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警察与赞美诗(原著) 美文标题

警察与赞美诗(原著)

时间:2013-07-12 09:31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欧·亨利 阅读: 发表评论

索比急躁不安地躺在麦迪逊广场的长凳上,辗转反侧。每当雁群在夜空
中引颈高歌,缺少海豹皮衣的女人对丈夫加倍的温存亲热,索比在街心公园
的长凳上焦躁不安、翻来复去的时候,人们就明白,冬天已近在咫尺了。

一片枯叶落在索比的大腿上,那是杰克·弗洛斯特①的卡片。杰克对麦
迪逊广场的常住居民非常客气,每年来临之先,总要打一声招呼。在十字街
头,他把名片交给“户外大厦”的信使“北风”,好让住户们有个准备。

索比意识到,该是自己下决心的时候了,马上组织单人财务委员会,以
便抵御即将临近的严寒,因此,他急躁不安地在长凳上辗转反侧。

索比越冬的抱负并不算最高,他不想在地中海巡游,也不想到南方去晒
令人昏睡的太阳,更没想过到维苏威海湾漂泊。他梦寐以求的只要在岛上待
三个月就足够了。整整三个月,有饭吃,有床睡,还有志趣相投的伙伴,而
且不受“北风”和警察的侵扰。对索比而言,这就是日思夜想的最大愿望。

多年来,好客的布莱克韦尔岛②的监狱一直是索比冬天的寓所。正像福
气比他好的纽约人每年冬天买票去棕榈滩③和里维埃拉④一样,索比也要为
一年一度逃奔岛上作些必要的安排。现在又到时候了。昨天晚上,他睡在古
老广场上喷水池旁的长凳上,用三张星期日的报纸分别垫在上衣里、包着脚
踝、盖住大腿,也没能抵挡住严寒的袭击。因此,在他的脑袋里,岛子的影
象又即时而鲜明地浮现出来。他诅咒那些以慈善名义对城镇穷苦人所设的布
施。在索比眼里,法律比救济更为宽厚。他可以去的地方不少,有市政办的、
救济机关办的各式各样的组织,他都可以去混吃、混住,勉强度日,但接
受施舍,对索比这样一位灵魂高傲的人来讲,是一种不可忍受的折磨。从慈
善机构的手里接受任何一点好处,钱固然不必付,但你必须遭受精神上的屈
辱来作为回报。正如恺撒对待布鲁图一样⑤,凡事有利必有弊,要睡上慈善
机构的床,先得让人押去洗个澡;要吃施舍的一片面包,得先交待清楚个人
的来历和隐私。因此,倒不如当个法律的座上宾还好得多。虽然法律铁面无
私、照章办事,但至少不会过分地干涉正人君子的私事。

一旦决定了去岛上,索比便立即着手将它变为现实。要兑现自己的意愿,
有许多简捷的途径,其中最舒服的莫过于去某家豪华餐厅大吃一台,然后
呢,承认自己身无分文,无力支付,这样便安安静静、毫不声张地被交给警
察。其余的一切就该由通商量的治安推事来应付了。

索比离开长凳,踱出广场,跨过百老汇大街和第五大街的交汇处那片沥
青铺就的平坦路面。他转向百老汇大街,在一家灯火辉煌的咖啡馆前停下脚
步,在这里,每天晚上聚积着葡萄、蚕丝和原生质的最佳制品⑥。

索比对自己的马甲从最下一颗纽扣之上还颇有信心,他修过面,上衣也
还够气派,他那整洁的黑领结是感恩节时一位教会的女士送给他的。只要他
到餐桌之前不被人猜疑,成功就属于他了。他露在桌面的上半身绝不会让侍
者生疑。索比想到,一只烤野鸭很对劲——再来一瓶夏布利酒⑦,然后是卡
门贝干酪⑧,一小杯清咖啡和一只雪茄烟。一美元一只的雪茄就足够了。全
部加起来的价钱不宜太高,以免遭到咖啡馆太过厉害的报复;然而,吃下这
一餐会使他走向冬季避难所的行程中心满意足、无忧无虑了。

可是,索比的脚刚踏进门,领班侍者的眼睛便落在了他那旧裤子和破皮
鞋上。强壮迅急的手掌推了他个转身,悄无声息地被押了出来,推上了人行
道,拯救了那只险遭毒手的野鸭的可怜命运。

索比离开了百老汇大街。看起来,靠大吃一通走向垂涎三尺的岛上,这
办法是行不通了。要进监狱,还得另打主意。

在第六大街的拐角处,灯火通明、陈设精巧的大玻璃橱窗内的商品尤其
诱人注目。索比捡起一块鹅卵石,向玻璃窗砸去。人们从转弯处奔来,领头
的就是一位巡警。索比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两手插在裤袋里,对着黄铜纽
扣微笑⑨。

“肇事的家伙跑哪儿去了?”警官气急败坏地问道。

“你不以为这事与我有关吗?”索比说,多少带点嘲讽语气,但很友好,
如同他正交着桃花运呢。

警察根本没把索比看成作案对象。毁坏窗子的人绝对不会留在现场与法
律的宠臣攀谈,早就溜之大吉啦。警察看到半条街外有个人正跑去赶一辆车,
便挥舞着警棍追了上去。索比心里十分憎恶,只得拖着脚步,重新开始游
荡。他再一次失算了。

对面街上,有一家不太招眼的餐厅,它可以填饱肚子,又花不了多少钱。
它的碗具粗糙,空气混浊,汤菜淡如水,餐巾薄如绢。索比穿着那令人诅
咒的鞋子和暴露身分的裤子跨进餐厅,上帝保佑、还没遭到白眼。他走到桌
前坐下,吃了牛排,煎饼、炸面饼圈和馅饼。然后,他向侍者坦露真象:他
和钱老爷从无交往。

“现在,快去叫警察,”索比说。“别让大爷久等。”

“用不着找警察,”侍者说,声音滑腻得如同奶油蛋糕,眼睛红得好似
曼哈顿开胃酒中的樱桃。“喂,阿康!”

两个侍者干净利落地把他推倒在又冷又硬的人行道上,左耳着地。索比
艰难地一点一点地从地上爬起来,好似木匠打开折尺一样,接着拍掉衣服上
的尘土。被捕的愿望仅仅是美梦一个,那个岛子是太遥远了。相隔两个门面
的药店前,站着一名警察,他笑了笑,便沿街走去。

索比走过五个街口之后,设法被捕的气又回来了。这一次出现的机会极
为难得,他满以为十拿九稳哩。一位衣着简朴但讨人喜欢的年轻女人站在橱
窗前,兴趣十足地瞪着陈列的修面杯和墨水瓶架入了迷。而两码之外,一位
彪形大汉警察正靠在水龙头上,神情严肃。

索比的计划是装扮成一个下流、讨厌的“捣蛋鬼”。他的对象文雅娴静,

共3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