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残阳一抹,在天边消逝 美文标题

残阳一抹,在天边消逝

时间:2013-07-06 16:05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admin 阅读: 发表评论

萧阳是个颓废的少年,轮廓是清晰的,因为你来过这个世界,又或者,痕迹是经不住流年的记忆的。如残阳一抹,在天边消逝。

一个人可以自轻自贱,但绝不会允许有谁来将他的尊严践踏。

(一)

萧阳是个能说的人,满大街随便逮个人都能白话上半天。当然,那是位可怜的听众。同学们眼中的萧阳是现实版的唐僧,大话西游里的那位。不仅仅是人,就算天上飞过一只鸟,他都能和它说上几句。有人说他懂鸟语,有人说他压根就是一鸟人。套用虚莫的一句话:他是个永远不会让自己觉得无聊的人,但会让人觉得他很无聊。

萧阳有思想,有抱负,有胆识,有气魄。但似乎少了一点点男人必备的东西——强壮。虽然有着傲立的身高,但是配上五十公斤的体重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自家阳台上晾衣服的竹竿。据说,他小时候很文静,不想别的男孩子一样满山乱跑。当年小萧阳的父母还为此而骄傲,逢人便说:“瞧我们家孩子,多乖啊!都不乱跑。”时至今日,萧阳才发现当时的错误,身体各处的柔韧性严重不足,小腰还没爷爷奶奶来得舒展。

一百米跑不进十五秒;一千米刚刚压进四分大关;立定跳远不到二米二;肺活量不足三千……种种硬项指标表明:这不是一个健全的男人。

狗友们总是玩笑说:“赶紧了!变个性好去做女人,将来也好便宜哥几个。”

萧阳有时也会自嘲:“可怜本是女儿身,偏偏变作男儿郎。”这句篡改的台词在班内广为流传,一时之间成为大家相互之间的笑语。虚莫最常做的两件事就是拿这句经典和成绩奚落萧阳。

虚莫的成绩并不见得怎么好,但萧阳的更烂,而且一烂到底,用班内流行语叫烂穿了。因为不想体育生艺术生那样有一个说得过去的借口,所以他成绩摆烂是罪大恶极,上对不起国家十几年的辛苦栽培,下对不起父母十几年的殷切期望。长这么大不务正业,懒散成性,一无是处,浪费国家粮食,消耗世界资源。这样的一个颓废少年,不拉出去活剐不足以平民愤。

但问题是:如果萧阳真的被活剐了,会有很大一部分人民是要痛心的。现在这个学校里,有很多同学是靠着萧阳式的人物来给自己垫背;很大一部分莘莘学子是因为有萧阳式的同学来为自己撑腰才有了学下去,或者说是考下去的勇气的。

伟大的萧阳一时之间成为了群众的精神依靠。

萧阳也有着自己的精神依靠,他喜欢看书,各种各样的书,天文地理,船籍历史……只要不是参考书,他都愿意花上一点时间去欣赏,去品味。或许他是全校知识面最广的一个人。但没有人会承认。因为没有考试作为证明。

萧阳不喜欢考试,不喜欢作习题,不喜欢为了考试而做习题。没人喜欢考试,但每个学生都在考试,为了考试而读书;为了考试而看书;为了考试而写作……每个人都在奔波忙碌;没个人不为了考试而奔波忙碌。至少学生都是这样。

每次考试,萧阳都会迟到半个小时,早退一个钟头。有时会写一篇字数达要求两倍的作文。然后睡觉。日后,这篇作文会成为重点批评对象;被奉为反面典型教导同学们该如何写作:歌颂祖国歌颂党,红心闪闪照四方。借古讽今切忌搞,八荣八耻死不忘。

这就是成绩超烂的表象。

本质如下:

萧阳认为他成绩应该烂,或者说分数应该低,而且还得更低,低到无与伦比。那样他才对得起苍天大地,才、对得起日月良心。考试没有什么积极意义,为了考试而读书看报更是等同于出卖灵魂。放着大好的花样年华不去风流,偏偏去啃习题做试卷。真他妈妄为少年。

所以,在同学们奋发图强与书山题海做斗争的时候,萧阳会揣一本《萌芽》躺草坪上晒太阳。他很不理解为什么《萌芽》的销量还没读者来的高。直到有人和他说:《萌芽》很有文学性,但不及《读者》来得实用。因为《读者》的素材都可以在考试里用来写作文。

高三了,有人问萧阳想考什么大学。萧阳说没想过。那人冷笑着说好没人生目标啊。萧阳不语。只是在心底冷笑,笑人生目标是考大学。

静下来的时候,萧阳也会想想自己的人生目标,他的目标是这样的:

在青山上建一座小屋,每天有炊烟袅袅升起,召唤他回家。爬上山顶的时候可以远望蔚蓝的大海。在山顶长啸,与海浪对歌;在明月下歌诗,于星辰同辉。面朝大海的时候,春暖花开。

偶尔和一样聊有诗意的小柯谈起人生,小柯总是担心他会学海子卧轨自杀。

小柯和萧阳是同桌,成绩一样的烂,分数一样的低,一样是无数半吊子的精神依靠。他们的后面是虚莫,萧阳的死党,或许根本不是。虚莫在萧阳面前永远是盛气凌人,借钱的时候如此,还钱的时候更是如此。在他眼里,自己比萧阳强上百倍,各方各面:成绩,体格,情操,样貌等等。如果自己能打一百分,那么萧阳最多十三分。他会竭尽权力搜索萧阳的不及之处,然后如发现新大陆般惊动全班。课余时候一翻萧阳课桌为乐。

虚莫”作案的时候小柯总是摇头哀叹:“素质啊……”

虚莫说:“谁好谁坏不是明摆着么?”

“什么意思?”

“我五百三,他三百五。”

“外债啊?”

“成绩。”

小柯无言以对。

萧阳回来的时候课桌已经被扫荡完毕,他开了一下桌板,然后问小柯谁翻的。

小柯眼珠斜了斜。

萧阳说:“整挺干净。”

(二)

丁霞微低着头,快步走向教学楼,十指互错平摆在胸腹之间。右手手臂上挂着一个蓝色的包。米奇的。她很喜欢这只包,这只父母买给她作为高分奖励的包。在这所被称为市第一高中的学校名列前茅是很不容易的,她要牺牲很多。比如电视,小说。甚至薯片,奶茶。去买这些东西也会花掉她很多时间。

她的生活三点一线:家,学校,书店二楼的参考书区域。她一天的行程排得很满,很精细,细到以分钟记:下课十分钟,两分钟上厕所;两分钟整理上节课遗留的问题;两分钟准备下节课的书本;两分钟闭目养神;两分钟和四周好友说笑。但她的计划总是会被变化打乱。很少能有一位老师不拖课,很少将拖课时间控制在五分钟之内。这样一来,休息的两分钟;说笑的两分钟;甚至上厕所的两分钟都会被挤掉。

共4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