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虽 有 绝 顶 谁 能 穷 美文标题

虽 有 绝 顶 谁 能 穷

时间:2017-08-04 23:23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张锦梁 阅读: 发表评论

  虽 有 绝 顶 谁 能 穷

  ---- 金山寺悟道

  记得几年前,一家人开车去山东旅游,回来过镇扬大桥时,看到了东边耸立的金山寺。我就想,找机会要重游一下镇江、扬州。---上世纪六十年代,我与宠英曾“串联”去过那里。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今天,终于如愿以偿。我、宠英、徐洋与阿德四人驱车镇、扬之旅。

  为了G20,浙北的高速公路单双号限行。本来车满为患的乍嘉苏高速,一下子冷清了起来。然而一拐入沪宁高速,大车、小车便挤满了四亇车道,整亇高速,显得拥堵不堪。直到下午一时许,才到了金山寺。

  

 

  进了寺门,便是“花州泠泉”。翠枊垂堤,荷叶满塘。有几荷花已按捺不住,挺出叶丛,含庖欲放。林荫缝隙中亭塔楼阁在午后的阳光中若隐若现。那寺塔的红黄色嵌在绿色中,灵秀俊美。

  

 

  山门在即。三鼎香炉鼎安放在门前,青烟袅袅、香气佛面。门上高悬康熙勑赐“江天禅寺”竖匾,壁凿“东晋古刹”四字。---金山寺已有一千六百多年旳历史了。

  这就是我五十年前来过的金山寺吗?---我一边问自己,一边努力地搜寻着记忆。可惜,时间已把记忆撕成了碎片。怎么也拼装不起来了!

  进了山门,便是大雄宝殿,虽不如灵隐寺的大雄宝殿巍峨雄壮,但也算气度不凡。只是横匾“大雄宝殿”四字四平八稳,与沙孟海所题灵隐寺的“大雄宝殿”,不在一个挡次上。

  不似灵隐寺我佛如来独尊于中,殿中三世佛并列而坐,法相庄严。我静默仰视许久,方才离去。

  

 

  出了大雄宝殿,转过来便是“藏经楼”。这藏经楼三字,还是乾隆帝题的。然而在金山寺真正藏宝的却是文宗阁---曾藏“四书全库”。可惜在1842年,藏书被英军毁大部;1853年,书与阁俱毁于战事。文宗阁旁的晒经台便无经可晒了。这晒经台便是鼎鼎大名的“妙高台”。可惜几经兴废,现仅存平台了。但见大门紧锁,拒人以外。门缝窥之,似空无一物。

  然而这妙高台又见证了多少动人的故事。想当初,金军十万大军来犯,宋代名将韩世宗率水师八千与其血战!其爱妻梁红玉就在妙高台擂鼓点将,大败金兀术。留下千古美名。不远之处,隐隐传来钟鼓声,可惜不是梁红玉擂鼓之声,却是和尚做道场撞钟击鼓之音。

  也是在宋代一个中秋之夜,三藏法师佛印与翰林大学士苏东坡在此妙高台赏月酬对。是夜,明月当空、天宇如画。两人酌酒月下,又令歌女即席引吟千古绝唱《水调歌头》。想来两人是喝高了。“崇尺许,面庞俱肥,侧席睨对,如聆謦欬”。最终,佛印以“四大本空五蕴非有翰林何处坐”一句,赢得东坡玉带作镇山之宝。酿成了一段千古佳话。

  我突发奇想,何不把“红玉擂鼓”、“金山酬对”这史实重塑于妙高台,还原历史,给后人以精神享受呢?

  感慨一番之后,继续拾级而上。层层殿宇错落有致、勾心斗角,一片神圣的澄黄色沿山势纵横密织、起伏跌宕,把整个金山围得严严实实---难怪有人说,焦山山裹寺,金山寺裹山。名不虚传呀!

  又转上殿后一高台,那大殿重檐间五个大字:“度一切苦厄”赫然出现在眼前。

  

 

  我若有所悟---佛法之空,并非绝情自保。而是识破五蕴、不涉迷悟,置生死于度外,再于尘世间渡化众生,是为大悟大彻。

  据说宋代岳飞被十二道金牌召回,也曾途经镇江,夜宿金山寺,梦有两犬对言。寺中长老道月对岳飞说,两犬对言,是为獄也,将军此次回京恐有牢獄之灾。不如在此修行,以避此劫。然而岳飞婉拒长老,浩然回到临安,终被冤杀在风波亭。

  后人多有不解,岳飞明知此次回京兇多吉少,为何还要毅然决然地自投罗网?

  今看到这五亇大字,我惑解矣!---“度一切苦厄”! 他将去报效那泪尽胡尘的父老和满目疮痍的土地,至于亇人的生死,管不了那么多了---这使我想起同为宋朝但一百多年后的文天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他们的心是相通的。

  惆怅之余,进而自悟: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渊源流长。这佛学中的“度一切苦厄”分眀与当今社会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相通的呀。当然,似乎“为人民服务”比“度一切苦厄”更深刻些。社会本身在发展嘛!

  金山寺是一亇有许多故事和传说的地方。到了“法海洞”,我便想起了那敢爱敢恨,有头脑,有担当的巾帼豪杰白娘子---为了救夫君许仙,与法海PK,来了亇“水漫金山”。成了中国四大传说之一。

  然而在金山寺几乎找不到白娘子的踪迹。只有在那低矮的岩洞里,被符号化的法海和尚还在那里盘腿坐着,双目低垂,仿佛正在苦思冥想这世间的至理所在---看得出,法海很憋屈---我是在除妖灭害嘛!

  

 

  奋力登上山巅妙高峰的“江天一览亭”。

  

 

  山下的金山湖波光潾嶙、绿树环绕。远处高楼林立,浩浩长江似一线玉带漂渺于天际。

  我有点好奇,那白娘子是如何借得离寺如此之遥的长江“水漫金山”的?

  原来,数百年前,金山还是长江中惊涛拍岸的一座孤岛,非舟楫不可到达。白娘子是可以调长江之浪“水漫金山”的。只是到了十九世纪中叶,沧海桑田,长江改道,渐离金山。于是,在从那“江天一览亭”望去,失去了水天一色的回肠荡气。

  来到金山寺,这耸立于金山绝顶的“慈寿塔”总是要登的。据说这塔有七级、36米高。对我来说,无疑是亇挑战。我想,长江中的宝石寨塔楼也“爬”上去了,这“慈寿塔”难不到我。走到塔前,但见宝塔用绳围了起来,塔门紧锁,说是在整修,停止开放。我不免有点泄气。

  悻悻地离去几步,回首但见慈寿塔门囗一联:

  但令此心无所住,虽有绝顶谁能穷?

  

 

  庄子曰:“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我恍然大悟:登塔顶而眺远,不如心自在无所而望远。真有大鹏抟扶摇而上之意---心遂释然!

  既然上不去,那就把她留下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杭州一日(三) 下一篇:父母双亲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