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淡而不忘,浅笑相安 美文标题

淡而不忘,浅笑相安

时间:2013-07-20 15:09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Tears 阅读: 发表评论

 越来越喜欢一切浅淡的东西,绝非看破红尘,而是因缘使然。只因身在红尘,万般皆是因果。经历过爱恨,就学会淡然;经历过伤痛,就学会坚强;经历过离散,就学会惜缘;经历过眼泪,就练习微笑。最爱你的人不会轻易让你掉泪,而让你哭泣的不值得停留,最美的微笑永远绽放给最爱的人,而我只淡而不忘,你且浅笑相安。
 
——题记
 
 
 
【壹】浅遇深藏,天各一方
 
还记得,是在一笑姐姐的文字里瞥见了“浅浅遇,深深藏”的字眼,只一眼便喜欢上了,只是喜欢,并没有深刻的体会,想来自己原也是一个槛外的读者,很多时候,喜欢没有理由,却深藏心里。
 
只有在这样的时刻,我才能够静下心来品味这一字一句,怀想过去的一点一滴,不知为何,有些人一旦来过就再难以将之从记忆里抹去,如同一泓清泉注入了心海里就相互交融,再难毫无干戈地分离开来,何况是真正有过瓜葛的人。若是不相干的人,那么倒好,我便可以真正走得风淡云轻,奔向属于我的晴朗风月。
 
 
 
我是坚信缘分的,曾经那些对我看起来极好的人,无论如何也打动不了我,而我也竟会对一个未曾久处的人怦然心动,而且爱得死去活来,我不明白为何如此高傲的一个我也会败倒在感情的面前,沦为卑微的奴隶?到后来,逃出回忆以外看尘间,一场游戏一场梦,流年过往彷如昨,却再也回不到从前。
 
前段日子,三年前早已绝了联系的好友,找到了我,转眼已三年,恍然当如梦。只是相互寒暄了几句,“还好吗?”便再没了话语。不觉就想起那时候他的痴他的愚和他的狂,在我看来,他是爱到发疯了的一个人,多少深情的话儿都说尽,却总难以令我心生感情,感动自是有的,然而这是两回事。
 
我是一个注重感觉注重心灵的人,没有感情的人,不会去欺骗去耍弄,我想,你若不对感情负责,感情也不会对你认真,玩到最后,谁输谁赢,自有分晓。
 
我会心疼一个人,心疼这种得不到回应的付出,而我也不会多情。如今才明白,被爱,是一种负担,爱人,是一种伤害,所以,我只想找一个相爱的人,找寻真正的幸福滋味。
 
时过境迁,等到往事经年也早已烟消云散,再见也是初见,正如我与他的重逢,即使是一座城市里相遇,也只是淡然一笑,转身擦肩。感情一旦过了期限,便会失效,何况是一段无果的情,断了也就断了。
 
 
 
有人说:“爱一个人,就要先伤了他,内疚,是维系爱情的最好方式。”如此说来,那么三年前的那个人是否还记得我呢?我想也不尽然吧。欺骗和恨也是回忆里的两把利剑,刺痛了心肠,也难以忘断。人啊,为何可以这样卑微了自己?这许就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的缠绵吧。
 
曾经让你难以启齿的事情,总有一天,你会笑着说出来。应是我此时的心境吧,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不应成为我回忆里的主旋律,因为不值得,但又有必要一提,告诉自己,爱好自己,才能爱好别人,所以我还是自己,只做自己。
 
 
 
经年过往,天各一方,浅浅相遇,深深珍藏,珍藏的不是那个人,而是一种经历,教会了我成长。谢谢那些来过的人,我会记得,但不会留恋。过去的过去,未来的才能到来,所以,你看,我现在很好。
 
【貳】你且来去,我自淡然
 
 
 
醉过方知酒烈,爱过才知情浓。于我而言,真真切切地爱过、恨过,没有一丝后悔。尽管我也曾一厢情愿过,而若非如此,我又怎会邂逅如今的归人,将我安妥地放在心上,守护我的天各一方?
 
 
 
玫瑰是带刺的,因为它是玫瑰,回忆是有伤的,因为只是回忆。
 
有人说,我的文字里有一种不符合年龄的因子,这大抵是因为经历吧。自己的经历唯有自己知晓,似乎有一种“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的感慨,你不是我,永远不懂我的心。
 
 
 
我喜欢这种淡的味道,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以前写文,是哗众取宠,而今,是见证成长;以前交友,是无聊消遣,而今,是心灵知音;以前缘去,我痛哭流涕,缘来,皆大欢喜,而今,你自来去,我自淡然。因为相信真正的知己不会轻易离去,而离开的绝非我值得珍惜的人,因为爱应是一种安心。
 
一直都知道,口口声声嚷着淡网的人,其实真的淡不了。真正的离别不是挂在嘴边,而是转身不见。所以这般,只是缺乏归属感的表现,每个人都想要被在乎,被疼爱,只是表现的方式不尽相同罢了。
 
反倒是那些不声不响的人,不定哪一天突然就消失在了人群里,再寻不见,这才是真正的离愁。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早已过了疯狂的岁月,到如今,只想静居一隅,观人来人往,听花开花落,守一方文字的净土,候一声安暖的心音。亲爱的,我一直在这里。
 
【參】我若离去,浅笑相安
 
如今再看到“若我离去,后会无期”的话,心中荡起丝丝涟漪,却是那样地柔和,不似那般汹涌,突然就想到自己的风云旧事,早已不须记。
 
 
 
若能真的离开,恐怕此时月满西楼早已是一片死寂的荒凉了,而非今日的宁静怡然。
 
真正闹过离网,清晰地记得是两次。第一次是去年五月,是为网上的师父,第二次是去年八月,是为网上的哥哥。肝肠寸断,撕心裂肺,恐怕可以拿来形容当初心如死灰的感觉,但是可以离开吗?不能。因为我知道伤害不应是令人颓废,而是一种经历,人生不就是如此么?苦与痛并存,笑与泪共容。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