一份好工作,月薪过万元。哄得那女孩子几次三番和他约会,结果就是因为一篙子捅了鲫鱼嘴家的老底,你想:鲫鱼嘴能不恨死一篙子吗?

  现在,鲫鱼嘴正好碰上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她怎么不想报复一下一篙子呢?反正我的儿子也可能得不到俏玉,我要你的儿子也得不到。她既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其实,一篙子也因为儿子是而立之年了,婚事也是一拖再拖。他不是忙着考研,就是忙着追求进步,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她作为妈妈明里说:不着急!不着急!暗地里早就东奔西走,托人说媒了。

  可是当儿子看中了俏玉,却又途遭变故,她怎么会善罢甘休?她赶忙去请村长李方到俏玉家问个究竟。

  李村长本来就和一篙子交情不薄,这下她托他去办这么一件大事,这是把他看做大靠山,大能人!他怎么不乐于帮这个忙呢?他急忙驾上他的奔驰,去俏玉家“盘根问底了!”

  村长毕竟面子大一点。李方一走进俏玉家,她的父母赶忙倒茶装烟,热情得好像是春天的阳光,习习的春风。

  李村长的屁股刚一落凳,俏玉的父亲郑三炮就迫不及待的询问:“大村长来定有什么贵干吧?”

  “嘿嘿!嘿嘿!”李方一面笑,一面说:“一点小事!一点小事!听说你家俏玉和陈志刚建立了恋爱关系,怎么又突然变卦了?”李村长单刀直入地追问。

  “莫说了!莫说了!听人说陈志已经处了对象,这事您难道不知道吗?”郑三炮害怕李村长再追问,连忙抢着反问。

  “这怎么可能呢?陈志既要忙着考研,又要忙着工作,还在要求入党,如果不是他看中了俏玉,他都懒得理他妈妈的托的媒人呢!”

  “那是谁在中间这么胡说八道呢?”李村长又继续追问。

  “这个,请原谅我不能对你说。”郑三炮故作神秘的说。

  “你不说,我也知道一二!”

  “反正是我的一个亲戚说的!”

  “哦……知道了!李村长对俏玉的父母微微一笑,便拍拍屁股上的灰尘就走出了郑三炮家的客厅门。

  李村长回到陈志家,详细的将情况“报告了”一篙子。她一听哈哈大笑起来。她不是爱偷听别人说话吗?我这次一定要让她尝尝我的厉害!”

  大约过了六七天,俏玉家放出话来,说是要陈志再去一趟,他们有话要对陈志说。

  一篙子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她故意将这话编成是俏玉要他的宝贝儿子去见她,还故意在鲫鱼嘴再次路过她家门口时大声的说笑。

  “算那小子走运,只可惜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鲫鱼嘴一听喜在眉头,笑在心里。她心想:“好你个烂屁的!你也尝到了老娘的离间计的厉害吧!”但她怕一篙子发现她在偷听,就躲躲闪闪的听了这么几句,便逃走了。

  鲫鱼嘴回到家,高高兴兴地将儿子叫回家,立刻给儿子换上崭新的衣帽,便带着儿子向俏玉家走去。

  俏玉的爸妈一见:大吃一惊,嘿!这赖蛤摸也想吃我家的天鹅肉?俏玉看也没看一眼,就回到她的房间。他父母冷脸冷色的问鲫鱼嘴说:“你们是来卖什么的?我们可没请你们来呀?”鲫鱼嘴本想分辨解释几句,但一见那架势,就像有人用胶布封住了嘴巴,有苦也道不出,他们只好灰溜溜地逃回了家。

  俏玉现在如同从云雾中走出,心里壑然开朗。她突然记起古人说那么一句格言:“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她很后悔,不该偏听亲戚祝贺的鬼话,差一点毁了自己的美好姻缘。

  鲫鱼嘴回到家,无比烦恼,非常后悔。冤家宜解不宜结,她怎么老是为了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而和一篙子斗到底呢?

  那夜,鲫鱼嘴做了个梦。她恍恍惚惚的走进一条又窄又暗的胡同,伸手向四周摸去,什么也没有。她很想后退,但刚一挪动脚步,仿佛地下是块烂泥坑,差一点陷了进去。她咬紧牙往前走,突然看到前面透过一丝光亮,大概那是胡同口吧!她现在深深的感觉到:只有甩开黑暗,奋力向前走去,光明就在前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